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俏美娇妻被淫记 > 第05章

第05章(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这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看手机,小茹洗完澡爬上了床:「老公,你看人家漂亮吗?」

妻子穿着一件黑色的真丝吊带蕾丝睡裙,细细的肩带挂在洁白如玉的肩头上,湿淋淋的头发凌乱地搭在胸前白腻的乳房上,短小的睡裙遮不住妻子迷人的曲线,小半个臀部从裙摆下缘露了出来,白嫩的大腿深处,微微能看到一团黑色。

这种诱惑只要是男人哪能承受得了,我翻身扑上去,从小腿慢慢吻上了大腿、臀部、股沟,将唇轻轻覆盖在黑色森林之上,妻子低声呻吟着。

我的舌尖穿过黑色的森林,一下到达了桃源深处,她不停地扭动着屁股,用潮湿的下体轻微撞击我的嘴唇。

我匍匐而上,拉下她肩膀的吊带,双手在她胸前摸索,身体在她身上蠕动。

这时,微信「嗡……嗡……」的不停振动,是谁啊,这么讨厌。

打开微信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

「请加我,我是宿舍老五。」

老五?同宿舍的老五。

说实话,自从毕业以后做生意,混的圈子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大学时候的同学除了几个要好的,基本都已经不联系好多年。

我加了他,立刻一串信息发了过来。

「肖明成,在吗?……在吗?……在吗?」

「在。」

「找你可真不容易,联系了好几个同学才找到你微信号。」

「有什么事?」

「明天出差途中路过省城,呆一晚上,省城就你这么一个同学,出来一起坐坐。」

虽然在学校里,两人关系一般,他毕业后就回了家乡,已经好几年没有再联系了,但毕竟是同学一场。

「好,没问题,一定热情款待。」我考虑了下,给他发道。

「再见。」

「88。」

关掉微信,我挺身将自己早已怒涨的分身送入妻子湿成一片泥沼的下体。

「啊……啊……!」妻子在我的抽送下喘息着说:「什么人?」

「一个老同学,好几年不见了,明天路过省城,叫我出去玩玩。」

「坏蛋,不许去……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瞎玩。」妻子被我弄得气喘吁吁,两腿使劲的夹着我的阳具。

「就去KTV唱唱歌,你想哪儿去了……老婆,要不,」看着床上迷人的妻子,一个邪恶的念头从我的脑海里诞生了……

「你也一起去吧,就说是我同事,反正他也没见过你。」

「那不太好吧……」妻子犹豫中。

「没什么,老公在,难道他还能强奸你。」我半开玩笑,半安慰她:「再说他可是一个帅哥哦。」

这时,妻子的脸颊突然飞起一片红晕,说话也有点结巴:「老公……你不会是……是想……暴露……暴露我……吧?」

「你说呢?我的好老婆,如果你愿意的话,让他肏也不是不可以的哦?」我看着她娇羞的模样,忍不住调戏她。

「不是……就是……那什么……」妻子的双腿突然绷得紧紧的,小穴里面的嫩肉不停的夹紧我的分身。

「他是外省的,这么多年了就出差路过这一次,以后也基本不会再见面了。」

妻子的腿慢慢放松了,我加快了抽送。

「明天穿的漂亮一点。」

「嗯……」妻子羞涩的答应了一声,我把妻子两条白嫩的大腿扛起在肩头,快速的抽送起来。

「啊……啊……」俏美的娇妻媚眼如丝,双手不停地揉着自己丰满的乳房,伸出小舌头舔着红唇,淫荡的呻吟着:「哥哥……哥哥……来肏我嘛,肏得好舒服,啊……啊……要上天了……」

我忍不住爆发在妻子的小穴里……

第二天去公司晃了一圈,下午早早给同学打电话,他已经到了,一共四个人,两男两女,正在酒店安顿。

开车去接同学,他一米七五,没我高,有点小帅,不过面容显得有点苍老,看来生活的压力不小。

看见我开的奔驰,他一脸的大惊小怪,直到我解释是公司的车,他的脸上才露出了恍然大悟和意料之中的表情,看来是把我当成给老板开车的了,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他爱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吧。

在一家环境还不错的饭馆请他吃了一顿饭,末了,我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叫她到黄金海岸练歌城。

然后跟他说一起去唱歌吧,我找了个公司的同事美眉来助助兴,他听了非常高兴的样子,还一直询问,她是公司前台不?长得漂不漂亮?

一路上,只听见同学在夸夸其谈,说自己在保险公司多么有发展潜力,说经理多么器重自己,一边又吹嘘自己手下的业务员怎么骚,怎么好搞,他的表现令我有些反感,只是一个县级保险公司里的业务负责人,连部门经理都不是。

我一边听他说,一边点头微笑,没想到毕业几年不见……要不是同学,我一定会让他下车,滚蛋。

不过听他说手下的那些女业务员,怎么怎么骚,怎么在她们老公不在时候搞她们,听的我也很兴奋。

看来,这家伙这几年,搞人妻很有点手段啊,我不禁有些后悔,不知道让老婆来是对还是不对。

到了KTV,点好包间,我们俩坐着开始聊天,同学有点心不在焉,一边聊一边瞟着房间的门。

门开了,妻子推门而入。

我呆住了,他也呆住了。

小茹今天的打扮清纯中带着妖娆妩媚,白色的一字肩雪纺衫,秀美的肩膀袒露在外,露出性感诱人的锁骨,丰满的双乳露出一抹白腻,下身一条蓝色丝质的碎花超短小摆裙,脚蹬一双白色的水晶凉鞋,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女士手包。

我把妻子让了进来,一阵香气扑鼻而来,沁人心脾,淡粉色的口红、黑色的眼影,显然,妻子今天是精心打扮过的。

同学的眼睛已经直了,妻子笑着和我们打了个招呼,他才回过神来,慌慌忙忙地让座。

坐下后简单介绍了一下,当然,我告诉他的是妻子的假名——白小洁,听到这个名字,他愣了一下,朝我咧嘴笑了下。

我们俩分坐左右,妻子坐在我们中间。

他不愧是保险公司搞业务的,相当会说会搞气氛,讲了几个小段子,逗得妻子咯咯直笑,唱了几首歌,相互之间的气氛渐渐活跃了,他也越来越紧的贴着妻子。

「小洁,你结婚了吗?」同学端起酒杯,假装不经意的靠在妻子裸露的肩旁。

「嗯……」妻子显然没料到他会问这个,一时语塞,犹豫着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结了。」

「哈哈,结婚了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来,喝酒。」同学有些兴奋,不知是为了美丽的人妻还是什么而高兴。

两杯酒下去,妻子的脸色微红,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妩媚动人。

「你今天真性感。」我俯在妻子的耳边低声地说,趁着同学不注意,我把妻子的衣领往胸前再拉低了点,宽大的衣领自然下垂,露出深深的乳沟。

「神经啊!」妻子转头看向我,娇羞地看着我。

但她完全没有把衣服拉回去的意思,低头瞟了一眼裸露在外的大半个酥胸,俯过身从茶几上拿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歌曲结束,同学转身坐下。

「好!」我和妻子同时鼓掌。

我转过头看着同学,顺便瞟了一眼妻子,同学也盯着她,妻子边鼓掌边对着同学微笑。

从我们的角度顺着脖子往下,妻子的两颗乳房随着手臂的运动左右摇晃着,同学色迷迷的眼神紧紧盯住不放。

接着同学提议妻子来一首,妻子扭捏了半天,终于站起身,短裙的边缘微微上翘,本来就非常短,我居然看到了内裤的边缘。

同学显然也没有放过这大好的时机,他的头斜靠在沙发上,眼睛一直盯着妻子的短裙深处,从他的角度,裙内风光一览无余。

一首歌结束,「真不错。」同学鼓起掌来。

妻子很高兴:「我给你们倒酒。」

她弯下腰,短裙的后摆随着妻子的动作拉起了一大截,丝质的透明内裤一下跳入我们的眼帘,白白的屁股在内裤的包裹下显得格外耀眼,隐约可见桃源深处一片朦朦胧胧的黑色。

我转眼看着同学,他的下体明显地鼓起一个大包。

「我去下洗手间。」妻子起身去了厕所。

「你这同事真骚啊!」同学淫笑着对我说,「我刚才看到她的毛了,毛很多,性欲肯定强,你看到了吗?」

「我没注意。」我故作遗憾地对他说。

「哈哈,」同学冲我淫笑着,「说真的,她的胸真大,一晃一晃的,真想揉一把。」

同学的话显然对我起了作用,我明显感觉自己起了生理反应,真想把妻子拖回去好好干一把。

连续跟他碰了几杯酒,我假装有点醉了,头靠在沙发上,闭起眼睛。

「怎么了?」妻子回来了,过来关切地问着。

「有点晕,我躺会儿。」

小茹叫服务生端来了一杯茶,又递到我手上,那一刻,突然被妻子的细心感动,真想立刻带着她离开这个场合。

闭上眼睛,眼前却仿佛看见妻子双手撑在茶几上,扭动屁股迎合着同学的对她身体的侵犯,两颗乳房在同学的手中挤压变形,伴随着激烈的呻吟声在脑边回荡着。

不知什时候,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我突然睁开眼睛,妻子不在旁边。

「她呢?」我问同学。

「去洗手间了,刚去。」

「哦。」

「她的胸好大。」同学望着我,点起一支烟,突然对我说。

「刚才不说过了吗?你还说你想揉一把。呵呵。」

「我揉过了。」他的语气有点炫耀。

「啊?」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刚才在我睡着期间好像发生了什么?

「刚才你睡着了,很大,很挺,还很有弹性,那乳头摸起来……」同学猛抽一口烟,微微闭上眼,缓缓把烟吐出,好像很享受:「刚把她乳头含在嘴里,她就受不了了。」

「你……你……亲她的奶子?……她没反抗?」

「没有,我解她胸罩,开始她还不肯,呵呵。」

「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一摸,她的下面湿透了,全是水。」

「内裤也脱了?」

「那倒没有,内裤手感不错,摸起来很舒服。」他把腿翘在茶几上,嘴里吐出两个烟圈:「明成,你老实说,搞过她没有?」

「没有。」

「真没有?」他疑惑的看着我,狠狠地说:「比我手下那几个业务员骚多了,今天一定要肏了她。」

正说着,妻子推门而入。

「我也要去下洗手间,我手上全是……呵呵。」他刚站起来,把手放在鼻子上向妻子做了一个嗅舔的动作,然后出去了。

妻子看了他一眼,脸唰一下红了,迅速把头低下,快速走回座位。

「你什么时候醒的?」妻子端着茶杯,看着大屏幕低声地说。

「有一会儿了。」

妻子吃惊地转过头,望着我,眼神中似乎有一丝慌乱。

「老公,你都看见了。」妻子的声音颤抖着。

「嗯。」我欺骗她。

「你刚才……你怎么不救我!」妻子有点生气的说。

「你也没反抗呀?」我点起了一支烟。

「那……那……」妻子的气势一下变得弱起来:「老公,其实……其实……不是那样的。」

「是哪样呢?」

我看着她的眼睛,语气虽然缓和,但眼神却很坚定。

她有些慌乱,刻意避开我的目光。

不知是刚刚的香艳场面令她心神荡漾,还是被我们的问答搞的惊慌失措,她脸色红润,身体有些微微发抖,高耸的胸脯也在上下起伏着。

我一把将妻子拉起来,拽到门后的死角地带,从后面抱住妻子,用坚硬的下体紧紧地顶住她柔软的屁股,她很配合地把脚尖踮起,屁股上翘,微微扭动着迎合我。

我把头微微靠向她的发际,左手从腋下滑过,用手指轻触她起伏的胸部,她的胸罩都没有扣好,依然保持着被别人侵犯后的状态,那对刚刚才被另外一个男人挑逗、吸吮的乳房,逐渐变硬、挺拔。

右手缓缓向上,撩过她的短裙,性感短裙遮盖的雪白玉腿撩动着我蠢蠢欲动的手,用手背缓缓地感触大腿的温度,将手覆在还有些湿润的丝质内裤上,用掌心感受它传递出的体内的温度,热乎乎的。

妻子靠在我怀里一动不动,我的手指穿过她紧闭的双腿,从大腿根部游离而上,滑过股沟,稍作停留,来到了密林深处,手指在这里打着转,从一根手指变成两根手指。

「啊!」妻子惊呼一声,随着指关节的动作,两根手指瞬间陷入了丛林中的沼泽,如果没有内裤的阻隔,可能顷刻间就会被尽数吞噬。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我一边询问,一边在她的丛林里探索。

「老公,你不是都看到了吗?」妻子可怜兮兮的说。

「不,我要你自己说……」我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兴奋地要爆炸。

「我不知道……我以为……你想看……老公,我真不是故意的。」妻子转头看着我,含羞带怯的说。

「你睡着的时候……」妻子转回头,羞涩的小声说:「他就一直劝我喝酒……端着杯子老是……在我胸前蹭……我也不好发火……」

「腿分开。」妻子很听话的分开双腿,我放开她,迅速褪去她的内裤。

「然后呢?」我继续问她。

「然后……然后他就得寸进尺,摸我了……」

「摸哪儿了?」我解开裤子拉链,她的这句摸我了,说得楚楚可怜,又一次激发了我的兽欲。

「他摸我腿……我推他……你又不出声……我以为你想看……就由着他了。」

「嗯,继续说。」我找准了位置,肉棒轻轻一滑就进入了那个湿润的花蕊。

「他摸我大腿……还解我胸罩……摸我胸……嗯……老公,你快点,啊……」一晚上的挑逗,终于在这一刻得到充实,妻子又一次不能自控了。

「他扒开我的衣服……摸我……还亲我……啊……老公。」妻子抓住我的手去挤压她的双乳。

「他亲你妻子的乳头……老公……他还舔……老公……快啊……老公……」这时的她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淫语的快感刺激着她,今天,这一刻来的特别的快。

我加快了速度。

「他趴在我身上,老公……他还趴在你妻子的身上……他想肏我,老公。」

「你让他……肏吗?」妻子的话让我兴奋到了顶点,我疯狂地加快速度。

「让……让……老公,我让你们一起肏。」妻子转过头来吻我,疯狂地吻我。

我扶住她的腰,疯狂运动,她的两个肉球跟着上下起伏。

「啊!」妻子全身发烫,一声高亢地呻吟预示高潮的来临。

我停止了运动,从后紧紧地抱她,陪着她一同感受这一刻,她在颤抖。

「老公,你……你真的想他肏我吗?」怀里的妻子轻声的问我。

我搂着妻子柔软的身体,考虑良久,艰难的哼了一声:「嗯……」我感觉到怀中妻子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

「老公,他要回来了……」小茹轻轻的推了推我。

「噗……」我拔出了没有发射,仍旧坚硬的肉棒。

他回来了,兴奋的紧紧贴在妻子身边,两个人聊着天,喝喝酒,我在一边唱着歌。

聊着聊着,他的手装作无意识地搭在妻子的大腿上,妻子看了我一眼,大胆的把腿翘了起来,妻子的容忍似乎给了他很大的信心,他的手慢慢往大腿根部挪动。

妻子的身子越来越靠前,本来就宽大的衣领把整个乳房暴露在空气之中,丰满的乳房聚集、变形,呼之欲出,那条深邃的乳沟从两个罩杯的交接处向上延伸、延伸……

小茹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靠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他的手穿过妻子的雪纺衫,抚过她光滑的背,解开了妻子的胸罩,两只乳房一跃而出,放肆地在空气里跳动。

我放下了麦克风,静静的观看。

他看着我,得意地笑了,一只手紧紧握住其中一只乳房,挤压,变形,再挤压,又一次变形,那颗嫣红的乳头从中指和无名指的缝隙中挤过,被两根指头夹得紧紧的,每一次挤压都伴随着一声沉吟。

他又把两只乳房同时托起,同时向内按压,两颗乳头紧紧贴在一起,掌心不停摩擦着它们,之后就是疯狂的按压。

同学伏下头,在小茹的耳边说了什么,妻子扭扭捏捏好像有几分不情愿,睁开眼看了我几眼,他又在妻子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看见我在一旁静静地观看,却没有任何反应,妻子犹豫了几分终于羞涩的点点头。

他忍不住激动的向小茹的红唇吻去,妻子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竟用手抱住他的腰,微挺起身体,迎接着同学的亲吻。

同学一边吻着我妻子一边手上的动作也在加快,那一侧的短裙早已被拉到腰上,透明内裤包裹着他的手在黑色森林里摸索,两根手指早已深入沼泽地内,进进出出,从妻子迷离的眼神和逐渐加重的呼吸声已经让我感觉到,她最隐秘的部位又一次受到了男人的侵犯。

无意中,我发现妻子正半闭着双眼向我这里看来,我抬起头,妻子也望着我,她微微张着小嘴,用舌尖轻舔着嘴唇,一副淫荡十足的模样,看得我简直受不了。

「啊……」一阵长吟,伴随着剧烈地抖动,妻子居然在自己老公的面前,被另一个男人送上了高潮的顶峰。

小茹这时脸色绯红,眼睛还是微闭着,透过宽大的衣领,她的乳房不断地上下起伏着。

男人的右手握住其中一只,他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疯狂,似乎只是在品位着它的柔软,感受着它的坚挺。

三个人的KTV包间里,充斥着淫靡的气氛。

过了一会儿,妻子忽然惊醒了似的,满脸羞红,推开了男人停留在她身上的手,匆匆的整理好内衣,起身去了卫生间。

「真爽,」他靠在沙发上意犹未尽的说:「要不是你在这里,我刚才一定肏了她。」

「早点散了吧?你明天早上八点的火车呢。」此时,我的神志已经清醒了不少,要我把可爱的妻子拱手让人,还真有点不舍得:「时候不早了,再说……再说,这样以后我们同事间也不好相处。」

「别呀,才几点?要走你走,」他有点得意的说:「知道吗?她刚才已经答应让我肏了。」

「真的?」我惊讶地看着他。

「这女的下边还真……紧……」他冲着我坏笑,「一会儿带她到酒店好好肏她一顿。」

「她答应跟你去酒店了?」我心里有些不快,她怎么能答应他去酒店呢?

「那当然,就刚才一边揉她奶子,一边抠她下边……嘿嘿……」他兴奋地一直冲着我笑:「让她跟我去酒店,她还扭捏着不愿意。」

「那怎么……?」我想起他在妻子耳边小声耳语的画面。

「呵呵,我跟她说,今晚上我跟你两人要肏她一晚上,」他脸上浮现出几分回味:「妈的,这妞真骚,当时我就感觉她下边出水了。」

怪不得老婆答应跟他去酒店,原来她以为我也会一起呀!

「兄弟,怎么样,哥们够意思吧!」他得意的对我说。

话还没说完,门被推开了,俏丽的妻子飘然入内,小碎花裙随着两条白皙的大长腿左右摆动,微微泛红的面颊配上淡淡的口红、黑色的长发,搭在粉嫩的香肩上,款款走来,那种沁人心脾的香气也扑鼻而来。

「怎么去了这么久。」他故作深情地看着她道。

「补了个妆。」妻子微笑地看着我,脸上有一丝不自然。

走出KTV的大门,看了看表,11点半整了。

从妻子进KTV的包间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短短三个小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我希望妻子变成欲女,希望她在别的男人面前完全展现自己的妩媚,我一直觉得自己完全能够接受,可事实放在眼前,我却胆怯了。

我佯装着酒醉,踉踉跄跄地来到花圃旁,但只是干呕,什么都吐不出来。

「你还好吧。」他们俩一左一右地搀扶着我。

「没事……没事……真没事。」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妻子抓着我的手关心地问着。

「好……的……」我抓紧了妻子的手,暗暗示意。

「你一人哪行啊?要不我们一起送他回去吧。」

「没事,我一人送他就行了。」妻子道,对,就这样说,我欣喜的捏了她的手几下给她暗示。

「你刚才答应我了……」我听见男人在身后小声地跟妻子说。

空气中沉默了,只剩下我「呕……呕……」的干呕声。

过了好一会,「这样吧……去我家休息一会吧,好不。」妻子犹豫着说:「花园小区,就在前面,走几步路就到。」

花园小区的房子是小茹结婚前自己一个人住的房子,婚后一直空着,只是偶尔小茹会去打扫一下。

「好呀,那快走吧!」我听见旁边男人兴奋地说。

我的本意是让妻子拒绝对方的纠缠,可是妻子明显误会了我的意思,小茹亲口说出的提议我也没办法拒绝,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到了家门口,小茹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这是一个一厅一室一厨一卫的小居室,打理的整洁有序。

他俩把我扶进了卧室,我倒在床上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我到底在做什么?心乱如麻。

妻子轻轻叫了我一声,我的思绪很乱,没听见。

「他醉了。」是他的声音。

「嗯,我们到外面去……」妻子的声音有点犹豫:「你也该回去了。」

「吱呀」,他们出去把卧室的门关上了。

被关门声惊动,我突然回过神来,一下坐起身来,走到门前。

「别……嗯……」门外传来拉扯衣服的声音,妻子仿佛在挣扎。

「你刚才答应了我的,我想要你。」他说。

「别……别这……样……」除了妻子沉重的呼吸和牙缝里挤出的几个字,就是两人纠缠在一起的声音。

正要打开门,门外传来的声音,停止了我的动作。

「你皮肤好滑,胸好大,摸起来好舒服,啧……啧……」

「啊……别吸那里……」妻子轻声地吟叫。

我的心里猛的一抖,妻子居然已经让他吸吮自己的乳头了。

「不要……」又传来妻子一声轻呼:「我把……把裙子脱掉吧。」

「别啊,穿着玩吧,你穿的这身太骚了,我一看见你就受不了了。」

我悄悄把门缝张开了一点,只见妻子的上衣被褪到了腰间,黑色的胸罩被扔在了地上,露出了两个丰满白腻的乳房,男人正搂着妻子软乎乎的身子,一只手揉着丰满挺拔的乳房,嘴里不停地舔吸着娇嫩的乳头,发出「啧啧」的声音。

而男人的另一只手在妻子身后磨娑着她的屁股,小短裙的裙摆已经被掀到了腰间,露出白色的丝织内裤裹着妻子丰润的屁股,她的脚跟向上跷起,使得屁股也用力地向后翘起着,闭着眼睛,软绵绵地在男人的怀里承受着男人的抚摸和亲吻。

「不要……不要这样呀……好难为情……」妻子的声音不高,自从进了房间,她一直都是压低了嗓门在说话,这样的嗓音显得娇弱无比,惹人疼爱。

「你的大咪咪摸起来真舒服。」他边说边使劲地揉搓着。

「哎呀……你好坏!」听着妻子对他撒娇,我心里有一丝酸楚。

客厅的灯光很亮,她仰着头,紧闭着双眼,绯红的脸上写满陶醉的表情,两只乳房在男人的揉捏下不断地变形、颤动,乳头从手指的缝隙处漏了出来,又被手指紧紧地夹住。

男人的另一只手插到了妻子的双腿间,在妻子最柔软、温润的阴部揉搓着,妻子的双腿微微地用力夹着男人的手,同时在轻轻的颤抖着。

男人的手指已经感觉到了妻子下身的湿润和热力,手伸到内裤里面直接摸到了妻子柔软的阴毛、娇嫩的肉唇,感觉到那里已经是又湿又滑了,摸到肉唇,妻子浑身就像过电了一样颤抖,软瘫在男人的怀里。

小茹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那种像是无限地增加着的快感令她忍不住叫出来,声音也越来越大,一时间,整个房间内回荡着美艳人妻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啊……啊……啊……」小茹几乎是用嘶鸣着的声音重复着单调的音节。

「想要吗?」

小茹满怀羞意的,用充满哀求意味的眼神看着他。

「想要什么?」他右手开始快速地拨弄着妻子的阴蒂。

小茹顿时像受伤的小鹿一样悲鸣起来:「不要……这样欺负我……」多种的刺激下,天生敏感体质的小茹终于不堪刺激哭了起来。

「我想进来了。」男人把妻子脸朝下放到沙发上,将她的内裤拉到屁股下面,白白嫩嫩的屁股就翘翘的挺在了男人的面前,从双腿的缝中看过去,能看见微微张开的红润阴唇上闪着淫水的光泽。

男人脱下裤子,挺立着坚硬的阴茎,不算粗,但很长,他双手扶着妻子的屁股向上拉,妻子随着他的动作挺起了腰,双手扶着沙发半趴在了上面,白嫩的屁股用力地向上翘起。

一个小时前,我还期望他把妻子压在身下欺侮、凌辱、淫弄,可现在,我犹豫了,动摇了,没有经历过那一刻的人,真的无法体会,我的心里摇摆不定,既期待又害怕。

这一刻,我想阻止,可是……是我自己造成了这一切,是我把自己的妻子送到了别的男人的身下,这一刻,还有回头路吗?

在我迟疑的时候。

「给……给我……」她有些颤抖的说道。

「轰」的一下,我觉得血一下子涌到了头里,又轰的一下子聚到身下。

「来了。」男人身子往前一倾,坚硬的阴茎伴随着妻子双腿的软颤插进了妻子的身体里。

「啊……老公……对不起……」妻子轻声的喃喃呓语,几根长发飘到嘴边,被妻子的嘴唇紧紧咬住。

男人一下把阴茎插到阴道深处,插的妻子屁股乱颤,然后缓缓的抽出开始抽送,每次抽送,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用力地全插进去,每次都干得妻子浑身一颤,两个脚尖都用力地绷紧着、蜷曲着。

「你……这个骚货……还装什么正经啊?今天非插烂……你不可……」男人加快了动作,喘息着,使劲的挤压着。

「啊啊……顶的好深……好舒服……」妻子呻吟着,身体被男人顶的乱颤,像风浪中的小舟,有意无意的在男人插入的时候使劲的挺起自己的臀部。

男人像是感觉到了妻子的需求,抽插的更快了,急促的「啪啪」声不绝于耳。

「快……快来了……啊……好舒服……嗯……要死了……」淫液从子宫里喷出,打在男人黑红的龟头上,然后顺着肉棒与阴道的缝隙从二人的交合处流出,「咕唧咕唧」与「啪啪啪」的声音交替响着。

妻子因兴奋而全身呈现出粉红色,发出娇艳的光彩。

「啊……啊……」高潮后的妻子无力的趴在沙发上,发出轻轻的呻吟,翘着白嫩的大屁股任由粗大的龟头进出着自己的阴道。

「真是个贱货,还没怎么肏就高潮了。」男人一边大力抽插着,一边奚落着妻子,刚才从妻子蜜穴里喷出的淫液打的他龟头前所未有的舒服与麻痒,感觉自己也快要射了,更加快了腰的活动。

突然,正在抽插的肉棒剧烈的抽插几下后,深深的插入阴道最深处停了下来,粗大的龟头停留在妻子的阴道里面,马眼大张,随着肉棒的抽搐,一股股火热的精液打在妻子的子宫口上。

「射死你,小骚货……啊……爽……」男人挺动着身体使劲压在妻子背上。

全身瘫软在男人身下的妻子被滚热的精液射到,身体一阵扭动,下体迎合着男人的挺动也使劲挺起屁股,使男人的肉棒更加深入。

「太舒服了,太爽了,就是你这身衣服太骚了,不然我还能在坚持一会儿……」男人趴在小茹的身上,淫笑着对她说。

「快起来……我想洗澡。」妻子无力地推了推男人。

「没事,不用洗,别动,这样挺好。」

「不嘛……我要洗澡,快起来……」妻子撒娇的说着,扭动了几下屁股。

「你又香又白的,洗什么呀?」男人不情愿的爬起身来,那丑陋的阳具从妻子的体内拔出来,沾满精液和淫水的肉棒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坏蛋,还不是被你弄……嗯……弄的。」

「是被我肏的吧,哈哈。」他又露出了招牌式的猥琐笑声,一边伸手去摸妻子的下体:「我摸摸看,哎,好湿了。」

看着妻子被他调戏,顿时觉得醋意上涌,恨不得出去打他一顿。

「别摸……呀……你,讨厌。」小茹娇嗔着,提起内裤,整理了下上衣。

「别动,我再摸摸看。」男人的手恋恋不舍。

「不跟你玩了,我去拿浴巾。」妻子挣脱开他的纠缠,向卧室走来。

「我们一起洗。」男人躺在沙发上,注视着妻子美妙的背影。

「不要。」说着,妻子推开了卧室的门,戏谑地看着门后的我,脸上一副就知道你在装醉的表情。

小茹走了进来,我们俩人默默地对视着。

妻子的脸上激情的红潮还没有退去,半裸的乳房一颤一颤的,两个乳头已经硬了,在衣服下尖尖的挺立着。

「老公,对不起,我被……被他弄了……」妻子小声说着,低下了头不敢看我。

我看到她绯红的脸上带着潮韵,害羞、兴奋,还有一点失落,不知道是我看花了眼还是……恍惚间好像看见妻子的眼角飘过一丝淡淡的泪光。

是的,如果我刚才阻止,这一切还可挽回,但是我放弃了,她被外面那个男人的阳具插入了身体,就在自己老公的眼前,而且在可见的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还会多次的把他丑陋的阳具插进她的身体,插进妻子身体的各个部位,小穴里、嘴里、屁眼里……

妻子的心里是什么感觉?会感到羞辱吗?还是更多的是快乐?

而我呢?真的会感到快乐吗?我不知道。

犹豫、挣扎,短短的几秒钟,在我脑海里像过了几十年那么久,事到如今,还有回头路吗?

「老婆,不要说对不起,只要你开心和快乐,不管你做什么,老公都爱你。」我扶着小茹光滑的肩膀,下定了决心。

「老公……」小茹搂住我,亲了我一下,然后默默的从床边的衣柜里拿出了浴巾、毛巾,把卧室的门半掩,走出了卧室,卫生间就在卧室的对面。

「你怎么这么慢呀?」男人走了过来。

「很快就好,别进来哦。」小茹站在卫生间的门口,转过身子,冲着男人微笑着说道,动手脱下了自己的上衣、短裙……

她身体前倾,双手搭在内裤的上缘,并轻轻向下扯动着自己的内裤,股沟若隐若现,内裤一寸一寸往下脱落,直到整个臀部完全展现在男人面前,丰满的臀部洁白无瑕,双腿中间的一抹黑色更加诱人。

透明的内裤脱落在双腿中间,她抬起脚轻轻一挑,透明诱惑的小内裤被甩到了卧室的门口。

妻子转过头来朝着男人莞尔一笑,全身赤裸的她像一个精灵,是那么的圣洁,那么的美丽:「我好看吗?」

「好看……你再……」话还没说完,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不许偷看。」声音从玻璃门里传了出来。

不一会儿,里面水声响起。

外面的男人蠢蠢欲动了,他来到浴室的门外,脱得一丝不挂,右手还在轻轻套弄自己的下体,套弄了一会儿,他已不满足这样的偷窥,蹑手蹑脚地打开了门……

一团雾气顿时笼罩住这个有些黝黑的男人,「啊!」一声惊叫从浴室里传来。

卫生间的门大开着,我从卧室的门缝里向对面望去,浴室里的一切一目了然。

「好滑……好香……」男人搂着妻子的身体不停的上下抚摸着,一边用嘴含住了乳房上的鲍蕾:「小骚货……」。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娇妻们的变化老房邻居赵姐魔法的奴隶山形依旧枕寒流高树三姐妹孽缘之借种心理医生盛夏之夫妻交友床道授业他是禁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