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性奴训练学园 > 第四十章:退宿检查(上)

第四十章:退宿检查(上)(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我们整寝的女孩,皆赤裸着身体朝外跪在门口处,等待着随时可能会到来的舍监。这样跪门口前的我们几个幼奴,内心还是会因为随时有人经过看到而感到有些羞耻,但更让我们煎熬的,是我们就这样跪候着,跪候着舍监过来凌辱学姊和我们。

「学姊……」「嘘,别作声!」我们才刚开口,就马上被学姊制止,几分钟过去了,仍然一点也不像是有舍监要走进来的迹象,可是学姊不仅恭敬端正地跪在门口,不敢出声或乱动,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比起训练有素的学姊,我们就显得稚嫩、紧张许多,但是看到学姊严肃的表情,我们也只能绷紧神经,学着像梦梦学姊那样跪直身子,也不敢再开口讲话或偷偷交头接耳了。

明明舍监还没到,我们只是先在门口跪着等候他们的到来,但是却得这样规矩,学园对于女奴的教育就是如此严格要求与训练吗?我想起古代对女子礼仪的要求及淑女教育,然而我们所要受到的似乎还比起那些还更有过之。

我们不是平常的跪坐姿态,而是大腿跟小腿呈直角的挺立姿态,腰背胸也都要挺直,低头看着前方地板,不能随意左右转头或扭动身子,像这样子的跪法,不到十分钟就感觉全身疲累不舒服了,可我们维持这姿势至少半个小时之久,我们几个幼奴们还会偷偷扭动身子缓解痛苦,梦梦学姊却是真的保持这样的姿势一动都不敢动。让我不由得钦佩学姊之外,也渐渐感到不安,这样的姿势,在先前的幼奴教育中有教到,是「罚跪」常见的标准姿势,而这似乎也意味着,待会我们要面临的其实是一个惩罚。

就这样跪了可能有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几个幼奴的膝盖都早已跪麻了的时候,门外终于有点动静了,两个舍监走进了我们房间,我还来不及反应,就听到梦梦学姊的声音:「贱奴梦梦,向舍监大人请安。感谢舍监大人前来做贱奴梦梦的退宿检查。」

(终于要开始了吗?)跪久了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们原本的害怕舍监到来,也变成想要早点退宿完早点解脱的心态,不过当我们跟着学姊一起跪趴在地上,学姊是跪在房门口的中间,亲吻着舍监的脚趾请安,我们是围在两旁,也还不用跟着亲吻舍监的脚趾,但是幼奴教育的熏陶下,我们仍是自动自发地趴下身子亲吻地板请安。

我们的动作并没有像学姊那样标准,一边亲吻一边扭屁股的动作,我们做起来还是有点生涩与别扭,更甭提我们弯下身子把脸贴地面亲吻时,原本挺直的两边大腿也藉此偷懒地改成接近跪坐的姿态,并拱背稍微遮掩我们摇摆引人注目的臀部,这种偷懒举动与学姊高翘屁股淫骚摇晃乞求的行为成为了强烈的对比,也幸好舍监们的重点都是在学姊身上,我们也因此免受此羞辱。

那两个舍监先是停在学姊前方,享受完她的吻安后,又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跪趴在地上,彷佛享受着高高在上的待遇般,片刻之后,才一前一后地缓缓走进我们房间内。

看到舍监已经走了开去,我们原本还想如往常一样停止亲吻地板的别扭动作,甚至都下意识要站起身来,但是才稍有动作就被学姊赶紧示意停止,继续维持这样面向门口亲吻地面的卑微动作,而舍监们似乎也没把目光放在我们身上,反而开始在房间内来回踱步走动,两人四眼不停打量起房间四周,像是中介想买房的房客,而我们明明是在这房间住宿了五周的房客,却连要走进来都没办法,继续对着空气跪趴着用最卑微的姿态不停亲吻地面的我们,彷佛什么都不如。

不过,等到舍监开始把焦点放在我们身上时,我们反而宁可继续这样亲吻地板就好了……

「爬过来!」其中一个舍监,简单的一个指令,包含学姊在内的我们六人马上停住了亲吻的动作,但是却仍无法站起来,舍监的指令是要「我们」都爬过去还是只有「梦梦学姊一人」爬过去,我们并不清楚,但是看着学姊保持跪姿匍匐往舍监的方向爬去,我们也只能仿着样子鱼贯跟在其后,朝舍监的位置爬过去。

那位舍监此时正站在晴晴的书桌旁,等到我们爬到了之后,当头就朝着我们问:「这是谁的座位?」

「呜……回舍监大人,是贱奴晴晴的……」晴晴提起勇气回答。

我们都不知道舍监在打什么主意,虽然梦梦学姊曾经再三保证,退宿都是会针对学姊一人,但是现在舍监摆明找上了晴晴,我们其他姊妹们已经开始担心晴晴是否又要被责罚,甚至,更可怕的,被使用……

不过,舍监却做了个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举动……

他忽然搬起晴晴在读书、写作业时常坐的那张椅子,竟开始用力嗅闻每次晴晴坐下时都会陷入她股间压迫敏感部位的,椅座上的直杆。

「噫──」我们还来不及发出惊叫声,舍监就把晴晴的椅子重重地摔在地板上。

「这张椅子上的气味怎么那么骚?你这学姊是有没有好好清理?」舍监大声斥责,责骂的对象却是梦梦学姊。

「贱奴知道错了!请舍监大人责罚!」梦梦学姊倒像是早就做好心理准备,马上就俯首磕头认错。

「『五下』,记牢了!」舍监突然又对晴晴说出意味不明的话,晴晴还一脸疑惑,学姊就马上小声告诉晴晴跟我们:「把次数记好,待会惩罚时需要……」

「舔干净!」在我们还没反应过来,舍监又大声命令。

「是,贱奴马上清理干净。」梦梦学姊卑微地说完,便缓缓爬到刚刚被摔倒的,晴晴平时坐着的椅子前,将头凑近晴晴坐下时屁股的位置,大力嗅了几次,微微皱眉的表情印证了舍监说的上面有异味这一事实,然后就伸出舌头,舔着那根不知被多少次埋入晴晴的股沟、压迫过晴晴的阴户、吸沾了不知有多少量晴晴股间分泌的爱液的,那根铁杆上。

看到这一幕,我几乎要伸手捂住嘴巴,才不致发出惊呼声,晴晴更是吓得嘴巴都合不起来。就跟幼奴制服裙一样,甚至就某方面来说更糟。这五周以来,那根铁杆也不知吸收过多少我们的淫液、汗液、股间的异臭味,还有有时憋不住而稍微失禁的尿液,而它平时虽不像裙子那样闷在衣柜内导致气味无法逸散出去好好吸吮,相信如果继续训练,将来在进入到这类课程之后,也能很快学会口交的真正技巧的……」

从没想过会这样被夸奖的我,脸红地低下头,不敢看旁边的姊妹们,我已经不知道内心的羞耻,是因为突然被夸奖还是夸奖的内容……

「不过,另一方面,学姊说过不能磕碰到牙齿的这件事,其实更为重要。」学姊抚摸着我的奶嘴,上面其实满布着大大小小的无数牙齿咬过或或刮磨过的齿痕,稍微抿嘴后说着。

「对于一个女奴,口交是基本的基本,比起用骚穴或菊穴奉仕主人,我们的嘴巴可以提供更加便捷、快速,又不会过度消耗奴体力的舒适服务,学园对我们的口交,也有很扎实的训练,不仅仅是在清醒时,更高级别训练合格的女奴,就算是下面被肏得欲仙欲死,或是昏睡之中,主人也是可以把他的肉棒插进失去意识的女奴口中进行口交,这种程度的女奴的嘴,已经成为天生就为了吞吐、侍奉主人的肉棒而创的部位。所以,学园才会让还是幼奴的你们,都含着奶嘴入睡,锻炼你们在睡梦中也能潜意识地吸吮着肉棒。」

「呜……」我们只以为学校让我们含着这种阳具形状的奶嘴是想单纯借故羞辱我们这些刚成为性奴身分的新生,谁知竟还有这一层可怕的含意存在。

「不过,在无意识下的口交,最怕的就是发生不小心咬疼主人宝贝,浇熄主人欲火让主人败兴而归,甚至弄伤主人的,在这种情形发生时,就算非己所意,也会受到一番重惩,事实上,一些口拙的女奴,就连清醒的时候,也有可能在嘴巴帮主人剧烈套弄抽送的时候,牙齿碰到或刮到而造成主人不舒服,就像莉莉这样……」

梦梦学姊将刚才把玩的,我的奶嘴,递到我和其他姊妹面前,要我们仔细打量,除了我羞耻到难以专注之外,其他姊妹们也甚为尴尬地看着那个被我吸吮到这么大的阳具奶嘴。

上面有咬痕是一定的,毕竟我们每晚睡眠时叼着这奶嘴,刚开始细小时还没怎样,等到越来越长、越来越粗,渐渐填满整个口腔时,我们也被迫张开上下颚,同时嘴唇又得闭着,这样像是用力吸吮的动作姿势,别说撑一整晚,就连撑一个小时都会嘴巴酸麻。所以我们虽然知道牙齿会咬到甚或磨到,但对这假的阳具没半点爱的我们,根本没在意这么多,还是会直接用牙齿侍候,只是我们没想到事后会害学姊沦落到替我们结清总账。

我的咬痕,后来据舍监与学姊的说法,也同样是姊妹之中最多的,并不只是我特别调皮或不听学姊的忠告,而是因为当我奶嘴上的假阳具,比其他姊妹更粗、更长时,我的上下颚就得撑得更开、更快没力阖上;我的口腔也越会被整根阳具填满,舌头也会更频繁把口中的异物顶出嘴唇外,所以才越容易刮磨到。

只不过,刚开始我还不了解这些原因,舍监也并feng情书库不给我解释的机会,现实来说,当我真的弄疼主人时,也很少有主人愿意冷静理性地听我辩解,而是直接惩罚的居多。

而今,虽然是我们「咬伤」阳具奶嘴的,但是代替我们受惩罚的,却是梦梦学姊,而且这一次的惩罚,就连她自己也备感不安……

刚才没替椅子做好清洁的惩罚,就是要学姊当成椅子被我们坐,如果依照这逻辑,难道要我们吸吮、啃咬学姊?因为女性生理与男性不同,学姊身上自然也没有阴茎让我们仿着吸吮、啃啮,所以搭上平时吸吮学姊乳头喝奶的经验,我们所想到的惩罚,就是要用学姊那每天被我们吸吮的乳头代替,这已经是我们所能想到的,最残酷的惩罚……

然而,我们又再次低估了学校的恶意……

等到那个离去的舍监回来时,我发现他的手上多了几件奇怪的东西。

一个是小台的机器,机器是一个仅手掌大小的机器本体,以及由一条中空的塑料细管所组成,塑料细管的另一端开口处还有个遥控调节开口大小的装置,能够将大至手指大小的物体牢牢套住。

另一个是一个圆环状的小型金属物,但是舍监把它握在手中,我们也只瞄了一眼,却都不明白那是何种物体或是有什么用途。

「怎么样?决定了吗?」那位刚进门的舍监问,对象是另一个舍监。

「嗯,大部分都吸吮得还不错,这个骚奴」(对方指了指我)「吸吮得最卖力,全部加起来,就算三分钟吧!」

我们紧张地咽了口唾液,虽然听不懂他们的内容,但是也大概猜测到他们是在讨论惩罚学姊的时间长短……

「那好吧!三分钟虽然便宜她了,但就依你意思吧!」那位舍监没表示反对意见,而是开始替学姊上刑架。

虽然是第一次见识这台机器,不过在哺乳室也有看过类似的机器,那是要汲取学姊的乳汁用的,而这台虽然小了点,但是我们也以为是相同功能的便携版……

直到我们发现,梦梦学姊从跪姿改成躺姿,抬高屁股、双膝向两旁张开,露出股间让舍监们对自己为所欲为,而舍监的大手也毛手毛脚地摸向学姊的阴户部位,我们才惊觉自己错了。

等到那台机器的塑料管,装设在梦梦学姊刚被舍监剥开包皮、强制裸露的阴蒂头上,并调节管子开口将阴蒂头整个罩住,确定没有其他缝隙让空气泄漏之后,便把那台机器交给我。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魔法的奴隶我的支书生涯爱与欲(爆乳淫奴)厕所瞟春记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母狗黄蓉传盛夏之夫妻交友欲望中的颤抖高树三姐妹娇妻们的变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