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性奴训练学园 > 四、课程:灵蛇钻(备课)

四、课程:灵蛇钻(备课)(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在学园内的某一角落,属于二年级学生们的选修课程:“灵蛇钻”,正进入备课阶段。

这堂选修课仅有安排五周的课堂,从学园行事历的第二周到第六周,扣除最后一堂课是要做为最终的验收考试,已经是学园行事历第四周的现在,这些选修的学生们虽然只是第三次上课,但实际上已经是这选修课的倒数第二堂授课了。

然而,虽然只有四堂的学习课程,对于学姐们来说,份量却是出乎想象地重。已经升上二年级的她们,所学不再是单纯男欢女爱或简单奉仕那么轻易,尤其是特殊班级的资优学生们,为了雕塑成更加瑰丽的美玉抬高价格,学校对她们的训练也更加严苛。

灵蛇钻,其实就是用舌头去挑弄、钻探他人的屁眼,透过精巧的舌技带给对方舒适与欢愉的性奉仕服务。概念上跟特种女子服务的毒龙钻差异不大,但是这些女奴们所承受的训练,可不是任何娼妓都能挺得过来的。

首先,是对于舌头的灵巧度,这也是整堂课程最讲究之处,已经习惯于用舌头奉仕,不管是温柔包覆舔舐男人的肉棒、脱除鞋袜清除脚底脚趾缝间污垢,或是用舌头提供另类全身清洗的费力服务,对于学姊们都已不陌生,甚至在一年级后半段主题分班课程的牝犬课程,也让必须时时伸吐舌头的她们,控制舌头的肌肉也更为发达。

然而,比起肛门入口,人类的舌头太过肥大难以深入,仍然是难解的题目。

虽然学校确实已开发出药物或手术改造,让女奴的舌头截面缩小,但是一来耗时又耗费不赀,二来这改造对于女奴舌技甚至语言能力都会留下很深重的副作用,学园没必要为了开这门课就强迫修课女奴接受这无法挽回的改造,而是要求以女奴舌头的灵巧度及舌技,克服灵蛇钻之不足。

下一个要克服的点是舌头长度的问题,比起难以塞进他人屁眼的宽厚度,舌头可延伸的长度却是短得可怜,但事实上,舌头的肌肉很长的一部份被藏在嘴巴里,如果透过手术或是锻炼,是可以被拉长的。

学姊们这个选修的第一堂课,就花了半数的时间,被夹着舌头吊了起来,高度约在极限踮起脚尖才能勉强触及的高度,学姊们几乎只能辛苦地用脚趾尖点地的模样,仰头吐舌站成一排,脚酸了放下来时,舌头就会承受身体的下坠力量而受到拉扯,当然这范围与重量不致于拉断舌头肌肉,但是这样大半个小时的训练,舌头从疼痛到发麻到几无感觉,甚至渐渐地脚尖放低都不会感觉到舌头的酸痛,她们的舌头,还真的在短时间内以这样的方式被拉长了一点点。

而后半段的课程时间,就是让那被拉得快要不像自己的舌头,重拾之前辛苦练出来灵巧度的训练。

课堂结束后,学姊们的舌头虽然可以获得休息,却不能疏于训练,每个学姊们被发配了作业:一个另一端系上小砝码的夹子,那是能够夹住整个舌面分散夹子的力道,不会对舌头单点造成毁灭性伤害的特制夹子,不过当然,砝码的重量,就得由整条被夹子夹住而缩不回嘴巴里的舌头承担了。

第二堂课,则是在确定舌头长度有符合这门课最低要求之后,让学姊们第一次实际体验灵蛇钻。被要求舔肛虽然不新奇了,早已忘了当初那种恶心呕吐感而能不在意他人目光舔着男人肮脏的股沟每一处的学姐们,却还是第一次体验那种要把舌头钻进去别人拉屎出来的地方,比舔外面还要更加恶心的肛门内部,让学姊们再次饱受屈辱与心理上的抗拒。不过那一切也只是发生在她们内心的矛盾与挣扎,几乎没有反抗行为地,她们也结束了该堂课程。

而后,学姊们被一一严苛地要求着舌头的一动一作,包括如何先温柔刺激肛门周围肌肉,让它充分放松以更加容易深入;如何蜷起舌头,在被侍奉的男人感受不到异物侵入的不适感之下享受着这异样的性刺激;如何在无法深入直接触碰到深处前列腺……男人重要的性快感器官……的前提下,仍能靠着舌头的拉扯拨动,再搭上嘴唇贴着被撑开的肛门又吹又吮的动作,带给男性不亚于直接深入直肠刺激前列腺的强烈快感等等。

除此之外,女奴们也得被迫训练到,能够把整张脸埋进男人的屁股缝里,一刚开始还只是用手掰开男人的两边肥臀,把脸凑近、伸长舌头勉强勾勒而已,但是随后几堂课,不但被要求脸庞得越来越贴近,也不再是双手去把屁股掰开,而是直接把整张脸埋在屁股缝里,别说原本股间积蓄的恶臭还无处可逸散,就全被鼻子接下,过程中甚至因为脸颊会被两旁厚臀夹住,不但空气完全不流通,女孩最爱护干净的脸庞,遭受男人最肮脏的部位三面夹击,那种恶心及屈辱,是任何女孩都无法忍受的……也因为这一堂课无比残酷地羞辱、糟蹋着这些女孩们,所以她们虽然不知道今天又要学些什么更加肮脏恶心的技巧,却也知道挑个比较注重卫生习惯的助教,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因此,当梦梦学姐被卫生习惯差到出名的助教牵着.像狗一样爬着过来时,先一步抵达跪候的同学们,个个都一脸惊讶与疑惑。感受到同学们异样眼光的梦梦学姊,尴尬与羞耻地别过头去,倒是那个助教却乐得像是要跟其他助教们炫耀似的,扯动着手上那另一端还系在梦梦学姊脖子项圈上的铁链,发出金属撞击的当当声响。

“喂喂喂!都已经升上『学姊班』了,还戴着狗项圈啊?”其他学姊们“请来”的助教,看着这一幕讪笑道。

“哈哈!我早看出她有当母狗的才华,为了她的将来出路着想,让她先温习一下以前的课程嘛!……喂!贱狗,吠两声给大家听听吧!”

“……汪!汪!……”梦梦学姊只能心中酸苦,嘴上却连呜咽哀伤之声都不敢发出,就当着助教们与其他同学们面前学狗吠叫了几声。

尽管在一年级基础的“牝犬课程”,就已经学狗吠了无数次,叫来并不生疏,但是如今已经不是牝犬课程,梦梦学姊脖子上的狗项圈跟铁链也是这位助教替她挑选的“配件”,其他同学们根本没有,甚至其他助教为了节省移动时间,都会让女奴可以站立行走,只有梦梦学姊是像狗一样,被牵着四肢着地爬进来。虽然每个同学们都有各自的悲哀,但是在这一堂课,跟其他同学相比,梦梦学姊在身分地位上彷佛更低了好几个层次。

也因为是用四肢缓慢爬行,速度比其他同学慢了许多,所以也理所当然变成选修这门课的十几位学生中,最后一位抵达的,当然也就最引人注目,被同学们看得最清楚……

“嘿嘿!说她有当母狗的才华,那我这位呢?”一位等候许久的助教开口说着,将脚抬起,轻点跪在她身旁的安安学姊,安安学姊马上会意过来,屈伏身子转头用自己秀丽的脸庞承接助教的鞋底支撑。却被助教一脚把脸踩在地上。

“哇塞!这位大哥,小弟错了,你怎么弄到这特优的货色的?”前一秒还在炫耀自己牵着的那条母狗的助教,这时却整个锋头都被抢走了,心中些许的不是滋味,却完全无法掩盖那羡慕与嫉妒感。

以前的人都是“母凭子贵”,对于这些助教们来说,却是凭这些请求他们协助授课的女奴们为贵。没有自己专属私奴的他们,如果有“自己永远买不起”的高档女奴,自愿卑屈低贱主动请求他们协助授课,那大概吹捧到死都不成问题了。

这位有幸协助安安学姊的助教,便是如此,一边要安安学姊也像梦梦学姊一样摆出四肢着地的母狗姿态,一边嘴上还在那边得意洋洋地炫耀着对方如何下贱恳求、如何开条件要在今晚帮自己怎样怎样的,才终于获得自己同意……其实每个助教都心知肚明,如果是像安安学姊这样的抢手货,过来求自己协助上课,就算原本有事情也要想方设法空出来答应,只是女奴仍要按照规矩,低贱恳求、开立对自己不对等的条件、作贱自己讨得助教满意……就算是全班第一名的安安学姊也无法避免。

而前一秒还被牵着自己走过来的助教用来炫耀的梦梦学姊,此时却像是弃之敝屣般,遭到助教的唾弃。

“喂!你这贱狗!看看你的同学做了些什么,你又做了些什么?”越说越恼怒的助教,顺脚踹了梦梦学姊一下,梦梦学姊那无颜面对他人而低垂着的头,委屈的一滴泪珠,无声滴落到地板上。

虽然不比安安学姊优秀,但梦梦学姊也已经是很努力、很辛苦地,才能进到特殊班级成为学姊,这点,在场每个女奴都是一样的。只不过被拿来跟最优秀的安安学姊或思思学姊比较,显示自己的逊劣,是任何女奴都会不停遭遇到的窘境。……

“好了,贱奴们都到齐了吗?”正当助教们还在吵闹之时,一位年及四十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她是这门课程的教官,学生与助教们都是称呼她“何教官”。

学园里,助教几乎都是壮年男子,只有少数特殊状况下会聘请女助教,反倒是负责教学、授课的教官,却是绝大多数比例是由女生担任。学姊们也从不敢过问为什么,或许是为了避免男性教官在授课过程抵御不了女奴们的诱惑而影响讲课,也或许是因为女教官比起男教官更能了解女性的心理,更能掌握到女奴心中最脆弱最在意之处,另一方面,上课过程女教官无法达成的“体力活”,男助教们也都会很乐于效劳。

不管原因是什么,至少这些学姐们,心里也都非常清楚,虽然教官跟她们同样是“女生”,却不会因此而怜悯同情她们,相反地,很多女教官在传授着那些性奴课程之时,还会因为这些正值美貌年华的学生们,所做的不知羞耻的行为表现“侮辱了全女性”,而更加深恶痛绝……

“还等什么?你们这群贱货们,还不是成天想着舔男人的屁眼吗?那就快点脱去男人的裤子啊!一群被千人骑的死破麻!”

被教官这样大声辱骂,对这些可怜女孩们早已是家常便饭了,最让她们难过悲哀的,还是无法反驳对方那污辱性字眼……在这学园生活一年的她们,说是“千人骑”可能已经不是夸示,甚至有些抢手的女奴来说,还被低估了……

梦梦学姊也终于“归队”,被那助教牵着爬到他跟前,跪着帮助教脱裤子,已经是她们的生活常事,甚至要做这种羞辱事前,还得先恭敬请示助教:“贱奴为助教大人您脱衣。”伸出柔荑双手温柔地解开助教的裤头,替助教褪下裤子,还得恭敬地帮忙助教将脱下来的裤子折整齐,平铺在助教脚前的地板上。

没多久功夫,十几位助教们的外裤都被女奴们脱下来平整放在脚前,下半身除了鞋袜之外,就只剩下学园规定助教统一穿着的,紧贴下体的纯白三角内裤而已。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我的支书生涯背叛宦妻母狗黄蓉传小涵的淫荡告白魔法的奴隶我为卿狂人生性事之写点真格的床道授业娇妻们的变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