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性奴训练学园 > 五、课程:灵蛇钻(正课)

五、课程:灵蛇钻(正课)(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课程的难易度,除了课程本身的性质内容之外,学姊们所挑选的助教,会是更左右这一堂课能否上得轻松的关键。常常以欺侮、羞辱这些女奴为乐的助教们,说是被“请”去协助上课,却都是不配合地捣乱、增加课程难度居多;譬如,明明是要让小穴被精液灌注的正常交媾课程,助教却要女奴先用菊穴帮自己的肉棒“热身”,之后再用刚从女奴脏臭的菊穴抽出之肉棒,直接插进女奴易感染的小穴;或是泌乳课程,要挤出一定程度的乳汁装进杯中才算及格,助教却“笨手笨脚”地把挤出的乳汁乱喷撒一地,浪费掉的部分,当然只能由女奴的双乳更多的压榨,才能辛苦集满课堂规定目标……因此,挑选到一个好的助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而挑选到一个坏心眼的助教,更是绝对要避免的禁忌。

梦梦学姊此时却在别无选择之下,选中了一位最恶劣的助教,因此,这一堂课,得由她自己来承受这恶果……鼻子以下埋进去对方屁股的梦梦学姊,在刚才稍微激烈的“运动”后,比平常更急促的呼吸,吸进去的却不再是清新的空气,而是数种难以形容的恶臭味气体混合起来的恐怖气体,助教在今早不久前上完厕所而没清洁的屁眼附近,都还有温热发臭的黄褐色粪渣,会阴处被闷出的汗液也散发着比一般汗味更臭上数倍的异臭,那一缩一放的屁眼孔中,也不甘示弱地把肠道深处,食物分解消化过程中所积聚的酦酵、腐臭味等气体,藉由蠕动的肠道推挤排放出来。

臭到快晕过去的梦梦学姊,只能尝试憋住呼吸,但是原本就已经小喘着气,在这闷臭的环境下无法获得充足氧气,变得只能更加大口吸气,使恨不得停止呼吸的梦梦学姊她陷入更加雪上加霜的处境;况且,梦梦学姊从前几堂课也明白,在课堂暂告段落之前,自己的脸恐怕都离不开这个地方,要憋气也不可能憋一整节课,最后无奈却又无计可施之下,已经憋不住气的梦梦学姐只好妥协,微微张嘴用口呼吸,只是那还有体温的空气进到嘴里,明明没有嗅觉感官,但那臭味却好像整个口腔也都闻得到……

“还等什么,快开始啊!”助教说着,扭动起屁股催促着梦梦学姐开始,这一摇动,使得被夹在里面的梦梦学姐的脸颊差点又被甩出来前功尽弃。梦梦学姐只能赶紧把脸往前挤,顶住股沟底撑住,同时晃动的两边臀肉一会往左晃一会往右晃,竟像是在搧打梦梦学姐的耳光似的。

在这样的恶心与屈辱下,梦梦学姐也早已心知自己逃不过这命运,只得缓缓吐出舌头,往前方男人恶臭的地方伸去……

“唔──”才刚触及会阴,助教就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声,动作也停了下来。

梦梦学姊这一舔,刚好舔在助教之前上完厕所后未擦干净而轻微感染发炎的部位,一般情况下,早就因屁股痕痒难耐又无法在大庭广众下骚痒而深受其苦的痒处,被美女丁香舌这一搔舔,恰恰搔到痒处,再加上自己大便的肮脏地方被女奴这样舔着,强大的优越感与征服欲获得了愉悦感,身心舒畅下一瞬间就达到了最大的满足。

(呜……)相较于舒服地发出呻吟声的助教,梦梦学姊却是屈辱难受地在心中低咽,口中却无法自由诉说这份委屈。舌头所舔之处有多么肮脏恶心,学姊几次压抑着剧烈的反胃呕吐感才渐渐从舔肛课程下克服过来,或许到目前为止的“复习”,身为优等生之一的梦梦学姊及其他同样正上着这一堂课的学姊们,都已经是轻松就熟了,但是自己越能接受这样不嫌脏地舔着别人的屁股沟,仅存的羞耻心更是会猛烈地抨击这样的自己……

“唔──哦──嗯──”助教们陆续发出愉悦的呻吟声,尽管只是肛门外围被舔着,但是早先受过舔肛课程训练过的学姊们,舌技操作起来驾轻就熟,力道恰到好处,能在助教不会感到太过用力的不舒适下,达到最佳程度的敏感点刺激;况且,被少女这样舔着自己屁眼的香艳经验,本身就是非常棒的尊荣享受。

相较之下,学姊们在做着这种恶心活时,被这样服务的助教是怎么样的感受,她们自己其实也都有“经验”过……不光只是被其他同学以“彼此练习”的名义做着这种“亲密之举”,甚至在服务男人时,也会遇到愿意舔她们屁眼的特殊癖好者……虽说是反过来被服务,但却与她们的舔肛奉仕有两点不同:第一是她们被舔肛门目的是要挑逗而不是享受,所以男人们可不会管对方是不是舒服反而像是饥渴的狼品尝美肉般粗暴变态;第二是她们所舔的男人屁眼常有卫生问题,她们要被舔肛前还得自己把那里连里到外彻底清洁干净,否则被舔过自己肛门的舌头转舔小穴受到感染只是苦了自己。

不过,倒也有两个相同之处,无论自己是舔他人屁眼的那一方或是被舔的那一方,永远都不是出于自愿的,也永远是最感羞耻难堪的那一方……梦梦学姊好不容易把那不注重卫生而肮脏恶臭的屁股沟,从会阴到肛门口的褶皱,全用自己的舌头清理过好几遍后,终于也将目标放在对方那一缩一放的肛门了,这也是灵蛇钻真正的重头戏。

虽然助教们都是迫不及待享受被美女舌头探入大便出来的地方舒服地奉仕,但毕竟还是人类的敏感处之一,或因紧张或因兴奋甚至刻意为之,肛门括约肌多半是夹紧将学姊们的舌头阻挡在外的,学姊们要自己想方设法,帮助助教“放松”……梦梦学姊因为只有鼻子以下的部位埋进助教的股沟内,齐贴着屁股蛋的双眼看不到股间部位的模样,但是在刚才舔过整个屁股内部一轮后,也记得对方菊花洞口在哪,调整好角度与方位后,闭上双眼,缓缓噘起双唇,恰巧对准着肛门,“啾─”着一声亲吻了下去。

说到接吻,学姊们有些在高中以前就谈过恋爱的,可能早已有过经验了,但仍有许多学姊在进到这所学校前还没给过初吻的,只是到了这里,被强迫索吻早已算不上什么,更多的时候,这些女孩们原本涩嫩娇红的唇瓣,激情亲热的却是地板、男人的脚、胴体甚至肉棒,但比起其他的一切,要吻在这种地方,就连学园里大多数学生们也鲜少经历过。

这种比亲吻男根还要羞辱、恶心万分的口肛接吻,如今却是这几个修习灵蛇钻的女孩们的一场恶梦。

亲吻的方式,是要帮助助教放松括约肌,但是实际上更多的成分,只是为了要狠狠羞辱这些女孩们的最后一点人格尊严。原本可能连与情人接吻都只敢青涩点到为止的娇羞女孩们,在此时的亲吻却不能有半点敷衍。

就像是陷入热恋般的情侣激情狂吻般双唇紧贴住对方;就彷佛是热情奔放的女友主动献上法式热吻般唇舌并用;就好比是独守深闺多年欲求不满总算盼得男人归来的怨妇毫无节操地索吻连连;就如同磁铁异性相吸的铁则般短暂分开的下一瞬间就又更紧密地吸附在一起……种种就连甜蜜情侣间都不一定放得开的亲热举动,在此情此景,这些可能还没尝过恋爱的甜蜜就已与这种幸福感绝缘的可怜女孩们,却得学习以这种方式,亲吻着那正常女生连说都说不出口的部位……而且,对这些少女们来说,这样的亲吻最重要的目的,还是要帮助对方的括约肌放松,再一点一点伸出舌头顶开那享受柔唇按摩而渐渐放松力道的肛门……

比起第一次毫无经验的情况下,梦梦学姊在判断与拿捏取舍上已有明显进步,尽管看不见自己嘴唇亲吻的目标,但是在嘴唇与舌头在零距离接触下,不但能靠着双唇与舌头的感受了解对方括约肌的紧缩状态,更渐渐掌握到如何亲吻能更快帮助对方放松、更快进入状况开始“灵蛇钻”深入奉仕。

学习、发觉这些小技巧的专注力及领悟力,是学姊们在未来的生活里必须要有的本领,也因为她们在这方面表现优异,才可以成为合能力均佳的特殊班级而不受单一主题限制,但是每每想到自己努力学习的这些,一般人连听到都会嫌恶的不要脸的“技术”,无非是更加沉重地痛击自己心头。

“哦唔──”助教发出一声奇怪而满足的呻吟声,虽然从外表看不出助教的屁股与梦梦学姊脸颊贴合的地方发生什么事情,但已经带过无数次这种课程的何教官,光是听到助教这毫无压抑的呻吟声与他此刻享受的表情,也知道梦梦学姊已经成功将舌头钻进去助教的屁眼里了。

好不容易终于把舌头钻进去一点的梦梦学姊,感受到对方括约肌的收缩蠕动着想把异物推出的企图,但是如果被推出来就前功尽弃了。梦梦学姊只能努力用舌头顶住而不被推挤出洞,这样不但很快就让舌头及嘴巴发酸力竭,舌头感受到对方肛门的蠕动更是说不出的恶心。

唯一可以欣慰的是,那位助教的卫生习惯虽然不好,但毕竟一般人不会去清洁到那么深入的肛门里面,所以……舌头钻到里面去之后,肮脏程度反而就跟前几次找其他助教练习时差不多了,而且因为那位助教刚好早上刚上过厕所,虽然没擦屁股的差劲卫生习惯让肛门周围都沾了不少粪便残渣,但是肠道里至少是空的……比起之前与其他同修此堂课的同学们聊天时听到的,舌头一钻进去就顶到待泄的存货那种可怕经验,已经好太多了……

找回之前课堂感觉的梦梦学姊,对这位助教的卫生问题也没刚开始那么反感,或许是因为,也已经认知到,自己现在正在做的“奉仕”,必须把尊爵的对方摆在第一位,而自己就只是个零,什么都不是……开始工作后,就不容自己多想,只能专心奉仕、服务、讨好对方,让他得到最大的享受,才能换得自己的一点好日子过。这样卑微低贱的生活方式,就是这些女孩们将来生存法则。

然而,有些技巧,也并不是学会了就好,更多的时刻,她们还得试着揣摩,猜测对方的喜好与禁忌,这也是为什么灵蛇钻不像舔肛那样列入必学课程而是只供“有兴趣”的女奴们报名学习,因为不是所有男性喜欢这种被侵犯菊花的奉仕,加上一些身分高贵的买主也都是有重洁癖的,更不一定会接受曾经用嘴巴碰触过粪便或粪便排出的地方,因此,学姊们修了这堂课,意味着她们可能不再受到部分买主青睐,相对的也会有某些喜欢这味的买主会因此提高意愿。既然因为学了这课程而损失了一些卖出的机会,当然就得更认真把这课程学好以满足能接受这样的自己的买主,这也是学姊们修习这些自己选择的课程时,认真向学的心态。

梦梦学姊便是如此。

灵蛇钻并不只是勉强把舌头伸进去而已,还必须藉由舌头肌肉运动,让舌头在不会给对方造成太多不适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刺激、挑逗着对方的屁眼,而且为了能把舌头伸到能力所能及的最深处,嘴唇基本上也是紧贴着肛门皱褶的。除了舌头受制于长度及宽度的有限范围运动之外,嘴唇对着肛门的吹气、吸吮等动作,更是灵蛇钻能达到绝佳刺激的关键之一。

“就想象是在跟肠道『喇舌』”不知道是哪位学姊,想出了这绝妙的形容……梦梦学姐反复地挑动舌头刺激助教的肠道,比起最初练习这灵蛇钻,虽然舌头长度还没有增加太多,所以没有更深入多少,但是因为这样残忍的课程,却让她的舌头灵巧度提升不少,如果这几堂课都是同一个助教的话,一定能感受到学姊在学习这门课的用功与进步。无奈的是,每一堂课要奉仕的助教不一样,对学姊们的技巧只有当下表现的硬实力而没考虑到进步程度,况且每个助教对于这较有争议的奉仕服务也有不同的接受度与喜好程度,有些助教喜欢女奴专心舔着菊花皱褶就好,有些助教却希望钻得越深入越好,在种种不同的期待下,女奴们学习一堂课程,轻重拿捏就显得异常重要。

不过,比起找到讨喜助教的方式,最根本的还是要找对助教……大概就这样不间断地用舌头奉仕了半个小时左右,有些舌头已经发酸到像是要断成两截、或是有些得配合助教屁股的扭动而痛苦地伸长脖子整颗头都得跟着摇摆,早已快力竭不支的学姊们,终于获得了“休息”指令,她们的脸庞,才终于能暂从那已经闷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别人屁股沟里探出来,每个学姊们早已“久入茅厕而未闻其臭”,但是从原本憋闷的狭窄呼吸空间,几乎是几近缺氧的状态下,终于可以解脱闻到清新的空气,学姊们也都纷纷如释重负般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梦梦学姊本来也跟其他学姊一样贪婪地呼吸着久违的干净空气,毕竟这只是小休息而已,距离下课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左右,不趁现在吸个够,待会又得把头埋进那狭小恶臭的空间了……

“喂!你这贱奴,舌技怎么这么差啊?是不是都在偷懒不认真?”梦梦学姊的助教突然转过头来对着梦梦学姊厉声斥责。梦梦学姊先是一阵错愕,但旋即反应过来后,赶紧伏低身子磕头赔罪。同时也在反省着自己刚才是不是哪里做不好。

灵蛇钻只有奉仕的人及被奉仕的人,否则外人从旁观的角度只知道女奴把舌头伸进去男人的屁眼里,却不知道细节部分、女奴有没有认真卖力地奉仕,技术、灵活、力道等更是只有当事人会明白,所以扣除没有发言权的学姊,也只有助教自己有资格说女奴的表现如何,当然绝大多数是恶意刁难,但就连课堂教官也无法替女奴平反,况且教官们也没有这个必要淌这浑水。

而且,助教嫌女奴奉仕技巧差劲,是非常严厉的指控,如果再加一个“服务态度不佳”,被贴上这样罪状标签的女奴,卖相也会大受影响,所以通常被这样指责的女奴,就算是受了冤屈,也只能想着如何“弥补赔罪”而不是为自己的委屈抱不平。

“贱奴梦梦知错,请助教大人严厉地惩罚爱偷懒的贱奴,请助教大人惩罚……”自己实在想不到哪里表现不好,但死不认错的下场更惨,就算助教是强加之罪,在这学园也都是司空见惯之事,而被借故各种名义受到惩罚,更是这些学姊们这一年来的生活常态了。

“爱偷懒,就不准休息。”助教说着,梦梦学姊还以为是助教要她不能休息继续奉仕助教,但助教却没有要转过身屁股对着她让她继续的意思……

“谁让你舔了?你这烂舌技不配舔男人的屁眼!去!去向你的同学安安学一学!叫她帮你纠正错误!”助教忽然提出匪夷所思的惩罚方式,言下之意,竟然是要梦梦学姊像刚才奉仕助教一样地,奉仕着跟她同为奴的安安学姊。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孽缘之借种盛夏之夫妻交友爱与欲(爆乳淫奴)高树三姐妹我为卿狂床道授业宦妻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小涵的淫荡告白厕所瞟春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