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性奴训练学园 > 六、实况:准备

六、实况:准备(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灵蛇钻课程下课后,其他同学们也都纷纷离开,有些同学要赶着去修另一堂课、借另一位助教协助下一堂课程;有些同学利用这段空堂「写作业」;也有些同学可能跟着助教而去,按照谈好的条件「报答」刚才协助自己上课的助教们。

梦梦学姊在之后直到中午的时间前是空堂时间,不过虽然是空堂,并不表示可以回宿舍休息或躲在校园某处偷懒,就算是不用上课的学生们,「升学压力」仍然让她们不得有半分的松懈……

事实上,这段课堂间的空堂,其实是很好的「赚外快」时间。梦梦学姊也早早就预约了多媒体中心内的一个小隔间,要趁这段难得的休息时间「开直播」赚外快。

在这所学校的学生,并不光只是在课业上努力,学习怎么当性奴这么简单;虽然从入学那一刹那,除了一具青春胴体外就已经一无所有、光溜溜的这些女孩们,也没有什么钱来支付学杂费,但这不代表学校生活没有任何开销。相反的,学费、上课教材费、改造自己、购买装饰或用具等都要付费,甚至她们所住的宿舍,也都要按照规定缴付房租,但她们付的不是金钱,而是点数,是要她们用自己的身体辛苦赚来的点数。

让学生们用身体赚取点数,除了迫使学生们在被动学习课程外,也必须化为主动,才能坐实性奴这身分,学生们用身体取悦别人,出卖自己肉体的同时,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更加精进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更称职的性奴……

另一方面,因为不是用真钱交易,学生们辛苦赚来的点数,除了用在让自己变成优秀性奴的用途外,就毫无用处。点数数据储存在那被植入自己阴蒂内的芯片,也只有在这所学校能用得上,走出校门后的她们仍然一无所有。

此外,用点数交易还有一个很恶劣的原因:在这所学校工作赚到的工资、这所学校出售物品的售价,全都受到学校的操控……

就像直播也是,女孩们出卖自己的肉体与灵魂,对着摄影机,对着屏幕另一端不知有数千甚至数万个同步观看的观众们,极尽所能地受屈辱、受折磨,甚至还得直接在众多观众面前上映着活春宫,透过屏幕看着现场直播的自己不知羞耻的模样还有其他观众们反馈的弹幕,那种羞辱感比起观赏自己主演的色情影片还要高上数百倍。而自己这样卖力演出的直播,所吸引到的「赞助金」,状况好的话都是几十万元以上,但这些钱根本进不到辛苦直播的实况主手上,而是被转成点数后,再被东删西减,用尽各种「场租」、「设备」、「人员」、「道具」等名目,剥削到往往剩不到几十点,才入到学姊们的芯片数据内。学姊们越是赚钱赚得多,被剥削的程度往往也越严重。

不过,扣除这些缺点,直播仍然是多数学姊们最抢手的打工赚点数的方式,尽管被严重剥削,但比起其他零散的辛苦杂工,直播仍有相当可观的收入;更重要的是,这也是能让顾客们更加认识自己的方式之一,思思学姊便是在直播中表演自己用舌头舔女阴自慰到高潮的模样被收看直播的顾客相中,才会在安安学姊之后,成为全年级第二个被直接买下来的女奴。

没有亮眼专长的梦梦学姐,虽然没有这种被直接购买的机缘,但是目前在「预订」名单的几位对自己有意思的顾客们,也有不少是因为学姊在直播的互动表现而引起兴致,梦梦学姊也知道,越是细心经营这一块,就越有机会被人买下来,就算没被直接购买,至少多一人认识自己,拍卖会的时候也就多一点被竞标的希望。

……

前一堂课被戴上项圈,不被允许站立行走的梦梦学姊,即便到了下课、教官跟助教们都离开了,但只要没被解下项圈或得到站立许可的她,不但禁止自己解开那项圈或身上其他装饰,甚至连移动到直播地点的这段路程,也必须以当初来上这堂课的行动方式,像狗一样爬过去。这是学校的规定,除非是之后还有课堂,怕耽误到上课进度,否则就算是直到放学接学妹们,也得要以原本的移动方式到达幼奴们上课的教室门口,才获准站立。让学姊们印象深刻的是,她们当幼奴时有一次,有位直属学姊晚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来接她的幼奴,当时那位学姐胸前满满擦伤,后来才知道她是得反曲四肢,用胸部及肚子爬行的痛苦方式,爬过来迎接她的学妹们……

相较之下,可以用狗爬的方式移动,其实已经幸福许多了……

只是,这一路上,不像刚才被助教遛着,独自一人在校园里像狗一样爬行,这样子穿梭于校园中,更显孤独与可怜,也彷佛更坐实自己母狗的身分。虽然少掉被旁人看到的屈辱,但是仍然随时都可能被隐藏在校内各处的摄影机拍摄下来,不知是否有人从摄影机另一端监视的情况下,也让学姊在四下无人督导时,仍不敢松懈地,以标准的母狗爬行姿态,翘高屁股、配合扭屁股晃奶子的动作,四肢轮替地小步爬行着,好不容易才爬到了多媒体中心。

「哎呀?怎么有一条母狗混进校园呢?」才刚爬进去,负责管理多媒体中心的助教就嘲笑着这般屈辱姿态的梦梦学姊。

「呜……汪!汪!」仍然是母狗身分的梦梦学姐,像狗一样吠叫了几声,助教伸出手摸了摸如乖巧女犬的梦梦学姐的头,再顺手解开她脖子上的项圈,重新赋予她恢复人立及双脚行走的资格,最后再轻拍了学姊的屁股一下,说:「进去吧!别让观众们久等了。」

从刚才爬行了好一段距离的母狗姿态,恢复成人类姿态,让梦梦学姐羞赧地停顿了一下,才缓缓从原本四肢爬地的动作改成跪坐姿态,接着向助教吻安、答谢后,才缓缓站起身来。

不知从何时开始,对于曾受过漫长母狗训练的梦梦学姊,在整个犬化课程中最感羞耻的却不是像狗一样爬行的时候,而是在解除母狗身分回复到像人一般的女奴姿态时……这样的变化,恰恰时不时提醒自己曾经是人类的身分,让自己无法沉浸在真正母狗世界中安分地度过后半生……

走进多媒体中心,从一楼开始就分成许多小隔间,隔间的布局跟大小都各有所别,但是大部分的隔间此时此刻都是空着的,与之前来时的景象截然不同。不久前,当学姊们还是一年级生的时候,这里常常都会同时有好几个隔间正在被使用中,很多有观众缘的同学们,都会来这里拓展自己的知名度、赚取外快,或是趁这机会偷偷打听现在女奴世界的「流行」项目,决定自己该选哪一种女奴类型。

然而,升上二年级分班之后,主题班的那些同学们,已经没太多单独来这边直播的机会;其他特殊班同学们,也都还在忙着照顾学妹而没有时间直播;而刚入学的一年级幼奴学妹们,正要开始学习这类知识与技巧,更是没有来这边赚取点数的能力与需求。

事实上,梦梦学姐原本也没必要在课业压力与督促学妹学习的繁忙时刻,跑来这里压榨身体与精神赚取血汗钱,除了原本的储蓄之外,照顾学妹们也可获得部分补贴,虽然不足以支应学妹们的开销,但是也让多数学姊们在经济上舒缓许多。

梦梦学姊必须直播的最大原因,是因为上次被惩处后,不但被扣了许多点数,就连假日原本可以一整天被助教们使用以赚取点数的空闲时间,也得拿来补偿那些原本预订自己的顾客们对于自己价值贬低所造成的损失。连陪伴直属学妹们的时间都没有,更没有时间赚点数弥补之前大量损失的点数。只能利用课间空档时间赚外快的话,最快速且较没有限制的,就是直播一途了。

直播并不是赚点数的万灵丹,虽然女奴们的直播内容都是情色肉欲甚至变态重口类型,但也时常面临到跟一般直播同样状况,每个实况主都有不同的人气或喜好客群。梦梦学姊之所以认为直播是最快速的赚点数方式,自然是因为她在这方面有不小的人气,这是特殊班学姊们大多数的共通点,但还有更多经营惨淡的同学们,最后在缺乏「人和」的帮助之下,也只能放弃此途。

就算已经有了基本人气,梦梦学姐仍需为每次的直播的事前准备,付出不少努力……

直播虽然相对方便,但也不是随时想直播就能够直播,为了要有更多观众能实时知道直播信息,学姊们事前的准备功课也并不少;决定直播后,都须提前预约并确认时间,除了向观众预告之外,另一方面也可以让同学们将直播时间错开避免互抢观众。

再来,直播之前,实况主们就得先把这次直播的属性、主题、预计内容、回馈观众或与观众互动的方式等流程敲定,甚至需要多少人力、需要哪些道具等等,都要事先想好。一旦直播开始,直到结束之前是禁止离场或中止的,这也让「有所准备」的女奴实况主,在直播的质量上远胜过一些缺乏准备,只想卖自己曝露镜头的劣质实况主,要更受欢迎的关键。

……

梦梦学姐进到多媒体中心,登记自己进入的时间后,便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地下一楼的道具仓库。在这里,摆满了许许多多种性玩具或淫靡小装饰,也有坐垫改造成假阳具的健身车之类的大型道具,甚至也有许多只有在直播实况专用的摄像头或可做为与观众互动的特制道具等……

已经来过这里无数次的梦梦学姊,很快速地挑选了待会直播需要用到的道具。这也是考验着女奴们是否有做好万全的直播准备,从这里租借的道具,同样是要「收费」的,所以原则上,所有租借的道具,在直播的过程中都要使用到是最好,但若拿得太少,又会导致直播无法顺利进行或缺乏新意。

梦梦学姊早几周前,还是一年级生时,为了吸引顾客们,早已与其他「热爱直播」的同学们讨论好几种直播的创意……

最初几次直播,还是无法好好面对镜头的羞涩一年级生,光是在屏幕前表演手淫、高潮、潮吹甚至失禁等等,虽然平凡但是搬到实况转播上魅力却常久不衰;一个性奴生活未满一年的学生,虽然已脱离幼奴,但仍明显有着青涩羞怯之面容,搭配自己的羞耻画面直接放送给屏幕另一方的观众,就算是在屏幕面前失态,羞到耳根子发红的画面都不被遗漏。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我的支书生涯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宦妻盛夏之夫妻交友我为卿狂魔法的奴隶床道授业武林启示录孽缘之借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