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性奴训练学园 > 第三章:完成注册

第三章:完成注册(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各位学妹们好,我叫作『ㄋㄟㄋㄟ』,是你们的学姊,现在要教你们名牌卡的戴法,你们要仔细听喔!」

会叫作「ㄋㄟㄋㄟ」并不难想像,那学姊赤裸着的胸前有一对豪乳,少说也有G罩杯的等级,而现在她的双乳根部却被绳子紧紧束着,各垂吊着一篮满满的名牌套。

她拿出了挂在她左胸下方的名牌套,说:「这两边的用法有点不一样,首先是我左胸这边的,学妹们有没有看到它后方有个圆形的夹子呢?你们就这样把它打开,然后放到左边的乳头前,夹上!」

一阵由我们发出的尖叫声中,学姊已经很镇定地边说边动作,竟然就把名牌套直接夹在她的左胸前,那一圈夹子上的铁齿紧紧嵌入她乳头的肉上。我们光是用看的就会觉得痛了,她却像是不在意一样,又拿起了右边篮子,继续笑着说:「如果有些学妹们乳头还比较小,怕会夹不住,或是怕会伤到乳头的话,没关系,可以拿我右胸这一篮。」她展示给我们看她手上的名牌套,背面是一般常见的别针造型,不过用在全身赤裸的她身上,这平常的别针瞬间变得很恐怖……

「这个我用右乳作示范,学妹们一样要戴在左乳,别戴错喔!这上面有附一小块酒精棉花,先拿出来在乳头周围擦拭消毒,然后可以打开别针,小心捏起乳头下方一小块肉,然后……」她一样边说边行动,在我们所有女孩惊骇的表情中,毫无迟疑地就让别针从她右胸的皮肉穿透而顺利别上。

「你们看,这样就好了!虽然会出一点点血,不过可以牢牢固定住,而且比起夹子一定要夹住脆弱的乳头,别针只要别在乳晕部位就行了。当然如果没有别在正确位置上,是得拆下重新别好的,各位学妹要注意喔!」

她又拿刚才的酒精棉花,在针陷入皮肉的部位小心擦拭,拿出来的棉花已经有点被染红了。她也不以为意,继续说着:「不管是哪一种戴法,戴好之后呢剂得再跳动检查一下,看看名牌会不会掉落……」她边说边小心地跳了几下,一对巨乳带着两种不同的名牌套上下晃动,更显蹂躏摧残之味。

看完学姊的示范,助教就无情地开始催促着第一位同学过去,挑一种名牌套后自己戴上,那女孩已经吓得哭出来了。

「快一点,再迟疑,我就两种都给你戴上,让你慢慢选!」助教恶狠狠地说着,那女孩才颤抖地拿走夹子款式的名牌套。

一如料想,接下来的女孩们,也都是拿夹子种类的居多。虽然用别针不需要穿在乳头上,而是可以穿在下面的乳晕区域就可以了,但是大多数女孩还是都不敢尝试被针穿透皮肤的滋味。

名牌套的数量是有限的,轮到我挑选时,已经可以发现夹子那边的名牌套已经少掉一大半了。

「学妹,你要选哪种呢?」学姊看我愣在那边直盯她的胸部,不知怎么选择才好,竟然还挂着亲切的笑容问我,实在很难想像那被无情蹂躏的胸部跟这笑容是同一个人的。我默默看着她两边戴上的名牌与底下挂着的篮子,最后是拿走她右胸吊着的别针名牌夹……学姊对我抛出个赞许的笑容。

我并不是第一个选择别针的,在前面也有少数几个女孩做跟我一样的选择,不过我会拿别针的理由,却是因为排在很后面的晴晴她们。

看这情况,轮到她们的时候,夹子组的一定早就被拿完,而只能选择别针的了。我……也不知道当下是怎么想的,就只是不想再受到跟她们不同苦而感觉被置身于外了……

(果不其然,在我拿完别针后没多久,再后面的女孩们就不需要选择了,全部都面色惨白地直接被发放一个别针式的名牌套。)

选择别针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气,我在拿起的当下也有点后悔,毕竟是要血淋淋地让针穿胸而过,那种痛光是用想的就让人头皮发麻,只是我内心一直在安慰自己,就算现在少受这皮肉苦,不久的将来还是不得不适应这些摧残。只是这种安慰却让我开心不起来。

但是,事实上,学姊给了我的赞许笑容,不单是赞许我的勇气,而是我作了比较「聪明」的选择。

近看学姊的胸部才会发现,时间过得久了,她左胸的乳头已被夹得有些发紫,夹子的铁齿也把乳头绕出一圈内陷的条纹,似乎稍一不小心,就会被整个夹断。而且在还不知道这东西要戴多久的情况下,多戴一刻就会多痛苦一刻,不会随时间减轻。反观原本更为悲惨的右胸,乳晕处渗出来的血已经擦干了,针的两端静静没入肉中,只要别去碰撞到,时间久了,也比较可以习惯这个痛楚。

这些,我并没有考虑到,现在满脑子想的,只是要怎么把这名牌套戴上去。

学姊刚刚一气呵成地把名牌套别在自己胸前,我却没办法。要自己捏一小块肉,捏得太大是自找痛受,太小块却又不好捏住,不捏起来而直接别上去的话,又怕会刺歪而要重刺。左手拿着已经打开来的别针不住颤抖,右手跟乳头还挡住部分视线,而且在这揉捏之中又不时刺激着乳头,使我原本颤抖的手更加捏不好。

「要不要我帮你?」一个熟悉、冷淡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一回头看,心中有一种纠动的感觉,那个娇小的身子,在左胸处别有一张名牌,名字栏上写有「小可」的女孩。

我们两人四目交接,但却没有久别重逢后激动地拥抱在一起的画面,或者说,连个笑容都没有。她的表情显得异常冷淡,让我忽然有种陌生感,而我原本想露出的笑容也因为感受到这奇怪的气氛而僵住了。

「……嗯……」隔了几秒,我才反应过来,微微应答了她的提议,她没说什么,就只是伸手夺过我手上的名牌套与棉花,先用沾了酒精的棉花简单擦拭我的乳头周围,然后一手抓好别针,一手捏起我乳头下方一小块肉,毫无告知之下,就迅速将别针穿透了她捏起的皮肉。

就跟其他女孩们一样,在刺入的瞬间,我痛得叫出声来,刺入时感觉很像打针,但却比打针痛得多,当针从另一端穿透而出时,鲜血马上就渗了出来,却有种跟刺入完全不同的感觉,但两种感觉交叠在一起,就只有痛觉是可以具体描述的。小可沉默着继续手上的动作,小心将别针另一端往针头推,好不容易才别上去。

针刺透的疼痛其实维持不久,就变成一种奇怪的异物感,针的冰冷触感好像不停往体内传递。但是在小可帮我擦拭别针周围的血迹时,不小心撞到了名牌一下,让我又疼得倒抽一口气,她也发现到了,颤抖了一下,却只是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就继续着她的工作。

我并不在意小可不小心撞疼我,但我却很在意她那句对不起……

「小可,你怎么了?」我有点不安地问,小可一直很冷淡,这不是我所想的见面场景啊!

小可依旧没有抬头看着我,而是低头去瞧着我胸前刚挂好的名牌……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小可突然回我这一句话,让我整个人都吓傻了,还一直想不到是哪里惹她生气了,但她缓缓指着我名牌,说:「不过我有一个最要好的朋友,她跟你很像,叫『莉莉』,如果你见到她,跟她说我想她想疯了,谢谢。」

我还在惊魂未定,听不懂她的话,低头看看自己写有「ZZ」的名牌,才反应过来,破涕而笑地打了小可肩膀一下。

「臭小可!我刚刚都被你吓死了!」我顿了一下,逗趣地说着:「同学你好,我叫『ZZ』,很高兴认识你。另外,我刚刚见到你要找的人,她让我代她打你一下。」小可也终于笑了出来,但笑起来的表情还是没有那么开怀。

「还说呢!我才是快被你吓死……本来……我原本还真的不想跟你好了。」小可低声抱怨起来,「我从昨晚被带离开时,就一直担心你担心了一整晚,煎熬地根本无法入睡,早上在那……餐厅……碰到晴晴,也一直都等不到你,到了这里看到那些女孩们……我真的吓到了……还以为……你……」她说着说着,竟说到快哭出来了……

「好不容易知道没有你,才刚放下心中的担忧没多久,结果刚刚你上去报名,又被助教叫住,我……我当时……我宁可是我……但……你……你却是……我……我都不知道该气你……还是该……」

经过她辛苦诉说着自己的委屈,我才了解了其中详情。

从昨晚,我们被各自带离时,小可就有查觉到,排在她后面的我没有半点动静,然后想起当时我选上的男人对我冷冷的态度,以为我被抛下了,才整晚在那着急。

而当助教当众羞辱我昨晚爽到昏过去时,她那为我担忧这么久的举动,瞬间像是傻瓜行为一样。

而且,她跟晴晴两人也觉得对七七感到抱歉……

初来这所学校的女孩们,都是怀着恐惧与陌生的心情,而在这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大多都是在搜身检查时同苦共患难的女孩,七七也是以着这样的心情,然而跟她同一批的女孩,一个是惹人厌的讨厌鬼菲菲,另一个是一直跟我们腻在一起的晴晴。加上她那原本端淑气质的个性,让她不擅长主动热情地交朋友,而在受到羞辱后,反而开始封闭了自己……

「晴晴现在正陪着七七,没办法过来了。七七现在精神状况很差,完全离不开晴晴……」小可指着晴晴跟七七的方向,我顺着看过去,发现七七像是怕生的小孩一样,紧紧搂着晴晴左手躲在她肩后,其他人太靠近的话她都会慌张不自觉地往后挪……这真的还是七七吗?

「莉莉,对不起,我等等也要回去陪七七,等她状况好一点后,我跟晴晴再来陪你,可以吗?」小可问。我心中纵然有些不想分开,但是看到七七这情形,我又怎么能拒绝呢?

「嗯……不然我也过去陪她吧!人多一点也比较有得照应嘛!」我对于七七同样也有一点罪疚。但是小可却摇头,说:「最好不要。刚才小昭就有过来要关心七七……但她现在歇斯底里很厉害……听学姊说,她们真的是在那种黑暗、孤独与恐惧中度过一夜,直到天亮才被助教带来这……被折磨得……」

小可叹了一口气,又说:「莉莉,我好怕……昨天我也差点就成为七七了……我……实在无法想像……变那样……」

小可没再说什么,我除了上前给小可一个很大的拥抱外,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口这痛苦的话题。

片刻后,在助教准备好要替我们进行第二个程序前,小可也跟我道别,走回去找晴晴与七七。虽然很不应该,但是看着小可离开往她们走去的背影,我竟还有点吃七七的醋,甚至还想着如果我跟七七角色互换,那我们三人就又可以聚在一起了……

不过,这想法只是一下子,就被助教的声音拉回现实。

「各位同学,现在我们要出发前往下一个程序的地点,大家跟学姊说再见,然后按照刚才的编号顺序排好出发了。」

助教带我们走到下一个地点,其实距离并不远,只是在操场外那环形建筑中的一个房间,助教要我们站在房外等候,但是因为玻璃门的设计,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里面,而房内的景象,让我感觉就好像进入相馆一样。

这房间的布置就像是一般的相馆一样,背景布、打灯板、高脚椅、以及对面摆着的专业相机等等,还有摄影师与助手。不过同一间小房间却挤了同样五组的照相设备,使得这间房间有点拥挤。

「这个程序同样很简单,只是要拍一张半身照,那会放进你们的学生证里面,所以记得拍漂亮一点!待会按照刚才报名的编号顺序,一个一个入内,拍完后可以不用等其他人,直接进入下一个程序。」

这个程序,真的如同助教所说的这么简单吗?有了刚刚报名的经验,我当然不会再这么天真的如此认为。当第一批女孩进去当白老鼠后,我们在外面屏息以待。不过我们眼睁睁看着她们个个坐在高脚椅上,面向摄影师,努力保持微笑,一会,在一阵闪光灯之后,她们就完成了这程序,走了出来,脸上已经从原本的恐惧转成有点放松的表情。

看着她们这么轻松过关,让我们后面这些原本还在害怕着的女孩们,都有点惊喜,甚至有点错愕起来。

过程中,那些女孩们也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羞辱,就只是被拍下自己除了胸前的名牌外,完全赤裸的上半身。在这两天受过这么多以摄像、拍照为主题的羞辱后,这还是第一次要我们面对着镜头摆出笑容。但虽然还是会有些羞耻,但是比起这两天各种羞耻事,这已经算是我们眼中的简单事了。

那几位先锋女孩走出来后,马上就成了众人的焦点,而被团团包围。那些快轮到了的女孩们急着跟她们打听情报,问她们里面情形怎么样。

「也不会说很难受,只要拍得好看就能下来了。」

「并没有被过分刁难,只是拍照的男人很凶……」

「真的超凶的,一直要我们表情放自然一点,笑容深一点……」

「我也被修很久,他也越说越火大,感觉那摄影师很没耐性。」

她们几个女孩就这样左一句、右一句地分享着刚才的经验,倒像是刚经历过一段很值得玩味的历程一般。

不过并没太久,助教就叫已经完成拍照程序的女孩们过去,发给她们每人一张纸后就把她们带离了。我偷瞄到那些女孩们,在看到那张纸时,脸上原本难得的轻松笑容都瞬间垮了下来。

(大概这只是中间休息,羞辱的重头戏是在下一关吧……)我心里想着。

第二批的女孩们也已经成功拍完半身照走了出来,看起来也都很顺利,脸上都带着轻松又有点羞赧的表情,竟然已经是把拍半身裸照当成是个「特别的经验」。

接着,第三批、第四批……就在我觉得应该是不会有什么意外而放下心来后不久,还是发生状况了。

起因是一个很凶的摄影师,很不满现在拍照的女孩脸上的表情。他向旁边的助手示意,助手便朝那女孩的方向走去。

有那一瞬间,我以为助手要出手打人了,那女孩也是一脸惊恐地看着他走近。但是他却是叫女孩站起来,而将她所坐的椅子拿走。

那女孩还站在那边,不知道该怎么办,或是接下来会怎么样,但过没多久,那助手又拿过来另一张高脚椅,跟刚刚拿走的高脚椅就只有一处不同,但是包括那女孩以及房外的我们,都看呆了。

那张长脚椅的椅座中间,有一根突起的棒状物,作成男人阳具的形状,摆在这椅子上,用意已经很明显了。

那位可怜的女孩,在被强迫下,坐上了那张椅子,那根假阳具就这样没多久,我们对那女孩的负面心情就消去了不少,并不是因为真的去原谅,而是又有另一个女孩成为后面女孩恼怒的对象。

无妄之灾,又再次上演……

就在我快要排到时,前两批的一个女孩又因为表情不合摄影师之意,而给我们带来麻烦,不过我们外面看不出来,只看到助手走过去,碰了那女孩椅子一个角落,好像开启了什么开关,然后那女孩又坐了回去,但坐下同时却像是被吓到一般弹了起来。

助手好像跟她说了什么话,又去开启其他四张椅子的开关,我们仔细观察还是看不出什么差别,但那女孩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我们也料到这不会是什么好事情了……

「对不起……」那位女孩走出来后,劈头就哭着对我们说出我们现在最怕听到的话,「我……不是……故意……对不起……」那女孩只是不停的道歉,却不说是怎样害到大家。

「那开关到底是什么啊?」有女孩已经按耐不住地逼问,但是还是没有得到那女孩的答覆,反而是旁边准备带她离开的助教笑着说:「等等进去不就知道了?越后面会越好玩喔!」

新一批的女孩进去了,她们在坐下时也起了激烈的挣扎,但是有个助手说了什么话之后,那些女孩的身体才安分下来,只是脸上的表情还是非常痛苦。

等她们走出来后,又被一群女孩围上追问,不过气氛跟刚开始的欣喜感觉已经全然不同了。现在每一批女孩进进出出,已经让后面还在等候的女孩们看得战战兢兢的,而不是刚开始的一派轻松了。

我并没有加入追问那些女孩们的行列,因为终于要轮到我进去拍照了。

虽然没有听到前面女孩们的回答,但是我心下也清楚,这个程序,已经不是助教所说的,那么简单。

只是跟报名程序相反,这程序是针对后半部的女孩们……

原本看似没有太这时,旁边一个女孩出现了异样,忽然发出一声呻吟,全身一颤后,脸颊瞬间泛红,双眼半睁半闭,像是茫然地看着前方,微张的嘴不停喘息着。她在突然的紧张情绪催化下,竟忍不住高潮了。

「啪嚓」一声,那女孩高潮失神的耻态就这样被拍了下来。出乎意料地,摄影师非常喜欢这样子的表情。

「现在你们了解了吗?我要拍出你们最『自然』的表情,你们要嘛就是摆好正常的表情好好拍照,要嘛就是拍下你们高潮忘我之态。好好选一个吧!」

这根本没得选吧!我们现在也都已经在濒临高潮边缘了,看着那女孩的高潮,就像是有传染力一般,不久我们另外四个人也纷纷被拍下达到高潮时的丑态,拍完后才惊觉这照片是将来要放在学生证件上的……

房里发生的事情,门外的女孩们听不到,但却可以看得清楚,我们走出去时,她们看我们的表情都吓得要死,以为我们这五人又害她们都得在里面强迫高潮才能离开,我们连忙跟她们解释是我们没办法摆出摄影师要的表情,才「退而求其次」地换成高潮时的表情。

而摄影师放我们一马,让我们可以不用拿假阳具出去跟后面的女孩们闹翻脸,也让我们感到意外,我竟然还莫名升起一股感激之情……

跟前面的女孩们一样,被还在等待拍照的女孩们围问不久,就被助教强制带开,继续那已经让前面无数的女孩们都脸色差得难看的第三个程序。

「把这些基本资料填一填!」助教发给我们每个人一张上面画有满满表格的纸,这就是注册的第三个程序。

也跟前面两个程序一样,看似简单的目的之下,却是极难完成的内容。基本资料表,并不是那么「基本」……

「莉莉……」身旁跟我一起拿到基本资料表的萱萱叫唤着我,我才从原本看呆的那张资料表上回过神来。「这个……学姊说的……自我介绍……」

昨天Apple学姊在示范自我介绍时,讲了一大堆她胸部的各种数据,当时我无法想像为什么光是一对胸部有这么多可以讲的资料,而且她又都能讲得出来。

一切的答案,就在这张基本资料表上。

整张纸表列了五十个项目要我们填写,而这时我才了解到原来三围是最容易报出来而不觉得羞的。

这资料表后面的部分,就完全针对各种女人最羞的部位做了详细的机密档案调查……

「这些……我不知道……要……怎么写……」萱萱向我求救,但我也爱莫能助,自身难保了。她所说的「不知道怎么写」,并不单纯是因为羞耻到无法填写,而是有很多项目就连她本人也不知道。

诸如「脚趾长度」、「乳房围」、「肚脐直径」……等等,这些数据我们自己也不会知道,更后面竟然还有……

(#资料表上的羞耻数据调查,我已经补在后面,这里就不多提了)

然而,助教带我们到另一间房间中,我们才知道前面的女孩们是怎么填写这张表的。

前面那些女孩们,现在都聚在这里,两至三人一组,互相「帮对方了解自己」,每一组还有一个助教在旁边,但只是袖手看着那些女孩们的测量,并没有亲自出手。

「先把鞋子脱了吧!这间房间不能穿鞋子进来。」

早上穿上鞋子时疯情书库并没有上锁,所以虽然还是有链子限制走路,但是也不像昨晚连脱都没办法脱。我跟萱萱都赶紧把鞋子脱下来,又站又走了快一个早上,双脚早就已经酸疼到不行,能够脱下来后双脚终于有一种解脱感。

不过,要我们脱鞋其实有另一个目的,那张表上面就有要测量我们的脚掌与各个脚趾的尺寸资料。

一个助教走了过来,丢给我们一些各种不同的尺,还有几支笔与一台码表,说:「等等我就在旁边看你们测量,现在有几项事情,你们要听清楚了。」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我的支书生涯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宦妻盛夏之夫妻交友我为卿狂魔法的奴隶床道授业武林启示录孽缘之借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