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性奴训练学园 > 第十章:学姐们的晨洗(下半篇)

第十章:学姐们的晨洗(下半篇)(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浴室里……

「好了,总算都把她们请出去了。」其中一个学姐舒了一口气地说着,「也该是时候轮到我们自己洗了。」

「从来没想过一次帮五个学妹洗澡是这么累人啊!我边洗边担心这样自己够不够时间洗了。」另外一位学姐边说边帮其他学姐拿来装着她们清洁用品的篮子。

「淫儿,你剩下的时间最少,所以能优先的就由你优先吧!你有哪些身体部位没被解禁的?」淫儿是第一位说话的学姐名字。

「嗯……其实不多,大概助教们也都猜到我们今天都会忙得一团乱,所以也没太刁难我们吧!」淫儿边说,边半蹲将手伸进去阴道里,摸索着尿道塞的位置,一咬牙将尿道塞扯下,同时努力憋住自己的尿意而不敢漏出半点。

……她们不仅要清洗自己,就连自己身上配戴的淫具也得清洗,而且是优先清洗!

「不过今天的状况也有点失控了。梦梦啊,我们也被你那位直属给吓到了。她就是传闻中高潮到睡着的那位女孩吧!」

「嗯,当初我只觉得不对劲,现在看来是没错了……那根本不是睡着,而是整个昏迷过去,如果再严重一点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梦梦的话停顿了一下,先是弯腰拔下自己的尿道塞,用舌头舔舐上面所沾的尿液后,才叹了口气,继续说着,「她大概有得受苦了……」

「原来你也这么想啊!我还以为你刚才是真的觉得助教或教官会帮她解套,也不知道该不该泼冷水。」刚才拿来清洁用品篮的学姐说,「这种女孩可是不少男人们想要的啊!」

「可不是吗?在这里碰到的每一个男人,哪个不希望自己跨下的女人被他操得死去活来?尤其是会被操昏过去,然后再被操醒的……恐怕这是那学妹的宿命了。只是,就算知道如此,我也不忍告诉她……」

「她迟早得要知道的。更糟的是,她已经被这样命名了。如果当时推却掉的话或许还有机会,但是这成为名字,也就成为事实了。」淫儿叹了口气,继续说着:「我们这一届就有许多诸如此类的名字受害者了,梦梦你跟我不也是其中之一吗?」

「嗯……」梦梦将彻底舔过一遍的尿道塞,扔入公用的金属清洗液中,那种液体可以消灭附着在金属上面的细菌等,学校对于她们的对待方式虽然残忍,但另一方面却又很重视她们的「保养」。

等待尿道塞的杀菌过程中,梦梦一边拿起吸乳器,一边回想被取名当时的情况……她也只是前一晚在过度惨烈的高潮中呓语,就被取笑是作春梦了……

「那么你昨晚有梦到吗?有被发现吗?」淫儿打趣地问。

「应该是没有被发现……而且就算有,她们大概也不敢提起……」梦梦顿了一下后,叹了口气继续说:「倒是作梦已经是常态了……现在每次睡着都会梦见自己在……唉!真是不公平,你们都还有休息时间可以做个美梦,我却连到了梦中也摆脱不了。」

「你少来!每天都过这样的生活,我们哪还期待能做什么美梦啊!我甚至还梦过自己被……被父亲……自己的父亲……当时吓都吓醒了……」

「那种梦我可梦到好几次了……」梦梦淡淡地说,「每两三周就至少一次……」

淫儿小尴尬了一下。要跟梦梦比噩梦,那任何人早就不是对手了……谁也没想到,助教给梦梦取了这个名字时,并不只是想羞辱她,而是真有办法透过药物方式让它变成真实。

「好啦!至少也托这名字的福,今天我也才能站在这里啊!否则呀,我的表现也不算特别突出,可能连其他主题班都进不去,更遑论能跟各位高手齐聚一班了。」梦梦乐观地说。

「是啊!我们该恭喜梦梦,直属学妹中已经有一个拿到明年特殊班级门票了。她们这届应该也会很抢手吧!还有个奴奴,我还以为安安已经是我所遇过最特别的人了……」

「很抱歉,但是正确来说,我们这家应该会有两张门票。」梦梦脸上露出难得的骄傲表情,自己的直属能进到资优生所在的特殊班级,身为学姐就算没沾到光,但至少也可以不替她们担忧了,「那位叫『小乳头』的女孩,也是我的直属学妹。」

「小……乳头?这名字……梦梦你有告诉她吗?」

「嗯……我是有稍微跟她说过『对客人的诚信』,不过她应该还不知道校方的改造手段。」梦梦心中虽有些不舍,但还是客观地推测分析:「现在啊,只怕学校并不是把她改成贫乳,因为她名字是『小乳头』而不是『小乳房』,而且这样的女孩卖相也不好……最悲惨的情况是被改成胸大点小,但这却也是最有可能的。」

「说悲惨也还好,这里的女孩有哪一个是离开这里还能见人的?至少她这样只要多努力一些,未来有很大的机会过『好日子』的。我们能替她们做的也就只有这样了……」淫儿边说着边看着沐浴乳的瓶身傻笑,说:「刚刚对她们这么粗暴,大概会让她们好一会儿都不想理我们了,就跟我们去年一样……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还真不懂事。」

梦梦哀伤地说:「她们会生气,也是应该的。毕竟我是真的没有注意到莉莉的情况,只想赶快帮她们洗完后把她们送出去。是我疏失了。」

「这也没办法啊!谁叫我们要等她们离开后才能放心晨洗呢!以前的我们还真不懂事,直到当了学姐,才能了解当时学姐们的两难与矛盾,她们也是那么极力想隐瞒『真正的晨洗』,保护我们不受到过度的惊吓……」

梦梦与淫儿聊着,就想起了去年她们刚进来时,就有一位同届的同学,因为不慎瞄到她的学姐们的晨洗过程,当场被吓得精神完全崩溃,最后怎么样都无法回复过来,只好被淘汰而当不成奴了……

而现在的她们,却早就习惯了这一贯的晨洗过程,也对于所谓的「晨洗」有了完全不同的认知……

原本应该是让自己能带着芳香、清爽、充满元气地迎接崭新的一天,但对于这里的女孩们来说,晨洗却是要让她们的身体进入准备,因为对于她们来说,每一天都是被使用的日子……

因此,刚进来的一年级生,身体还有很多处于初步开发的阶段,所以晨洗过程其实很「简易」。就算她们当事人完全感受不出来,但是对于身体已经多处开发的学姐们来说,那些学妹们根本还不算是真正洗过整个身子……

随着日子过去,她们身体有越来越多地方受到开发后,需要准备给人或性玩具使用的身体部位也会越来越多,因此也导致晨洗过程越来越繁琐……

还没碰到前,是绝对想像不到原本的晨洗过程还少了些什么。就好比现在的学姐们,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多出哪里要清洗的部分,她们所能做的,就是按照现行的版本,去进行自己的晨洗……

首先,是淫具的清洁与保养。学姐们对于这些外来折磨自己的性器具,可以说是又爱又恨。她们无时无刻不受到这些淫具的折磨,但是却也已经离不了它们了。对于要把这些东西安置在自己身上,对于淫具的乾净与卫生更显得格外重视,所以对于这部分的清洁,可是一点也不马虎。

只是,另一方面,像是尿道塞、或是各种大大小小、填满她们阴道或肠道的跳蛋、假阳具或串珠等等,都得用她们自己的舌头舔净,每次这些淫具上面都沾着大量的淫液、尿液甚至粪渣,都得随着舌头刮进口中又吞回到体内,更体现出她们的低贱身分。

结束了淫具的舔舐后,将它们泡进去特殊的金属清洗液后,学姐们也开始了第二步骤:排空乳汁。

刚才在舍监室恳求助教们赋予身体触碰权时,她们中有不少人的乳房都被任意亵玩凌虐过了,而挤出乳汁绝对是让助教们看得最血脉喷张的玩法之一。她们不时都得经历着当着一群男人的面,自己用手或挤乳器熟练的挤出乳汁,不管是挤到空杯子中、或是加到煮熟的咖啡或红茶中调味,然后再亲手端给助教们,请他们享用。有时候助教们兴起想自己动手,她们也只能双乳奉上,甚至学乳牛四肢挺立于地,助教们就会在她们胸部正下方放个铁水桶,开始将她们的乳汁挤进去水桶中。听着乳汁敲击铁桶发出的声音,让她们觉得自己快跟一头乳畜没什么两样了。

尽管乳房与乳汁是助教们爱玩的地方,但是也没有将所有学姐们的乳汁都给挤尽,所以剩余的部分,则要在此时,用吸乳器收集起来。这早晨的第一泡奶,是一天中最营养的份量,她们甚至连自己也不能决定要怎么处置这一泡乳汁。

吸乳器大部分都是手动气浦,学姐们都必须将吸嘴处贴紧胸部,然后按压管子后方的吸力球,没多久,她们的乳房就会被紧紧吸住拔不开来了。继续按压,就可以看到一些白色液体从另一条透明的管子流入集乳瓶中。

因为是要完全排空,所以她们必须不停按压到乳汁已经没有再流出来后,还要多搾几下才能拿下吸乳器,然后将集乳瓶口封起来,写上自己的名字、哪一边的胸部,以及乳汁口味……

对于被订购乳汁的女孩来说,她们的第一泡乳汁更是重要,不管是质或量都会受到密切的关注,如果量不够对方所要订购的量的话,可能还会被拖去进行增加乳汁的药剂注射改造。

两边的乳房都将乳汁排空之后,就轮到膀胱排空,也就是小解了。

只是,她们不是在厕所解决,而是就在原地,也不需要马桶,因为对面一同晨洗的伙伴的嘴巴,就是她们的专用马桶……

这也就是为何在学校会特别规定女孩们的排泄时间与次数,因为她们的马桶也只有那一段时间可以当马桶。

学校有安排「厕奴」的专长训练,供女奴或有兴趣订购的买主们选择,训练成果是要能不间断地吞完主人的一整泡尿,甚至可以躺在主人的屁眼下,准确无误地接住从那里缓缓掉出的秽物。这并不是每个性奴都要接受的课程,就像有些比较爱乾净的买主也不敢购买嘴巴不book.aavideo.net知吃过多少粪便的女奴们。

然而,就算不用当个全职的马桶,身为性奴的她们,还是被教育成自己「比马桶还不如」,没有资格坐在马桶上,所以绝大多数时候,她们都得轮流几个人当「值日生」,彼此清理尿液,直到每周只有开放一天的时间,是让她们可以将体内累积一周的秽物排到外界的时候。这在那些爱乾净的买主眼里,却不是肮脏,反倒成了「自律」。他们在主奴阶级的洗脑下,也真心认为身为性奴不该有享用马桶的能力,自己也不愿跟她们使用同样的马桶。

而被教育成这种观念的学姐们,当时要学习尝尿时受了多少屈辱与鞭打,每个女孩几乎都是以被拘束的方式锁进特制马桶,跟着疯情书库被迫蹲坐在上面的女孩互相哭泣说对不起。但更让她们震惊的是,原来打从她们入学、注册那一刻起,她们所用的马桶,所排的尿,其实全会回到她们自己直属学姐的肚里……

而到了现在,她们早已认清自己是多么卑贱的事实了,所以只要对方有需要,她们可以马上躺在地上张嘴成为对方的马桶,因为她们知道对方也会如此。另外,为了要给马桶有足够吞咽的时间,她们甚至连排尿也都被练得一阵一阵的,每次尿出来的量都能刚好让马桶的嘴巴呈现快满但又不至于满出来的状态。

梦梦接完淫儿的尿液后,轮到淫儿要躺下,却被梦梦制止了,她的排尿权限被剥夺了一天。

然而,夹带着尿意却不能排空的梦梦,在后面的清洗过程就会比其它可以完全排空的女孩们还要辛苦上许多。

等到身体上的东西,可以拿掉的、该拿掉的,都拿走了之后,她们才开始进入清洗步骤。

首先是沐浴乳,跟还处于幼奴的学妹们不同,她们所用的沐浴乳含有大量的春药成分。

在擦抹沐浴乳的过程中,其中的春药成分就会开始渐渐渗入她们的皮肤,开始感到全身发热,尤其是涂抹在敏感部位时,那被掀起的欲火,是冲再多的冷水也降不下来的。

而涂抹沐浴乳在身上,也是她们得每天跟舍监室里的助教摇尾乞怜求来的权力之一。这虽然不像之后的性敏感地带那样特别容易受到刁难,但是如果助教们心情差了,她们还是得厚着脸皮去拜托对面一起晨洗的伙伴帮忙,而且还不一定可以用手,学姐们每个人都不知道尝试过多少次以双乳当海绵,替对方全身涂抹这含有春药成分的沐浴乳,过程中乳房还一直受到春药与身体摩擦的刺激,要不是先前先把乳汁排空,恐怕早就自己喷溅出来了。

等到沐浴乳被冲洗掉了之后,残留在体内的春药却是无法纾缓的,唯一能让她们好受一点的方式,就只有后面的清洁项目……

阴道清洁,她们所用的并不是什么「膣屄清洁剂」,而是一块阳具造型的香皂……

在这一年之间,已经吞过无数种真假阳具的阴道,甚至连专属的「小穴皂」也被做成阳具的形状。而且残酷的助教们规定,这样一块甚至比真人阳具还要粗大的香皂,她们必须要一周用完一块,全靠她们的阴道。

以不溶于水的特殊成分挤成的香皂块,唯一可以消耗它的方法只有一点一点磨掉它。

因此,学姐们必须毫不留情地抓着这块小穴皂,在自己的阴户里无情地抽插。早已被改造成过敏的身子,加上刚才的春药催情,使得她们的抽插很快就达到了第一次的强烈高潮。然而,这样子是不够的,那块香皂在短短的抽插时间内根本没有明显的缩减迹象,所以她们还得继续,第二次、第三次……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我的支书生涯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宦妻盛夏之夫妻交友我为卿狂魔法的奴隶床道授业武林启示录孽缘之借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