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性奴训练学园 > 第六章:入学仪式(下)

第六章:入学仪式(下)(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了,我们的新生们已经把仪容都整理好了,现在可以继续下一个节目了。」

在翁教官的命令下,我们三百位女孩被迫站成一列,而原本是有些人浓密、有些人稀疏的耻丘处,现在都已一致成了不毛之地。下体光秃秃的一片,使得我们外表看起来彷佛都变得稚嫩了。而失去耻毛的我们,更是显得十分不自在。只是这舞台虽大,三百个女孩排成一列还是非常拥挤,肩膀都是一侧黏一侧,被要求放在身后的手都没办法伸回到身前,更别说是想挪动身子了。越是动到身体,推挤到旁边的同学,接连所带来的牵扯效应,会使我们更加不适。

学姊们又在我们的身前的地板上准备了下一个节目需要的东西,而教官也趁着这段准备时间,对着台下的观众们,同时也是对我们,讲解接下来我们所要遭受的命运。

「相信各位还记得第一天到这里来的晚上,刚升上二年级的全体学生,与升上三年级的『特殊班级』学生们,学姊与学妹一同完成的精彩表演。表演完后还有一段学妹欢送学姊的感人节目。每一年刚进来的新生,都多达三百位左右,面对这么多个学生,在他们都得重新学习新的身分、礼仪、生活起居甚至才艺等等,光靠助教们是会人手不足的。」

翁教官说到这里时停了一下,我们视线注意力也都转移到在布置的学姊们。

刚才看着她们合力推滚着一张很大又很厚重的大型圆盘,那圆盘其实就像是一般常见的、餐厅大型圆桌上方便夹菜用的转盘。只是现在搬来的这一张圆盘明显大得多了。

学姊们将圆盘放倒后,按下圆盘侧边的开关,圆盘就开始自动而缓慢的转动起来。而学姊们确定圆盘没问题后,就都默默地下去了。

此时翁教官又继续开口,将尚未讲完的话给讲完:「不过幸好,二年级的班级中都会筛选出一班,六十位学生,都是历届最优秀、最有发展成优质性奴潜质的学生。而她们除了调教课程与改造进度都必须跟上之外,还得花费不少时间,提携新近来的学妹们,教她们在这所学校的生活模式。其中,每一位学姊,都必须挑出五位学妹,做为『直属』。直属之间的关系就还要更加亲密,尤其是学妹刚进入学校前几周,不但直属学姊们得要陪同新生学妹们同宿,学妹们的『吃喝拉撒睡』都需由直属学姊负责,因此,直到一年届满,学妹们都升上二年级后,才会有第一天晚上那样的欢送节目存在。而本校也因为这样的直属传承制度,才能一年比一年培养出优秀的性奴出来。现在,轮到了我身后这一批新进来的学妹们,抽直属的时间了。我相信在座各位也全都认识今年进入『特殊班级』的那些二年级生们,甚至大多数人还有享用过她们那优异的性服务,对吧?」教官说到这时,台下各处都传来阵阵笑声,「现在,我们就请这些学姊们上来,让学妹们抽选未来一年所要相处的直属吧!」

到此,说了这么多,原来只是要抽直属啊!不过我还不了解,抽直属为何需要摆个这么大的圆形转盘呢?

教官开始一一唱名「特殊班级」的学生,由安安学姊带头,一个接着一个走到台上,每个人都在胸前两颗乳头处别了一个写有自己名字挂旗,手里都捧着托盘,托盘上还放了五个小杯子。

随着那些学姊一个接着一个被唱名上来,我发现当中有很多学姊其实我都有见过……安安、ㄋㄟㄋㄟ、小君、Apple、思思、梦梦、……等。最后,我才惊觉,原来几乎所有我认识的学姊们,都是这一批「特殊班级」的学生。

而观众们看来也十分熟悉这些学姊们了,每次教官唱名,都会有观众的欢呼声传来,不同的人欢呼声音量也有差别,而被唱到名后得到最大欢呼声的,就是第一个带头上来的安安学姊了……

她们捧着托盘从我们面前经过时,也都没有转头看我们一眼,只是低头直睁睁地看着手上的托盘,更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她们脸上都现出一丝诡异的难堪混杂着哀羞的表情。

我再仔细看一下杯里的东西,都是乳白色的液体,我直觉又想到那可能又是她们的乳汁了。

她们一个个,小心翼翼地将托盘上的五个杯子都放到圆形转盘上,三百个杯子占满了圆盘上的空间,而看到这一幕,我也猜到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也知道为什么学姊们都有着一脸哀羞的表情了……

翁教官又继续讲解:「好了,现在圆盘上已经放上了相当于学妹人数的杯子数,里面装着的,每一杯,都是学姊们的『精华』啊!现在,这个抽直属的节目,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步骤了。等一下叫到名字的新生们,就走上前来,挑走一杯后,一口喝干它……没错!就是将学姊们的『精华』喝下去,这样才是『传承』之意。」在教官说到「喝干」时,我能感觉到周围有女孩开始躁动,教官也才多补充一句。「喝光以后呢,就请看一下杯子底部,那里写着其中一个学姊的名字,把那名字大声朗诵出来,就表示你刚刚喝的是哪一位学姊的『精华』,而那一位学姊,就是你们的直属学姊了。」

教官说完后,望向身后,六十位学姊们都站成一排,隔着圆盘与我们相望,但是她们没有一个人抬头看向我们,而是或低头瞧着地板、或别过脸愣愣地看着旁边同学、或干脆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看的。

到目前为止,这一切我都有料到,学姊们会这么难堪与哀羞,是因为我们念出她的名字同时,也代表着我们是喝了她的乳汁。虽然昨晚婚礼准备时也有喝过,但是当时却不知道是喝到谁的,心里总会好受一些,现在却是要念出来,还会被这么多人听到,大概过了今天,我们谁喝过哪位学姊的乳汁这件事,会一再被提起吧……

「那么,现在要先由我跟大家介绍一下,学姊们的精华是怎么制作的吗?」

翁教官突然又冒出这一句,学姊们听到这句话时,虽然还是一样的姿势,也都默不作声,但是很多人都很明显地全身剧烈震了一下。

我也有点惊讶为什么教官会这样问,那看起来很明显就跟昨天的乳汁一样颜色啊?哪有什么「怎么制作」的?我心里开始浮现起不安感,在台下观众们热烈地答好的时候,我反而希望我可以永远不要知道这答案……

「各位贵宾来这边的时间,到现在已经是整整七天六夜了,对吧?这六个晚上之中,除了最后一个晚上,这些特殊班级的同学们须得负责引导学妹们的首次破处除外,剩下的五个晚上,她们都有先在阴道安装一个装置,那装置可以使流入子宫里的液体无法逆流出来而留在子宫内。每一晚,当在座各位贵宾们,在享用她们的肉体,在她们身上发泄时,进到她们子宫里面的,不管是精液、体液、甚至于尿液,都会被妥善地储存在她们体内不会流出来。就这样,每天晚上,她们的子宫都会存放着数十、甚至上百个在座各位的『精华』,等到了隔天早上,她们才被允许拆下『防逆流装置』,再用她们自己榨出来的乳汁灌入子宫内『泡洗』,并且将洗好之后流出来的混杂着前一晚各位精华的乳汁,做成了这一杯杯属于学姊们的精华,而且这些在制成后都有经过特别保存,所以不管是第一晚的或是第五晚的,杯里来自各位的精华,都还是『活生生』的。一天一人一杯,就刚好是现在各位眼前的三百杯了。」

教官说完,台下就爆发了一阵轰然巨响的欢呼声,但是台上的我们没有一个人不趴跪在地上不停干呕的。我完全小觑了这些可怕的精华了。

「现在,我要开始唱名了,叫到的同学就走上来,挑选一杯精华吧!」翁教官说完,就点了第一个同学,但是她还趴在地上干呕没有动作。教官又叫了几次,她也只是在地上狂摇头,死都不肯出来选。教官看起来就要失了性子了,学姊们也着急着用眼神示意她赶快上前。

「看来你不需要有直属学姊,才会不肯喝她们的精华,是吧?」翁教官冷冷说着,那女孩没有任何表态。

「那好吧!你就不用喝了!下一个。」翁教官说完,就放过第一位女孩,继续念下一个女孩的名字,甚至连按遥控器操控项圈电击惩戒都没有。我们都惊讶地睁大了眼,难道真的可以躲过喝下那杯精华的命运?如果可以的话,那我真的宁可不要有直属学姊也没关系……

不过看着学姊们为第一位同学担心的眼神来看,却又不像是可以这么容易蒙混过关。第二位被点到名的同学还在观望,心里也是想着如果能不喝就不喝。

但是转眼间,我们就发现没这么容易就能躲过去的……

在第一位女孩没留意之时,就有四位助教走到她身边,然后突然把她腾空抬起,那女孩拚命抵抗,但是一个柔弱的女孩怎么可能比得上四个身材壮硕的男人呢?挣扎之余,更让那女孩害怕的是,助教们是把她往台下扛去,朝向那数千观众的方向。

「既然你不肯喝学姊的精华,那就请你自行收集了,相信台下有许多热心人愿意帮忙的。」翁教官依旧冰冷的口气,却让台下观众都急忙站起来冲上前要接住那一位女孩。

女孩看到光是立刻跑上前来的观众就不只一百人,如果真的被扔下去,一定会被这一堆男人们生吞活剥的,赶紧求饶:「我喝!我喝!」但是教官却不理会她,而是继续呼唤着第二位女孩,她看到这情景,也已经完全不敢迟疑,在第一位女孩发出凄惨的尖叫声下,赶紧走上前去跪在圆桌前,挑起一杯精华一饮而尽,念出杯底的直属学姊名字「思思」。

思思学姊本来也跟其他学姊一样,在偷偷瞄着那位正被几百位男人蹂躏的女孩,听到自己的名字后惊吓了一下,随即马上就回神过来,害羞地对着她的第一位直属学妹点头招呼。

「好了!让她上来吧!」在第二位女孩完成她的抽直属程序后,教官这时才赦免已经被数百名暴动的观众包围的女孩,「这次就让你延后一个顺位就好,若后面还有人再敢不从,就让你排到最后顺位,这段等待的时间就让你下去陪观众做点互动吧!」

才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女孩被抬上来时却已经变得狼狈不堪,原本梳整齐的头发变成披头乱发、身上白皙的皮肤现在却好几处已经开始发红,跟刚才完全判若两人。

她上来后,观众们也才识趣地回到自己的坐位上。但是说也奇怪,他们应该都是「贵宾」才对,学校应该不希望得罪他们才是啊?怎么教官还有本事,一两句话就让那些贵宾们肯抛下已经咬在嘴巴上的肉呢?

获得大赦的女孩,是连滚带爬地走到圆盘前,还不忘先答谢教官。学姊们都怜惜地看着她,我也领悟到,学姊们都也是过来人,也已经知道在这所学校,任何的反抗行为,只会带来更大的痛苦……

后面的抽直属流程进行得异常顺利,第一位女孩的牺牲成功达到了杀鸡儆猴之效。后面的女孩再怎么样都得强忍着那股反胃感,将杯里的精华喝光。当然,反胃感所带来的呕吐,是无法自己控制的……

有几个人就在喝下去后又因为反胃而吐了出来,但是教官却是冷冷地说:「舔干净。」听到这的女孩一脸惊讶地望着教官,但是看到教官那认真的表情后,也只能趴在地上,把吐在地上的学姊精华,连同自己滴在地板上的眼泪一起舔下肚。

「ZZ。」我心头一震,教官已经唱名到我了。我缓缓走到圆盘前,跪了下来,看着那缓慢旋转的圆盘,上面一杯杯乳白色、上面却漂浮着一堆浊浊的液体,而有些的颜色还比较偏黄了。我努力不去想那些是什么东西,找了一杯看起来比较干净一点的,拿起来,在还来不及想到让我反胃的事情前便一口饮尽,那股味道真的很诡异,乳汁的甜度不甜,所以完全压抑不住里面一种很呛的腥味直扑咽喉,而且里面还带有一点点咸、苦、涩等等,各种恶心的味道合在一块,说不出的恶心。我也是极力去想着甜食的画面,才可以努力克制住呕吐的欲望。

最后,便是念出杯底的名字了。因为名字是写在杯子内的底部,没喝完前也不知道自己的直属学姊是谁。我看了我的直属学姊名字,竟然是我熟悉的学姊之一……

「梦梦……梦梦学姊……」我念了出来后,偷偷望向梦梦学姊,她听到时的反应也是一脸惊讶,之后对我抛出一个苦笑的表情,嘴里似乎还喃喃念着「小迟」。

不过,比较让我高兴的一点是,先前晴晴、小乳头也一样是抽到了梦梦学姊,再后面,萱萱也成了梦梦学姊的直属,只是小可就不是跟我们同一个了……

而当我们都抽完直属之后,教官要我们都得牢记自己直属学姊的名字,等到今天的活动结束后,就要跟随自己的直属进去我们的宿舍了。

不过,学姊们先把前面的东西收拾好后,也就先退下了。因为我们的入学仪式还得要继续下去。

「本校的学生,都必须以『满足顾客的各种性需求』,视为首要目标。随时都得奉献出自己的性器官甚至整个身体,供人欢娱之用。然而,尽管这目标是那么简单明了,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还是会严重受到影响的……」翁教官在学姊们都下去之后又继续说着,我们都知道她是在为下一段节目作引子。

「昨天晚上感谢各位贵宾们的捧场,两百多位的处女,通通都以一百万元的处女价顺利卖出,请问在座有购买处女服务的贵宾们,享用得还满意吗?」说到这,底下发出一阵阵猥亵的笑声,我们则是都被自己处女被卖出去的天价给吓到了。只是一个晚上而已,怎么就可以卖到这么高?而且当初学校信上提到的奖学金跟每月寄回的零用金根本还远不及这数目啊……

对于较为贫穷的家庭,可能工作一年不吃不喝才有可能凑到这样的金钱。但殊不知,对于眼前这些大老板或是大官员们来说,这还只是区区的小钱而已,真正的性奴交易动辄都是比这高出好几倍以上。况且有一些怀有处女情结癖好的人来说,一个还未经人事、毫无经验的处女女孩,还比那些性经验与技巧丰富的妓女更加吸引人。更别提学校特别安排的「说明玩具」的玩法,更是让这些男人们享受到女孩们「自己没有经验却还得装成知道该怎么玩弄自己」的变态破处体验。

「不过呢,本校也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当中有不少的处女女孩是被退货的,当中还不乏有一些素质不错的处女。退款部分本校也都已送还,但是我们也做了些研究,为什么她们会被退货呢?」翁教官的口气显然是明知答案还故意要问,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听下去,眼睛还偷偷瞄向在旁边不远处,已经全身颤抖的七七。

「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主要的共通点,这也是我们办这一个活动的一个疏忽的地方了。现在请那些被退货的同学们往前站出来吧!」那些女孩们的脸色都又开始发白,我也不敢置信在她们已经受到木棍破处这么残忍的惩罚后,现在竟然又再次被针对,让我生起一种「没帮学校赚钱,就等着倒大楣」的感觉。

不过,翁教官其实并不是要再折磨她们……或者说是,她这次的折磨其实并不是只针对她们……

「现在这些同学们,其实大多数都有个很大的相同之处,现在请刚好生理期到的同学们跪下来吧!」

教官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连同七七在内的几乎大多数人都跪了下来,这也让我想通了为什么像七七这样的气质女孩会惨遭退货而沦为棍下牺牲品的原因了。

(#其实写这段时有点抖,因为我从序章结束那里早就做好这设定,也一职想找机会让主角知道,但是我不确定有没有写到她知晓这件事,或是只有在稿后花絮提到而已……时间有限所以就没有翻回前面文章确认了,若有bug请告知一下我立马修正)

「生理期啊……」翁教官说到这时,又故作感慨地说着,「确实,每个女人应该都对它又爱又恨吧!它象征着一个女性的青春年轻,但却也是每个女生的痛。这样每个月都要来个几天,也会带来很多的不便吧!」

教官突然对着台下这么多男性观众讲起女生生理期的隐痛,如果不是现在这种场合,我恐怕站在后方都会一直点头赞同了……

「但是,身为性奴,最重要的是,当主人想享用她的肉体时,无论有任何理由都不能拒绝,总不能说『我生理期来了,今天暂停』吧!但是带着这么血淋淋的下体呢,让主人看上去也颇倒胃的。」

教官转过身来看着我们,脸上带着令我们发寒的恶魔笑容,「就如同刚才誓词所说的,你们这些已经不具有人类各种权利的新奴们,为了让主人能全年无休地使用你们的身体,你们都得放弃你们的生理权利,对吧?」

说到这里,我们已经猜到教官要对我们做什么,脸色都开始发绿了。

只见刚才下去的几个学姊们又拿上来了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罐注射药剂、几支针筒、几杯水,还有一罐大罐的药丸。

「现在呢,我们就要对你们这些新奴们的身体进行改造。」教官就近拿了其中一个学姊托盘上的注射药剂,说:「这罐药剂,就是能够强力抑制你们子宫内膜增厚的药剂,一共三剂,今天注射第一剂,另外两剂会在几周后替你们注射的,等到这三个药剂注射完之后呢,你们的子宫内壁就几乎不会再有经血了,顶多……每几个月可以累积出一两滴吧!」

她笑着跟我们说明那注射药剂的可怕功效,我们早已吓得不敢听下去,但她却又拿出那一瓶药丸,继续说明:「这一罐药呢,其实是一种类激素,可以模仿原本该由女性卵巢所产生的激素。这一种类激素的功效呢,就是可以模拟月经来临前的激素水平变化,进而使大脑发出『假月经』的错觉……说白一点,就是促使你们在平常时刻,子宫还是会一直处在极力想排出经血的状态。如此一来,原本就已经增厚速度被降到最低的子宫内膜,受到这假月经的影响,更是再也无法有那个机会可以好好累积增厚。这样一来,你们的性器官就可以与月经永远告别,一年四季都可以供主人使用了。」

虽然我对于月经感到很烦,但是忽然就要这样被剥夺,我也是万万不想啊!

失去了月经,也让我觉得我是真的彻底失去了女人这个身分了。

但是,事情还没有这么简单,翁教官满意地看着我们脸上的伤痛表情,嘴上又继续说着:「这个药丸还有个好处,就是它是属于外来药物刺激,而且还很难代谢掉,所以你们的身体机能是无法自己阻止它的假月经生理机制,只能靠着缓慢的代谢才可以完全药退。大概……每天定时服用一个月左右,那么你们身体终生都会受到这种药物影响了。只是呢,既然是药,都会有副作用,就好比减低子宫内膜增厚来说,受精卵无法成功着床,这也就意味着,你们都将终生无法怀孕了!你们生儿育女的权利会永远失去。另外,那罐药丸也有一点小小的副作用,它的功效是会促成子宫产生假月经,不过经痛却是真的,而且等到体内的药物浓度超过水平后,经痛就要变成你们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得忍受的常痛了。」

她说完后,旁边的学姐也在助教的偕同帮忙下,开始替最近的同学打针、喂药,但是我们每一个女孩都崩溃了,一想到这药物的可怕,能抵抗的都开始拚命抵抗,但是在一位抵抗的同学忽然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双手抓握着脖子上的项圈后,我们知道,助教开始用项圈镇压了……

「后,学校会多寄送两万元奖学金回去给我们的父母……二十万缩水成两万……

然而,知道可以多这笔钱,我们还是乐意的,毕竟两万元虽不多,但是对一般家庭来说其实也不少了。所以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已经体验过肛交的女孩还愿意冒着风险说谎,但是让我震惊的是,却有唯一一个女孩,是承认自己的肛门已经不是处女之地了。

虽然第一位女孩也被迫以不是处女肛的三十万标售,但是我们心底清楚她其实是有五十万的价位的……不过另一位女孩却是「货真价实的三十万而已」。……我会这样子说她,是因为那个女孩我认识,甚至还跟她有点过节……

被我、小可、晴晴三人暗称为「讨厌鬼」的菲菲。

从刚进到学校就吵起来的我们,刚开始只是觉得她很讨厌又很白目,还不以为意,结果在检查处女膜时,她却恶意让我出糗,甚至还差点在众人面前被她用手指破处,虽然经过晴晴跟小可的努力安抚后,我也渐渐释怀了,但是说不讨厌她绝对是骗人的。

之后发现她不是处女一事,让我心底还有一丝复仇的喜悦,她极力想夺走的我的处女,结果原来她自己也没有。听教官的说法,她们那一晚应该不会多好受,而隔天操场上看到她们的表情更是印证了这一点。虽然我也还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比要「教别人慢慢凌辱自己并夺走自己贞操」的夜晚还难受,但脑海中幻想种种她被凌辱到泣不成声的表情,虽然有点责备自己这种想法,但还是忍不住会希望这些成真。

现在,她却还是我们这一群人之中,唯一一个已经被肛交过的女孩,更让我不禁猜测她是否以前的生活就是个不守规矩的小太妹……

只是,虽是这么猜想,不管我们之前的身世背景如何,到这里来也都是「平等」了。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人生性事之写点真格的M老婆的刺激游戏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武林启示录盛夏之夫妻交友高树三姐妹魔法的奴隶我为卿狂爱与欲(爆乳淫奴)孽缘之借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