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科幻灵异 > 无尽维度的乐园 > 第二百九十六章:福祸光辉照十载

第二百九十六章:福祸光辉照十载(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时间悠悠,一晃又是十年过去了,殷长生又再皇宫里头宅了起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混着日子的死肥宅行为。

姜丹的执念早就已经完成了,在当初殷长生去找姜怀的时候,这执念已经完成了。

意思就是,他随时可以跑路,不必担心命生界怼他而他跑不了。

这十年的时间里,整个大虞的发展可以说是日新月异。

在姜怀暴力的横推之下,所以的秩序被塑造成了他所需要的模样。

不服?

没有,在得到激活命相,入封神榜之后可以长生不死,所有人的骨头都软了,那些个衮衮诸公们亲眼看着头七还没过的朱建又回去上朝了,那种惊悚感可想而知了。

不仅仅是长生不死,还有命相带来的实力,重生过来的朱建恢复了年轻力壮的巅峰时期,堪称是奇迹。

于是乎,那朝堂之上的衮衮诸公都快跟疯了一样,以前所谓的脸面在长生不死面前算什么?

世家?

呵,能给他们长生不死吗?

不能。

于是乎,整个风向标都变了,每一个人都想要入封神榜,他们从来没有想过长生不死离他们只有一步之遥。

近到伸手就能够得到。

以此作为根基,姜怀裹挟大势将整个大虞按照自己的要求发展。

就是这些和殷长生没有什么关系,这些他都知道,未来如何他都看见了,无非就是重新经历一次。

三次变数,为他提供了大量的数据,让他的通灵白泽和混沌梦蝶前进了一大步,甚至连阴阳灵猫都受到了惠泽。

这些年来他一直宅在屋子里不断的对其进行进化与完善。

“唉,通灵白泽也就只能在这个世界里能预测的这么准了。”殷长生叹了一口气,这命生界有命格在,他才能以此来看到这些。

如果要是换一个世界的话,通灵白泽的主要功能就是帮他把混沌梦蝶的所有可能性展示在他的眼中,让他能够看见更多的选择和未来的发展。

两者相辅相成,至少让他知道自己接下里这么做之后会发生什么后果来达到先知先觉的能力。

“不过,这姜丹的重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相对于这些,他如今有些好奇姜丹为什么会重生,明明身上就没有任何重生的样子,就好像只是凭空多了一段记忆而已。

并非如同百里铭一样是从未来重生至过去。

两者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姜丹更像是预知未来,而非百里铭的穿越时间。

“百因必有果,如果不是穿越时间,那肯定就是预知未来了,但为什么他能够预知未来呢?”

之前殷长生要完善神通没有心思去探查这些,毕竟马甲都套在他身上了,等有空了再去探查也不是不行。

将姜丹的记忆不断的回放,特别是重生的那一段时间的记忆。

他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完全就是很正常。

哪怕是记忆里死亡和重生的衔接处,也是没有任何问题。

无非就是眼睛一闭一睁,人就已经回来了。

“我替代姜丹的时候,对方已经重生,或者说是获得了未来的记忆。”

“但在这期间,姜丹并没有清醒,反而是基于这些未来的记忆形成了匡扶大虞的执念。”

“也就是说,这未来的记忆不仅是影响到了姜丹,还影响到了维度乐园的判断,让维度乐园也觉得姜丹是重生者。”

没错,殷长生对姜丹认知的情况是取决于维度乐园的身份信息,要知道维度乐园给他的身份信息就是重生者。

所以殷长生才没有任何的怀疑。

“因为身上没有时间的气息,所以我认为是预知未来的先知者,但维度乐园却判定为穿越时间的重生者。”

“那么,到底是我错了,还是维度乐园错了?”

殷长生有些疑惑,他的直觉觉得,两方都没有错,这让他有种不妙的感觉。

既是重生者又是先知者?

这两种身份看似并不矛盾,毕竟重生了先知先觉不是很正常嘛。

“除非,重生的根本就不是姜怀,而是他的记忆。”

殷长生脑海里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不一定要人回来,未来的记忆回到现在的身上也是可以的。

但这其中又涉及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姜丹是如何把自己的记忆从未来送回到过去,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得到的,殷长生他目前尚未涉及到时间的领域,连他都办不到。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么姜丹脑子里未来的记忆一定有什么问题,能够将记忆送回过去,那么在记忆上动一些手脚,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所以,这涉及到的问题很大条,无论是那一种,特别是在一个末法世界里,居然有一个普通人能够把自己的记忆传送回过去的自己身上来,以其形成了类似于重生与先知的结合体。

“会不会是命术?”殷长生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那就是之前的命术:天演和命术:观命依然能够使用,那么也就是说只要找到合适方法,哪怕是末法时代,命术师体系已经凉了,但也依然能够靠着某些法子将命术使用出来。

甚至是成为命术师继续修炼?

“左辅皇蛇可不适合修炼,但我以命术:天演,作为命运物品为什么偏偏会替换姜丹,并且还是被维度乐园认定的重生者身上呢。”

重生到姜丹这个重生者身上,殷长生他一开始以为只是运气问题,现在虽然也是,但很显然涉及到的东西要更多。

“算是一个隐藏的福利?”殷长生不由得眉头一挑,他没想到一直不注意的身份居然隐藏着这么大的一个好处。

“那么,破局的方式在哪里呢。”

殷长生扔了一下硬币,就看见硬币竖在了地上。

这说明运气这玩意对他要找的东西并不好使,所以才会如此。

“要不然,去问一问命生界?”殷长生觉得这好像也是一条路,就是问完之后可能得不到答案,反而会被对方追杀。

自己藏的深,搞事才没有被对方发现,要是自己光明正大的跳出去,殷长生可以肯定命生界是绝对不会放过把未来搞的乱七八糟都快脱离祂掌控的人,挨揍那是轻的,说不定得要命。

“虽然这个办法是坑了点,但确实是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等到时候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头绪了可以去试探一波,然后跑路。”殷长生觉得还是要小心谨慎为上,先自己调查调查,真没结果了再问命生界也不迟。

当然,就是不一定能得到结果就是了,或许连命生界也不知道这情况。

“等我的命格做好了,再回到之前降临时的地方探查一下。”殷长生看着头上不断蠕动的黑白色。

这是他新改良出来的命格,现在处于孕育阶段,他从研发到培养已经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了。

黑白色之中,大量的五色光辉在其中不断的蠕动着,绚丽的色彩在其中化作烟纱一般进行淬炼。

“还有十年的时间,那一场战争过后,武斗谋士进化的事情尘埃落定了,我就冒险去问一下命生界。”

这命生界能给予他的价值实在是太过于稀少了,命格的奥秘被他当成资粮成为了通灵白泽,而命格的躯体则是被他炼制成了法宝,现在还在炼制呢。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巫师加载了惊悚游戏影视万物收集员我在外星人面前耍大刀毁灭日,从一代宗师开始诸天从斗罗开局某美漫的医生惊醒之后会穿越的面包车我为迪迦:当镇压一切敌我的体内百鬼夜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