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魔法 > 混沌冠冕 > 第八章,小心,旅行者!

第八章,小心,旅行者!(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龙刺家族的子弟几乎都继承了凡德-龙刺这位神祇身上的一切臭毛病——极端骄傲、自大、目空一切,但同样也继承了凡德-龙刺身上的优点:同情弱者、敌视强者、反对暴政、渴望自由就像渴望呼吸一样。

他们还不至于为难亚伦这种实力低微,又是贵族的科米尔本地人。

至于牧师小姐就更简单,凡德-龙刺将自己的神国设立在了月亮之门中,而白银圣母、银月女士苏伦则是月亮之门的主人,所以严格意义上只有微弱神力的凡德-龙刺比较接近苏伦的从神,再不济也是地位比较低的盟友。

两人很快就得到了通过。

这不是一趟很危险的旅途,因为两个人走的是王国的大道,因此所带的装备并不是很多,除了标配的结实皮靴、厚厚的斗篷、水壶、少量食物和一两件干净的换洗衣服以外,就没有准备更多的东西了。

王国的大道上有贵族们精心设计的关所系统,保证每一天的脚程之内就一定有可供休息与提供各类服务的旅馆,亚伦与埃莉诺不用太担心补给用完的情况。

“给~”

离开沉海镇三个小时后,亚伦与埃莉诺来到了一处小小的斜坡上,茂密的白桦林在风中摇曳着,路边的野花盛开正旺,四处都是生命的气息。

亚伦随手从一棵树上砍下一截树枝,手中的制式长剑轻快地削去多余的枝丫,一根结实的手杖就做好了,子爵大人笑眯眯地将“登山杖”递给牧师小姐:“埃莉诺小姐,我想你需要这个。”

“谢谢,但我不需要。”经过三个小时的跋涉,牧师小姐的身上和背上都已经渗出了少许汗珠,她摇手拒绝了亚伦的礼物:“你自己留着吧。”

“我记得朝圣者们不是人手一根这样的手杖么?”亚伦见牧师小姐不要也不以为意,他抓住手杖随手耍了几个动作:“还有,你这样不热么?”

埃莉诺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他是真的觉得牧师小姐这样有点难受。

“习惯了,一点小小的温度而已,又不是夏天。”埃莉诺摇了摇头,牧师小姐稍一犹豫,还是提醒道:“你也不要过于放松,科米尔的山路确实远比的科曼索的森林小道要安全,但也不意味着不会遭遇战斗,你自己也清楚,你是受到吾主触摸之人,是最后的萨利安血脉,如果你死了……”

“我已经死了。”亚伦握住手杖,朝地面上用力插下,溅起一片泥土草籽:“你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我跟原来的我完全不一样了?”

牧师小姐停下脚步,她感兴趣地看着亚伦:“生与死之间,真的会带给人这么大的改变么?”

“会。”亚伦叹了口气,他先点头,后摇头:“但我建议你不要尝试,这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我觉得或许可以让所有的贵族都体验一下,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一定会变得更加美好。”牧师小姐从自己的行囊里面取出了一个小壶:“葡萄酒,我自己酿的,要尝试一下么?”

“哦?埃莉诺女士自己酿的?那我一定要品尝一下。”亚伦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优雅的风度,相比起过去的他简直判若两人:“想喝到您亲自酿造的佳酿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呢,听说有贵族出重金购买‘沉海之花的葡萄酒’却不得。”

“那只是策略而已。”牧师小姐将玻璃瓶放到亚伦的手中,悦耳的声音中稍稍带些自得:“人们总是喜欢追逐稀奇物品与虚荣心,适当的宣传总是能起到好效果。”

“可宣传最终是没法改变事实的,我猜猜看,最终的事实是,埃莉诺小姐酿出的葡萄酒,一定是美味的佳酿。”亚伦拿着葡萄酒瓶晃动两下,听着里面酒液荡漾的声音,微笑道:“请问我能把埃莉诺小姐的佳酿留到晚上么?”

“旅途中喝酒误事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亚伦手指轻巧地翻动就将酒瓶塞进了自己的包裹里,子爵大人率先迈开脚步,留给牧师小姐一个潇洒的背影:“你不用这样试探我,埃莉诺小姐,我不是说了,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我了。”

见到自己的心思被看穿,牧师小姐的脸蛋上飞起一片红霞,她跺了跺脚赶紧跟上:“我没有试探你,我是认真的,如果不是吾主青睐了你,我都要怀疑你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人总是要成长的。”见牧师小姐赶了上来,亚伦顺势问道:“在你印象里,我之前是什么样的人?平庸之辈?”

“是一个只会做标准事,说标准话的人。”埃莉诺思考着说道:“在我面前总是满脸通红,由长辈领着朝我问好,可除了谈论天气与酒馆间的纸牌游戏以外,你从来都不敢说别的。”

亚伦的脑袋上冒出了青筋。

这问题叫我怎么答?我总不能说我满脸通红不敢乱说话的原因是因为我暗恋你吧?

之前的亚伦性格比较保守,所以有点“恋姐”情节,憧憬那些自信而强大的大姐姐。

埃莉诺-迪内富尔,优雅高洁的半精灵,无论是来历还是父母都是一团迷,她也从来不说自己的来历,这让她的事情笼罩在了迷雾之中。

人们所知道的是半精灵小姐大约十年前出现在科米尔,粉雕玉琢精巧可爱的小女孩露面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人们将她称为“沉海之花”,亚伦已经记不清楚她是先加入的白银圣母教会还是引起了轰动之后才加入的白银圣母教会,总之埃莉诺小姐自从成名之后就与苏伦牢牢地绑定在了一起。

当然最有名的还是曾经有个贵族子弟看上了她,花钱买通帮派分子想要来一出英雄救美。

谁知道半精灵小姐就拿着她腰间的那把“月之手”战锤,十四五岁的年纪,把一群帮派份子头颅全部开了瓢,脑浆溅得整个小巷到处都是。

事后那个贵族子弟又实名举报她故意杀人,不过这件事由于白银圣母教会的奔走与紫龙骑士们查清了事实最后没有给予未成年的她什么处罚。

自这件事后,再也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

也正是那件事之后,她开始戴面罩,不愿意以本来面目示人,令众人大失所望,人气也渐渐走低,围绕着她的贵族子弟们慢慢地散去了,亚伦记得苏萨尔的贵族圈子里面就有嘲笑牧师小姐“有资源不懂得用”的言论。

不过……也许这正是她想要的,美貌有时候对人是资源,有时候对人却是种烦恼。

只会说标准话,做标准事的人么?亚伦嘀咕了几句。

“走吧,今天晚上我们在卡兰旅馆留宿。”

“一位冒险者回到他的故乡,他心情澎湃,渴望向他的家人分享他千辛万苦得来的财富,不过他总觉得这样缺少了些惊喜,太摩拉在上啊,这样怎能将我的喜悦诉说?

冒险者敲开自家房门,我是一位旅行者,能否让我在此处留宿?他的家人欣然应允,就像之前那样,深夜时分一刀刺穿了旅者胸口,太摩拉在上啊,感谢您赐予我们这一笔意外的财富。

天呐,他是我兄弟。

天呐,他是我儿子!

冒险者啊,切记,财富不外露,人性不高估。”

————国度寓言

在国度中,野外步行是最常见的冒险方式,冒险者们一般通过步行来踏遍国度的每一个角落,寻找巨龙的巢穴,寻找森林中的精灵废墟,寻找山脉深处的矮人藏宝库,更有甚者会去寻找昔日巨人族的高山堡垒或是失落的半位面空间。

富裕的冒险者们往往会有坐骑,其中贵族们喜欢骑“驯马”,一种专门负责驮人驮物,经过特殊训练的全适应优质马匹,稍次些的是骑乘马,强壮、有耐力、可以走山地。

再次一些的就是杂交农用马,这种仆人骑的马又任性又不可靠,耐力还很差。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专门用来供女性骑乘的小马叫做pony,据亚伦所知,苏萨尔就很流行贵族妇女侧坐这种小pony在城市内活动。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我在霍格沃茨做卷王我直播问答社死了诸天群豪元婴期的我,在地球直播摆烂养生武圣:从泡脚开始别挡我的长生路开局99级道德经诡术复苏开局躺平,截胡五星女帝老婆吞噬武道:从成为假皇子开始长生道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