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魔法 > 混沌冠冕 > 第二十九章,御座上的女人

第二十九章,御座上的女人(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亚伦发现自己离王女并不远,他距离御座上的女人仅有五步左右的距离,因而得以透过曼纱略微窥视这位久负盛名的摄政王女的动人风貌。

亚伦隐约知道,他能距离王女这么近是有原因的。

苏萨尔的王宫内存在着许多不成文的规矩,其中有一条很隐蔽的规则就是在觐见时,来人的下跪位置。

这是内廷总管与侍从们最喜欢的小套路。

如果是人缘好、威望高又愿意多多打赏的贵族前来觐见,侍从们就会将垫子摆得靠近御座,这样国王的声音就会清楚很多,双方对起话来不仅可以保持礼仪,更能够拉近关系。

如果是人缘差、水平低又不愿意给这些内廷侍从打赏的贵族,侍从们就会把垫子摆得远远的,这样陛见就会很尴尬,国王听不清楚贵族的话又不好声音放大影响礼仪,双方交流起来困难程度直线上升。

如果是国王听不清楚贵族说话还容易些,他可以让贵族再说一遍或是让侍从再问一遍过去回话,可要是贵族听不清楚国王在说什么,这就是很麻烦的事情了。

难道在御座前,贵族要来一句“Pardon?”

凯奈斯公爵帮亚伦解决了这个问题,公爵提前跟内廷侍从们打了招呼,让垫子的位置距离御座尽量近一些,好方便亚伦回答问题,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进宫,需要表现好一些,给摄政王女留下好印象。

曼纱之后,丽人的风姿隐约可见。

爱丽丝塞尔-欧贝斯齐尔,前国王亚桑四世的小女儿,摄政王女,掌握了科米尔国家政权的女强人,她从十几岁开始就随着父亲南征北战,威名赫赫,是一位战争之女。

亚桑四世只有两个女儿,分别是大女儿泰娜菈斯塔与小女儿爱丽丝塞尔。

亚桑四世战死之后,由于他有且仅有两个女性继承人,因此大女儿泰娜菈斯塔自然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她因而得到“皇冠公主”的称号,并准备在合适的时机继承科米尔王位。

然而,皇冠公主仅仅领导着王国结束了地精战争,就因为难产而死。

此时的科米尔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继承法的疑问。

如果按照科米尔法律,女王如果去世,作为丈夫的亲王则自动获得摄政权,如果没有子嗣,那么可以从旁支宗室中收养一位拥有血统的子嗣。

但是皇冠公主并没有正式继任王位,而且按照科米尔法律,在皇冠公主作为王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小女儿爱丽丝塞尔自然居于王位继承权最前。

因此,到底是公主驸马卡斯帕尔公爵来摄政王庭再去抱养个孩子为王储,还是爱丽丝塞尔继承王位,就成了继承法的漏洞。

而这位钢铁的王女则不管那么多,她没空跟王国议会争吵,在王庭上跟那个只拥有荣誉公爵头衔无实权无实地的卡斯帕尔进行辩论,爱丽丝塞尔依靠着紫龙骑士团与战法师团以雷霆之势直接接管了苏萨尔,并在没有得到王国议会的允许中自任摄政。

贵族们捏着鼻子勉强认了,但依然对她的铁腕手段、整天滥用皇后之刃绕开王国议会发布敕令、严刑重典的管制非常不满,而那位公主驸马卡斯帕尔公爵则认为属于自己的摄政权被违法夺取,四处奔走寻求外援支持。

趁着抬起头的机会,亚伦抓紧时间注视摄政王女的容颜。

混沌之子的心思顿有些混乱了。

只细细一瞥,一位身穿紫金配色幽草曦月公主礼服长裙的成熟御姐出现在亚伦的视线里,她金发如瀑,冷艳如冰,一双酒红色的凤眼中透着一股冷冽,好似一把钢刀一样令人胆寒,当亚伦的脸落入她的目光中,御姐眼波一闪,美目中放出缕缕粲光,却又马上收起。

亚伦也不敢多看,他低下头。

他记得爱丽丝塞尔要大他好几岁,记不清楚是七岁还是八岁了。

“亚伦-萨利安?”

“在。”

“这好像是你第一次独自进宫。”摄政王女轻声说道:“觉醒了超凡魅力,果然跟以前的你完全不同,当我从亨得利那里听到消息,我就知道有必要见你一次了。”

“能收到殿下的召见,是我的荣幸。”

“你家里还好么?姨妈、姨夫、表哥、还有那位十岁的表妹?”

“一切都好。”

亚伦非常沉得住气,同时,他还隐隐有种别样的怪异感觉。

他从面前的王女身上,感觉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力量。

第一种是龙威,跟家里的那套传家宝龙鳞全身板甲一样,从爱丽丝塞尔的身上,亚伦感受到了淡淡的龙威!

这不难解释,摄政王女参与过与太古龙的地精战争,据说参与屠龙者都能得到“龙之遗赠”。

可第二种就很奇怪了,亚伦从摄政王女泛着兰香味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类似自己色孽赠礼一样的诡异力场,同样笼罩在了爱丽丝塞尔的身体表面,因为他跟王女距离不远,他都可以感觉到体内的色孽权能有活跃的迹象,显然在跟王女共鸣。

这是为什么?

“你的这次任务失败了,沃尔克、希克斯都战死了。”摄政王女轻声说道,她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有些不自然地将一双修长笔直的黑丝美腿换了坐姿,尽显美感。

被黑丝包裹的玉足踩在一双黑色绒面红底细跟高跟鞋中,细细红底高跟好似两把锋利的长剑,细腻的黑色蛛丝丝袜从一对美足延伸到礼服裙覆盖住的膝盖位置,厚度适中柔软又充满着弹性的丝袜是来自幽暗地域的作品,透过微微透肉的细腻蛛丝表面,淡淡的肉色浮现于黑色的朦胧之中,在光洁如玉的足背与膝盖出呈现出了极致的诱惑。

果然,丝袜就像是圣诞树上的彩带,任何时候都不可或缺啊。

亚伦胡思乱想了几秒钟,这才慎之又慎地开始“答辩”。

“这只是个简单的任务,亚伦,没人要求你们去屠龙,只是让你们去侦查一下王者森林内龙巫教可能的行踪,却付出了两个人牺牲的代价。”

“是我无能,请殿下责罚!”

“好了,我也无意就这件事责罚你,你写的报告我已经看过了,你们确实是遇上了不可抗力的情况,相反,我为你感到喜悦,科米尔从今天开始多了一位超凡魅力术士,因此,我今天特地在这里召见你。”御座上的高挑御姐闲闲地说道:“起来吧,给萨利安子爵赐座。”

亚伦眼神一动,先批评,再肯定,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给自己超格的荣宠。

情报有误,高挑御姐的宫廷水平不低!

敌不动我不动,亚伦牢记着老祖宗的智慧跟他前世的工作经验“多磕头,少说话”,再次附身垂首,然后才从垫子上起来,表示感激。

侍从搬来一个小凳子,亚伦起身坐在凳子上,欣赏着王女礼裙下纤细嫩滑的黑丝小腿和她的那双黑色绒面红底细跟高跟。

“我听人说,你在寻找一位术士导师?”摄政王女果然是军人出身,她不喜欢泛泛而谈,而是直接地点名:“这里是科米尔,你是萨利安家的人,对么?”

“是,我是您忠实的仆人。”亚伦听懂了爱丽丝塞尔的言外之意,摄政王女在责怪他跟王室耍计策,耍心机:“只是我不希望再在小巷里面撞见一位斗篷男了。”

御座上的女人话音一窒,她明显停了下来,锋利的眼神自曼纱后如寒冷的北风般袭来。

她也听出了亚伦的言外之意。

“我知道你现在成为术士了,胆子大有计划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是要用对地方。”摄政王女深深地看了亚伦一眼:“你要学艾拉斯卓女士,不要学萨马斯特。”

艾拉斯卓-银手,传奇大法师,第二代魔法女神选民,北地七姐妹之一,银月城领袖,以她强大的魔法和出众的智慧统治着银月城,受到所有人的爱戴和尊重。

至于萨马斯特,亚伦对这个传奇大法师了解不是很多,只知道他曾经是艾拉斯卓的配偶,据说也跟二代魔法女神有过一段浪漫史,但后面不知道为什么堕入黑暗,开始疯狂地痴迷死灵魔法,龙巫教这个著名的邪恶组织就是由他一手创建。

真正让亚伦知道这个名字的是他看过的一些网文,即那场萨马斯特跟洛山达的战斗,据说是数百名晨曦之主的牧师在萨马斯特外出时伏击了他想要除掉这个邪恶之源,可他们大大地低估了萨马斯特的实力,在绝望中,牧师们集体献祭自己呼唤晨曦之主。

洛山达回应了信徒的请求,派出化身降临凡世,亲自与萨马斯特战斗,最终将这位堕落的魔法女神选民斩杀。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君临天下:神话最强帝皇我在霍格沃茨做卷王元婴期的我,在地球直播摆烂武道长生:从修炼易筋经开始开局99级道德经我直播问答社死了诸天群豪长生从七伤拳开始养生武圣:从泡脚开始混沌冠冕开局被殉刀,我是虎魄魔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