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军事 > 干宋 > 第十四章 诉苦大会

第十四章 诉苦大会(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对虎贲军的新兵使用怀柔的手段,就像《士兵突击》里班长史今对许三多那样?

这根本就行不通。

首先,当过兵的李存深刻的知道,像史今那么对待新兵的老兵,不能说绝对没有,但肯定是凤毛麟角。

在现实的军营里,很多老兵都有揍新兵的经历,尤其是那些刺头新兵,十有八九会挨老兵揍。

就像当初李存刚当兵时揍李存的老兵对李存说的那样:“别怪我,我当初也是这么被老兵揍出来的,这是规矩。”

后来,李存是老兵了以后,也揍过新兵。

揍完了新兵以后,李存也像当初揍过他的老兵那样请那些被他揍过的新兵喝了顿酒,然后在酒桌上对那些新兵说:“别怪我,我当初也是这么被老兵揍出来的,这是规矩。”

李存对此的理解是,这是军人的一种传统。

不得不承认,这种传统是糟粕,但对于练新兵来说,真的很有效,因为拳头真的比嘴更容易让人听话。

不过这还不是李存对虎贲军的新兵如此粗暴的最主要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是,虎贲军没有时间了。

现在是十月十日。

等到十一月二十二日,也就是再过一个多月,就是著名的息坑大战了。

有人可能会说,那也不还是有一个多月时间,应该够李存练出一支新军了吧?

错。

因为在这期间,义军还要接受青溪县里的那些厢兵和官吏豪绅们的私人武装的围剿。

战争可是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

所以,李存根本就没有时间慢吞吞的训练虎贲军,他必须用最快的办法让虎贲军成为一支能战的强军。

这么说吧,李存现在不疼不痒的揍这些新兵几下,总好过他们过几天在战场上丢了性命。

当然,一味地强压,肯定也不行。

事实上,李存早就安排何九他们,烙油饼,炖牛肉,还将昨天从猴三他们那里买的鸡蛋煮了,午休的时候,分给每个新兵一个。

好在这些新兵多是农民出身,本来就吃得了苦,看到这么好的伙食了之后,之前受的那点苦与累,立即就散去了一半。

等一众新兵吃得差不多了,李存给张世使了个眼色。

看见李存递过来的信号,张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左右的人说:“诸位皆知,我娘乃妓女出身罢?”

“妓女”这个词一出现,立即就引起了一众男人暧昧的表情。

张世也不在意,继续自顾自的说:

“我外公家里六辈种田,他不赌钱,亦不喝酒,只不问寒热、不避风雨每日起早贪黑种地。

可只因他家是李员外家客户没有自家土地,就须得将自家辛辛苦苦种地所得七成交给李员外家,还需承受李员外家各种科派与劳役。

我娘说,她家总有纳不完的科差,还不清的债,春债还未还清,秋债就又来了,债加债,债又复债,仿佛不论他家如何努力,都还不清他家不知因何欠下的债。

在我娘十三岁时,李员外带人去我娘家收债。

因我外公拿不出钱来,李员外就将我娘卖去了瓦子里。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朕乃一代圣君大唐:安西最后一个信使混在洪武当咸鱼美国农业不发达,需要金坷垃我与暴君相伴的日子扎纸匠:这是聊斋明末大明1805祖宗保佑:我建立了千年世家北宋大法官诸天大明联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