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小涵的淫荡告白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小涵那个夏天我十七岁4月8日生身高162公分体重48公斤胸围34、腰围24、臀围35有时觉得自己像断了线的风筝什么都不在乎的让风带著走看似自由的寂寞欲望的枷锁在黑夜中等著被你捕获每个月都要任性个几天,这就是女孩子自从阿映的女朋友来找过他后,现在偶而会跟著阿映回来,只是都待不久,大多是在他下课后打工前的这几十分钟里,两人在客厅聊天或是吃完东西后才又一起出门。真搞不懂,不是说交往很久了吗?之前整整一学期都没看她出现过,感觉像是突然冒出来的女朋友。每次她在的时候,我连上个厕所经过客厅都能感觉到她冷冷的眼神。每次礼貌性的打声招呼膌膏膋腽,麧么鼻齐也爱理不理的样子,让我对她的感觉不是很好。而阿映只会跑来跟我说,平常她在时,我可不可以不要穿得太少了,拜托我住在这耶!我高兴不穿她也管不著。有时真想故意不穿,就这样子走出房间,看看她会有什么表。哼!大概是好奇心的缘故,这几个晚上,只要阿映的女朋友来了,我都会放下手边的工作,偷偷的在房间内听著房外的一举一动。男女朋友之间平常会聊些什么呢?两个人的关系又到什么程度了?结果……搞得自己这一个星期来几乎都没看到,加上期中考后稍稍的放松,星期五的小考,脑袋里的空白就这样著实的呈现在考卷的答案栏上。中午的休息时间。涵:“啊啊怎么看都不会及格呢!早上的小考……”才叹完息,就看到一旁的小如也是一脸苦瓜样。涵:“小如,怎么了?看你脸色这么差,只是小考,考不好也没关系吧!”小如:“……耶?不……不是啦!我那个来啦,这两天又稍微熬了一下夜看,结果……居然痛到快站不起来。”小如是班上功课不错的女生,总是在前十名里,连小考都熬夜看,我实在是办不到,更不用说生理期来的时候了。忆珊:“小如,你还好吧?”坐在小如旁边的忆珊也在这时过来关心一下。小如:“还好啦!让我趴一下就好了……”涵:“啊!对了,我有药喔,嗯……等等喔!”我回到坐位上,从包里翻出了个小药盒,涵:“来我之前也曾把生理期搞得很乱,后来吃了这个就好很多了喔!要不要试试?”小如:“嗯?药?什么药啊?”忆珊顺手把药接了过去,仔细的看了看,忆珊:“嗯……这……好像是某种低剂量的口服避孕药的样子?”小如:“避……避孕药!”小如听了,一脸惊讶的看著我。但我看起来也是吓了一大跳的样子,什么低剂量、什么口服的,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涵:“等……等等我不知道那个是避孕药啊!而……而且,吃了是有比较好啊……那个来时也比较不痛了啊……”我慌慌张张的解释著。忆珊:“喂冷静点啦!虽然是避孕药,但这本来就有让经期规律,减少经痛的效果啦!”小如:“喔……是喔?吓我一跳。小涵也真是的,再怎么迷糊也该知道自己吃得是什么吧!忆珊不愧是家里开药局的呢,知道得真多。”忆珊:“哈哈!我还会配一些简单的感冒药喔平常都在顾店,学了不少呢!”涵:“什……什么啊?我当……当然知道啊!”说得自己有些心虚。忘了是多久前的事了,好像是国中毕业不久吧!因为生理期有点乱,月经迟到了,跟老爸提到时,他一脸慌张的样子我还记忆犹新呢!应该是大考的时候,常常熬夜看,没吃好也没睡好的关系,把自己身体生理时钟搞得有些糟糕,后来爸就买了这药给我吃,一直到现在。小如:“不过我还是不想吃,回家后叫我妈炖些汤给我喝就好了。”小如说完便趴到桌上。我注意到忆珊的脸上有些许落寞的神,涵:“好吧……忆珊,我们去吃饭吧!”我对忆珊耸了耸肩,说完两人便一起走出了教室。忆珊:“对了,小涵,虽然说刚刚的药的确对经期有帮助,但还是有更多更好的方式啊!感觉你现在就吃这种东西……不怎么好吧?还是,你有在避……”路上,忆珊语带保留的说著。涵:“我……我……该怎么说好呢,我不像小如,有妈妈可以准备补品之类的,总不能期待老爸会懂这些东西吧!”说到这,老爸知不知道这药有避孕的效果啊?忆珊:“耶?那……那你妈妈呢?”忆珊像似眼睛一亮的感觉。涵:“喔……小时候爸妈就离婚,现在不知道到哪去了呢!”说得自己也有股落寞的感觉。忆珊:“喔!你也算是没妈妈陪的孩子呢!”涵:“也?”忆珊:“哈哈我还没跟班上任何人提过呢!我妈也在我懂事前就跟我爸离婚了。唉有时真的不知道大人们在想些什么……”忆珊边说边用手拍了拍我的背,我想天崖同是沦落人,就是指这种感觉吧!忆珊:“对了,你刚刚的药,不是说很好,我家有品质比较好的,明天拿给你吧!只是……我还是觉得我们这种年纪,不是很适合就是了啦!还是……我说小涵你……应该不是处女了吧?”涵:“耶?我……那个……嗯……嗯嗯……”我羞涩的点了点头。忆珊:“我想也是……虽然才高一,但小涵你的身材实在是……太容易诱人侵犯了,又一副迷糊不懂反抗的样子,是不是给了男朋友了啊?嗯……算了,我不该问太多私事的……”忆珊说著说著,似乎也开始不好意思起来。我只是低著头,静静的听著忆珊说著,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忆珊:“女孩子懂得保护自己是很重要的喔!因为自己家里是药局,所以也曾见过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生来买验孕棒,已经见怪不怪了。别担心,如果你有问题,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会帮忙的。”忆珊小小声的在我耳边说著。虽然我依然红著脸,却有股安心的感觉,明明是同年纪的忆珊,这时却看起来好成熟、很可靠的样子。忆珊:“哈哈!我虽然没有经验,但是两性知识自认懂的不少呢!我还把我家药局里每种保险套的牌子都记下来了呢,要不要介绍你几款啊?”涵:“喂……”忆珊:“唉喔说是药局,除了药之外,人家会买的不就那几样,总要知道一下吧!”忆珊虽然人比外表看起来成熟多了,但有时还是很不正经呢,让她知道这些私密的事,我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回家的路上,望著手里的小药盒,仔细回想了一下:“在家的时候虽然次数不多,但爸跟小弟还真的是从来没戴过套子呢!还是……其实是这个身体,比较喜欢阴道里被射得满满的感觉呢?”被当成援交妹凌辱的小涵隔天,星期六的早上,窗外的天空是浅浅的灰色,看不见太阳;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还以为刚破晓不久,时钟上的指针却都停在了右半边,昨夜看小说看太晚了吗?居然睡到了中午。慵懒的下了床,出了房门才发现自己除了T恤,下半身只穿了件小到不行的内裤,还好客厅没人在。“为什么在家要这么拘谨啊?都是阿映他女朋友害的!可恶……”我边洗著脸,心里却泛著一丝不满。回到房间,伸了伸懒腰,刚看了阿映房外的鞋子不在,应该是出门了吧,八成是去找女朋友了,可是会不会等等一起回来呢?周末我可不想因为他们而闷在宿舍呢!于是在他们回来前,还是出去逛逛吧!拨了电话给宇珍、小梅,约了她们等等在常去的茶坊会合,左看右看后挑了件无袖的V领连身裙跟一件小背心外套,在镜子前照了照,因为裙子看起来还蛮长的,索性脱了内裤,拿了包包就这样出门去。虽说天气是暗暗的阴天,外面的气温却恰到好处,凉凉的,如果有点风就更舒服了。到了茶坊时,宇珍跟小梅已经在那边了。涵:“对不起!对不起!我迟到啦”我才刚坐下,小梅的手指就不偏不倚的往我左胸的乳房上戳了下去。涵:“啊……小梅你干嘛啊?”小梅:“这位大奶妹妹,我说你的领子会不会太低了啊”小梅边说,手指还在我的乳房上不停地戳弄。涵:“别闹了啦”隔壁桌的人都被小梅的举动吸引注目光,这时小梅才赶紧停下手。宇珍:“耶感觉小涵有不少衣服呢,常看到你穿不一样的款式呢!”涵:“耶?其实也没有啦!都是过季的,之前同学告诉我一个地方,可以买到不少便宜又好看的衣服喔!对了,我等等就带你们去吧,现在应该可以买到一些冬季的衣服吧!”小梅:“再便宜,买多了还是要花不少钱吧,我老爸给的零用钱根本不够我买衣服呢!”宇珍:“我也是呢,过年的压岁钱早就花光了……小涵怎么有钱买这么多衣服?”涵:“耶?嗯……就……几乎是压岁钱啦,今年我拿到了不少压岁钱呢!”不知道为什么,这压岁钱让人有些难以启齿。小梅:“对了,你们暑假打算做些什么?”宇珍:“暑假?的确……快要期末考了呢,然后接下来的就是暑假罗!”涵:“嗯……感觉好快喔,现在提起还真的没什么计划呢!”宇珍:“我会在家画图吧!”小梅:“你们注意到店门口的徵人启事了吗?”宇珍:“耶?难道你暑假想来这打工?”小梅:“没错我也想有多点零用钱,买衣服,吃好吃的东西啊!”涵:“打工啊!嗯暑假两个月,不找点事做的确会很无聊呢!”小梅:“小涵之前打过工吗?”涵:“嗯,去年暑假……”想起了国中毕业后的那个夏天,在槟榔摊打工的形,真是五味杂陈呢!不知道惠姐现在怎么样了?小梅:“是喔是打什么工啊?服务生?店员?”涵:“嗯……算是……类似吧!卖东西……服务性质的一些工作……”宇珍:“好啦,好啦!说得好像明天就开始放暑假一样,明明就还要一个月的时间呢,搞不好那时这边就不缺人了呢!”小梅:“真是的你就是只会泼冷水。”涵:“啊……我肚子好饿,我们快叫东西吃吧!”宇珍:“对啊,对啊,人家中餐没吃呢”宇珍一手拿起菜单,瞪著大眼睛在每一道餐点上……吃完中餐后,我们三个女生,顺便到闹区去逛了一下,我也带了她们到之前去过的店家买衣服。宇珍还在路边卖项鍊的小摊贩挑了好久,看了一堆想买的东西;小梅更是打定了主意,一直说暑假要赚多少多少钱之类的……很快的,两三个小时过去,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宇珍:“啊……我等等有要看的电视节目呢!”手上把玩著项鍊的宇珍突然叫著。小梅:“是喔,那今天就到这吧!”宇珍:“好解散。”宇珍说完,就往附近的公车站牌快步走去了。小梅也对我挥了挥手,慢慢地消失在人群里。然后,我在公车上看著街景从车窗外飞逝,回到了熟悉的路口,才下公车没多久,天空就飘起了雨,没带雨伞的我只能加快脚步在回家的路上,尽管这样,打在身上的雨滴还是让轻薄的衣服慢慢湿透了。回到宿舍时,已经快五点了,差不多该是黄昏的天空,却已经布满了黑夜的颜色。回到宿舍的楼下,才想起阿映女朋友的事:“那两个人是不是在楼上呢?”虽然之间没什么过节,不知道为什么的就是不想见到她呢!可是就这样待在外面,根本就不知道屋内的状况啊!只好先上楼再说了。才走到三楼,就微微听到了阿映女朋友的说话声,“哇!她真的是标准的大嗓门呢!”因为这样,可以确定了他们两个就在屋内,甚至就这样在客厅聊天,进门想要不撞见几乎是不可能的。“唉好想洗澡喔!身上被雨水弄的黏黏的……”我有些无奈的就这样蹲在楼梯上,呆呆的望著窗外的天空:“唉为什么不大方点的走进去呢?明明什么都没做啊!为什么会有像偷腥的小野猫般的感觉……”“耶……那个……小……妹妹……可以借过一下吗?”被突然传来的说话声下了一跳,抬头一看,是个头有点秃的伯伯,微胖的身材,手里拿著便利商店的购物袋。涵:“啊!对……对不起,我挡到你了吧?对不起对不起”我赶快从楼梯上站起来,让出了空间给他上楼。“小妹妹,怎么会坐在这里呢?是不是忘了带钥匙了啊?”他边说眼神边打量著我身上。涵:“耶?钥匙?喔喔……不是啦!是因为……因为……”我还真的没办法解释为什么我要待在自家门外而不进去,只是,后来越看越觉得这位伯伯很面熟。“是喔?那你要不要到我家坐坐?至少有电视看,总比在这等好。看你都淋湿了,不擦乾的话会感冒喔!”涵:“这……”说真的,走了一下午其实有一点累了,又不想在这不是很乾净的楼梯上坐下来;而且刚刚才蹲了那么一会儿,脚就觉得好酸。最主要的是,我根本不知道阿映的女朋友什么才会时候离开。“嗯……我……好像在哪看过你,好面熟呢!”就在我也想回答“我也是”的时候。“啊!对了差不多半年前,阿杉找来的援交妹!”涵:“啊!我也想起来了,那个……好像是叫新……叔的吧?”虽然想叫他伯伯,但印象中他好像要我叫他新叔。“啊?等等,援交妹?想起那时在楼梯上被两个男人猥亵的形,让我突然冒了冷汗……“新叔:“我记得你叫小涵是吧?那时我跟阿杉要了好久你的电话,他死都不肯给,真不够朋友。”新叔显得有些激动,看得出来很兴奋的样子。新叔:“半年多了吧!哇小涵头发长了点呢,看起来漂亮了不少喔!喔喔……那对奶子好像也跟著长大了呢!嘿嘿嘿……”新叔说完,冷不防的,手就往我的胸部摸了过来。涵:“啊!不……不要这样……”我赶紧拨开他的手。新叔:“喔喔喔好软,好有弹性啊!”新叔的表变得越来越淫秽的样子:“对了,你怎么会在这边?……啊!难道又是被阿杉叫来的,你在这等他的是不是?”涵:“不是,我是……”才说到一半,我又把话吞了回去,因为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就住在这边。新叔:“这该死的家伙,有好康的都不会找我。这样好不好,我给你两倍,你今晚就来陪我。”涵:“耶?什么两倍?……陪……陪你?”新叔:“啊你放心啦!那个……我不会玩太变态的东西啦!”涵:“变态?不是啦我……我才不……”话还没说完,突然就被楼上大门打开的声音给吓了一大跳。新叔:“嗯?……好像有人要下来了。”没错,而且听声音应该就是阿映跟他的女朋友。怎么会这样?涵:“那……那个……好……我……我答应你……就……就陪你一下下而已喔!”新叔:“真……真的?真的可以让我上你?”涵:“可……可以啦我们赶快进去,快啦!”我催促著新叔,他手忙脚乱的匆匆开了门,我几乎是推著他进屋的,然后再匆忙的把门关上,随即听到阿映跟他女友下楼的脚步声,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搞什么啊,我为什么要躲著他们啊?我又没做什么坏事……唉喔真是的!”我蹲在门内,心显得有些沮丧。新叔:“对了,你怎么湿成这样,淋雨了吗?”这时背后传来新叔的声音。还没沮丧完,现在更开始后悔答应了新叔的交易。涵:“嗯……我忘了带伞,所以……”感觉自己有些心不在焉的说著,一边还听著阿映跟他女朋友走出大楼的声音。涵:“那……那个……新叔,今天我还是……不要,我还是回去好了。嗯?新叔?”新叔好像没听到我说什么似的,自顾自进了客厅,我只好跟著他进了客厅。新叔住的地方跟一般的公寓没什么不一样,但装潢意外的简陋。涵:“新叔一个人住吗?没结婚?”新叔:“哈哈!我早结婚了,只是现在都在对岸工作,老婆怕我包二奶,去年也跟著过去。这边是之前的老家啦,这次也只是回来总公司开会,待个几天而已。”新叔边说边靠了过来,手也跟著搭到了我肩上:“那黄脸婆怕我乱搞,居然跟到那边去,却没想到在这边我反而搞上了小女生,嘿嘿嘿!这下变得不想回去了呢!嗯?小涵,看你衣服都湿成这样了,快脱下来,我拿毛巾帮你擦。”新叔边说边脱下我的外套。涵:“耶?帮我……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哈……哈啾”不可否认的,湿冷的衣服让我觉得渐渐冷了起来。新叔:“看吧看吧,等等会感冒喔!对了,我拿点东西给你,喝了很快身体就暖和了。”新叔说完也不等我回答便快步的往厨房走去。不一会儿,拿了一瓶琥珀色的液体出来,而直觉告诉我,那应该是酒吧!涵:“新叔,那是……是酒吧?我不要喝那种又辣又难喝的东西。”新叔:“唉小女生不识货!这可是我珍藏的药酒呢!可不是一般的酒,是补品补品!”新叔好像有点不满我说他的酒难喝,显得有些生气的样子。涵:“喔……好啦!那……一点点……喝一点点就好了喔!”其实我也知道喝了酒身体会发热,已经微微发著抖的我,在不想脱光让新叔擦乾身体的况下,喝酒也是保暖一个方法吧!更何况,我还蛮好奇,这被称做补品的药酒是什么味道呢?“是不是像姜母鸭或烧酒鸡一样的味道啊?”很快地,新叔已经递了一杯半满的酒到我面前,还好杯子不大,所以里面的酒其实只有一口的量而已。新叔:“来来来,一口喝下去,保证马上就不觉得冷了。”稍微的闻了一下,感觉不是很烈的酒,还有一股奇妙的香味,应该是药材的味道吧!新叔在一旁不断地催促,我只好像喝药般把杯里的酒一口吞了下去。涵:“咳!咳……咳咳咳”酒才滑过喉咙,就马上感到一股灼热感往鼻腔冲了上来,整个脸开始发烫,然后发热的感觉慢慢蔓延全身……新叔:“怎么样,是不是整个身体都热起来了?来再来一杯吧!”新叔说完,又倒了一杯比刚刚大杯的酒,这次没把杯子交到我手上,只是一手按住了我的后颈,直接把杯子就这样抵住了我的唇,开始慢慢地把酒往我嘴里倒。涵:“嗯!噗等……等等……嗯嗯”想开口拒绝,却因为这样反而吞下了不少酒,就算是想把新叔推开,也只是让他杯里的酒洒了一些在我的胸口上而已。涵:“咳!咳……呼呼……呼……”等到新叔把杯子从我嘴上拿开,我几乎被酒呛到快晕过去的感觉,重心一不稳,就这样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涵:“呼……我觉得好……好不舒服……快喘不过气来了……我……我想回去了……”我的手按著自己的额头,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跟身体分开一样。这时突然有只手伸到了我的大腿上,冷不防的就拉开了我的双腿,原来刚刚跌坐在椅子上的时候,裙子掀得太高,下体便在微开的双腿之间露了出来。微湿的阴部传来了些许凉意,这才提醒了我,新叔正盯著我一丝不挂的小穴穴!涵:“我……我要回去了……”我马上拉下裙子,转过身想离开沙发,涵:“啊”才刚挺起身子,就被新叔用力地推倒在沙发上。新叔:“开什么玩笑,小穴都掰给我看了,怎么能让你说走就走。”新叔说完整个人坐到了我身上,我躺在沙发上根本动弹不得,正在我努力地想推开他的时候,他竟拿起手上的酒瓶,开始把酒往我的脸上倒。涵:“啊!你……你做什么?不……不要啊咳!咳咳……”搞得我的眼睛跟本就睁不开,鼻子也被呛倒了,即使用双手去档,还是阻止不了,让新叔把酒倒了我整脸。最后新叔索性把酒瓶口塞进我的嘴,让剩下的酒直接灌进我喉咙,还不时的把玩酒瓶,在我嘴里抽插著……涵:“咳唔……唔唔……”好不容易,新叔停下了手,把酒瓶拿开,我也因为挣扎的关系,无力地躺在沙发上,整个脸甚至头发都湿透了,除了酒之外,鼻水、口水还有泪水,我张大了嘴喘息著,眼睛还是一样睁不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开始发挥作用了,本来痛苦的感觉慢慢地减轻,取而代之的是些微的麻痹感;脑袋也不知道是不是晕过头了,开始觉得轻飘飘的,但身体却越来越重,整著人像是陷在沙发上,感到一片茫然……突然,我的裙子被粗鲁地掀开,双腿也被大力的拉开,新叔开始用手指戳弄著我的阴部……涵:“啊嗯嗯……啊不行……”虽然脑袋很晕,几乎一片空白,身体还是诚实的有了感觉,才被新叔抚弄了一会儿下体,竟自己将双腿张得更开,双手也开始揉著自己的双乳。新叔:“看,明明就是只发的小母狗,连内裤都不穿,是不是随时都准备好给男人上啊!”新叔边说,动作也跟著粗暴了起来。涵:“啊我……啊……嗯……小涵……随时都可以……”随著新叔的动作粗暴起来,本来感到沉重的身体也越来越渴望被背奸淫,脸上的表也渐渐的转变为开心的样子。涵:“啊啊大力一点……大力一点没关系……啊把小涵的小穴穴塞得满满的……啊“这时新叔把手抽离了我的下体,也爬到了沙发上来,一口气抱住我的腰,把我拉向他,然后把他的阴茎,深深的插进了我的阴道里。涵:“啊哈……哈……深一点……再深一点好吗……”就在新叔开始抽插著我的下体时,我脱去发热身体上的连身裙,胸罩才脱下来没多久,新叔的手就捏了过来。新叔:“哇!真的又大了,好像快从手里爆开一样,这两个淫荡的大奶子,用手揉起来好过瘾啊!”涵:“啊好痛!啊……啊……新叔,你捏得我的胸部好痛喔!啊……”新叔:“妈的!这大乳牛,奶子这么大,我的手跟本停不下来啊!”突然,新叔加快了动作,然后很快地拔出了他的阴茎,将他滚烫的精液射在了我的脸上,我也在他刚刚激烈的抽插下泄了……新叔摊坐在客厅的地上,我也躺在沙发上不停地喘息著。新叔:“呼真爽!还是年轻的女孩子好,等等一定要再搞一次。”新叔坐在地板上说著,边说手还边抚弄著我的乳房,还不时的用嘴又舔又吸的,我在沙发上,就像是玩具娃娃一样,除了喘息之外,只能一动也不动的让他上下其手。新叔:“嘿嘿嘿既然都花钱援交了,怎么能让你休息呢!看你喘著息可怜娇羞的样子,实在让人忍不住想多听你再多叫几声。”新叔说完,一手拿起刚刚的酒瓶,一口气往我的下体插了进去。涵:“啊!不……不行……太……太深了啦……”虽然说是不小的酒瓶,但较细的瓶口还是轻易地滑进湿黏的阴道,一下子就顶到了阴道深处的子宫口。涵:“啊!不……不要啦……要插到子宫里了啦”新叔听著我哀嚎,开始更用力地用酒瓶戳弄我的阴部,我几乎是哭了出来,感觉阴道口快被酒瓶撑裂了,几度以为酒瓶会顶破自己的肚子。涵:“呜呜停停啦啊……好痛!啊……不行!我……我快尿出来了啊……”身体根本没力气反抗,纤细的双手根本就推不开新叔粗暴的臂膀,直到身子开始不停颤抖,尿止也止不住地狂洒在沙发上。这时新叔看了兴奋的笑了出来,直到我又再度瘫在沙发椅上……新叔:“呼手好酸。喂!小涵……没事吧?看你好像在发抖,爽过头了是吧?嘿嘿嘿!”我躺在沙发上除了喘息,没有任何回应,就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新叔:“对了,对了,说好了两倍。”新叔从皮包里拿了几张千元钞票,塞进了我的胸罩里,塞完还抓了几下我的乳房,我依然像个没反应的娃娃:“身体好重……头好晕喔……好想回去……“新叔:“对了,小涵,我包养你好不好?只要我每次回来都陪我睡就好。”新叔:“还有,你电话给我吧,每次我回台湾一定找你。”新叔:“唉喔我的腰……真的有了些岁数了呢!”新叔还说了些什么呢?最后只听到新叔嚷著要洗澡,要我等他一下,等等要我再让他上一次,便看他进了浴室。好不容易身体才有力气坐直,拿了桌上的面纸,慢慢地将身体擦拭乾净,动作就像个人偶一样,最后才将胸罩,连身裙慢慢地穿回身上……我也不管新叔这么多,迷迷糊糊的拿了外套跟包包,便摇摇晃晃的回了宿舍。进门时只有阿映在的样子,因为头很晕,实在记不清楚后来怎么了……隔天,星期日早上醒来,才发现乳房有些微的红肿,下体更是微微的传来痛楚……出了房门想上厕所,阿映刚好在客厅,他才说了昨晚我回来后发生了什么事。阿映:“你昨天晚上回来时整身酒臭味,问你什么都没反应,也没进房间,就这样趴在客厅的椅子上,一副神智不清的模样,还不时呻吟著,一看就知道醉了。本来想不管你,但我看你衣服是湿的,放著不管一定会感冒,我只好连哄带骗的拉你到浴室去,让你洗完澡,再让你回房间睡觉,就这样。”涵:“洗……洗澡!你……你……该不会……是帮我……帮我洗的吧?”我胀红了脸,几乎开始想像让阿映帮我洗澡的形,阿映:“没有啦!你一脚把我踢出浴室了啦还踢很大力呢!我顶多拿了自己的衣服给你换而已。因为不方便私自进你房间,更别说拿换洗的内衣内裤了。”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这才注意到这宽大的衬衫,的确不是自己的。涵:“喔……喔……是这样喔?那……那个……昨天,跟朋友去吃饭……不小心……被灌了一点酒啦……那个……谢……谢谢你喔……”阿映:“真是的……你才高一耶,这样会不会太夸张啊?居然跑去学人家喝酒。”阿映带著些许无奈,跟一些指责的口气说著。在阿映说清楚后,我反而很不好意思,昨晚好像真的有很用力地踢了他。这时,大门突然打开来,阿映的女朋友提了像是早餐的东西出现在客厅外。只见她停下了脚步,动也不动的盯著我,我赶紧看了看自己是不是又穿得太暴露了,虽然不整的衬衫下一丝不挂,幸好好衬衫还算大件,长度刚好够遮住下体。但,接下我才意识到,身上穿的,是阿映的衣服!

喜欢小涵的淫荡告白请大家收藏:(www.4txs.com)小涵的淫荡告白四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娇妻们的变化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盛夏之夫妻交友厕所瞟春记床道授业M老婆的刺激游戏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小涵的淫荡告白宦妻高树三姐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