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小涵的淫荡告白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小涵那个夏天我17岁4月8日生身高162公分体重48公斤胸围34、腰围24、臀围35荒白的孤单暧昧的浪漫似有若无的千个夜晚不是羁绊只是一厢愿对自己的欺瞒楼梯间的淫荡姐姐暑假开始后,很快地一个星期过去了,阿映搬出去后,偌大的房子里就剩我一个人,尽管心里还有些不是滋味,但一开始还觉得挺新鲜的,因为从小到大,我还真没一个人住过,现在就自己一个人,好像一家之主一样,没人跟我抢客厅的电视,制服丢在客厅也不会被人念,洗澡时开着浴室的门也不怕会被人看见。我常一丝不挂的在屋内走来走去,还大胆的在阳台上脱下身上所有衣物,就这样全裸着身体直接把衣服丢进洗衣机里,然后身体靠着洗衣机,让它的震动抚弄着乳房,甚至下体,像只发的母猫,在阳台上自慰了起来……但,像这样恣意妄为的生活,只持续了几天,很快地,我渐渐地害怕起这空荡荡的屋子,尤其是晚上,关掉了电视后突然安静下来的客厅,就算进了房间,外面传来的一点点声响都让我的心跳加速,甚至就这样让客厅的灯亮了一夜,还要把窗户跟门都上锁关紧了,才有办法入睡。但夏天的温度,总让我醒来时满身大汗,根本睡不好,加上之前被房东跟他朋友轮奸后,我也很担心房东随时会再带着一堆人出现。就这样烦恼了几天,最后决定还是搬回去好了,至于开学后该住哪……就再慢慢想啰!昨晚我打了电话回家,问小弟有没有空,来帮我把东西都搬回去,他没问原因,很快地答应今天可以过来帮我。闹钟第一次在暑假之中响起,昨晚给小弟打完电话后我就睡了,东西都没整哩,只好起个大早准备打包行李,还好东西不多,一个大行李箱,两个小纸箱,再加上自己的包包,很快地就把该带走的东西都装好了。才想要打电话给小弟,小弟却突然来了电话,说了他因为打工,晚上才能过来,结果在小弟来之前就这样多出了一整天的时间,只好给打通电话,看看同学们暑假都在做什么。我坐在床边,笨拙地按着手机,在通讯录里寻找熟悉的名字……嗯……先打给宇珍好了。“嘟嘟”宇珍:“喂……小涵?”一股慵懒的声音传来。涵:“嗨嗨对啦,是我。在做什么啊?这么热的天气。”宇珍:“在睡觉……”涵:“你这只懒虫,都早上9点了耶!”宇珍:“嗯……对啊,才9点啊……”涵:“快起来快起来暑假怎么可以这么懒散,快出来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天啊!”宇珍:“耶我好困喔……算了,都被你吵醒了……对了,你知道XX茶坊吧?小梅开始在那边打工了喔!”涵:“咦?真的?”宇珍:“嗯,好像期末考前就跑去应征,暑假一开始就去上班了呢!”涵:“好啊好啊,去看她打工的样子,一定很有趣。”宇珍:“那……我再眯一下,约中午12点好不好?你看看还有谁要去……晚安……”宇珍断断续续的说完话后就把电话挂断了。嗯……还有谁啊?小如好像说每天都要补习,不知道亿珊要不要顾店呢?打打看好了。忆珊:“喂哪位?”涵:“忆珊吗?我小涵啦!你在顾店喔?”忆珊:“小涵喔,嗯在顾店啊,今天早上是我负责的。怎么啦?”涵:“喔没有啦,想看你有没有空,中午出来吃个东西聊聊天啊!”忆珊:“中午……嗯,应该可以吧!对了,之前有说到调理生理期的药,顺便拿给你吧!”涵:“喔……其实文文后来也拿了一些给我,所以并不是说很需要啦!”说到这话题,又让我有些尴尬起来。忆珊:“嗯?她怎么会有?”涵:“嗯,后来有跟她聊过那天想把避孕药拿给小如吃的糗事,她就说她阿姨是做什么直销的,她家也是一堆药呢,就拿了两盒给我啰!”忆珊:“哇,怎么可以这样?药又不是可以随便吃的东西,我打电话给她,等等一定要好好念一下。你们中午要约哪?”涵:“喔,XX茶坊,中午12点喔!”说完,忆珊喊着有客人来了,便急忙把电话挂断了。我都有照盒子上写的使用说明吃啊!应该不要紧吧?我继续翻着通讯录:嗯……阿妹好像回外公家的样子,阿雅是图馆的工读生吧,现在应该是在学校……婷婷……不是很想听这大小姐说她的豪华旅游行程……文文她等等应该会跟忆珊一起来吧?很快地,通讯录都翻过了一遍,因为不想约男生,而似乎可以约的女同学,暂时就这三个人了。伸了伸懒腰,看着眼前的行李箱发着呆,小小的脑袋里好像在想些什么,却又好像只是片段的回忆,淡淡的飘过。嗯,既然是瞒着房东偷偷搬走,反正行李也都打包好了,就顺便帮他清理一下屋子啰!东扫扫、西扫扫,很快的就中午12点了,涵:“啊,糟了!虽然说约12点,但是从这边过去也要半小时呢!”随手把扫具丢到一旁,换上了轻便的衬衫跟短裙,拎了包包便急急忙忙的往外跑。尽管晃得有些明显的胸部引来不少路人的视线,但一路上我也没管这么多,三步当两步匆忙的往目的地走。到约定的地点时,已经12点半了,我站在门口喘息着,很快地便看到角落有人对着我招手,细看才认出是文文,只是才进门走没几步,就被后面伸出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胸部。涵:“啊!”或许是因为实在叫得有些大声,几乎是整间店里的人都好奇地往我这看了过来。“小梅!你在对客人干什么啊?”柜台的一位大姐这时也对着这边喊。这时我回头一看,原来袭胸的人就是小梅。小梅:“啊……没……没有啦,她是我同学啦,没事,没事啦……”小梅这时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小梅:“都是你啦……又不是第一次抓你的奶,怎么这次叫这么大声,丢脸死了。”小梅小声的在我耳边说着。涵:“你还敢说……快……快把手放开啦,整间店的人都在看耶!”小梅这才把手放开,放开前还故意轻轻的捏了一下我的乳房。涵:“啊!你……”我作势要打小梅,她便一溜烟的跑掉了。小梅去压到了我被穿了个洞的乳头,并没有完全好的伤口,对轻微的碰触都感到比以前敏感,更不用说被这样抓住,所以才会叫得有些大声。往文文所在的桌子走去,发现忆珊跟宇珍都在,撇开了平常看惯的制服跟校裙,文文跟忆珊穿着便服的样子,看起来意外的好看呢!文文的穿着是小碎花短袖上衣搭上苏格兰方格纹的短裙,忆珊则是看起来有些高贵的V领小洋装跟有蕾丝衬边的长裙,这么说来,家里开药局的忆珊,家境的确不错,总是穿着些看起来很贵的衣服呢!耶我也想要这样的小洋装……宇珍:“好慢喔”宇珍说完便埋头盯着菜单。忆珊:“怎么了?约人的却这么晚才出现。”涵:“喔,没有啦,我要搬离现在住的地方,打扫花了点时间,就……”我边说边放下包包,坐到了宇珍的旁边。文文:“嗯?怎么了?不是住好好的。”涵:“就唯一的室友搬走了,剩我一个人,怪可怕的……”我边翻着菜单边说着。忆珊:“室友?男的女的?”涵:“男的啊,我没说过吗?”文文:“耶男生哦说是室友,其实就是男朋友吧?同居耶”文文越说越兴奋。涵:“耶?男友?”这时我才把心思从菜单上拉回来。宇珍:“小涵你有男朋友?”宇珍这时也跟着抬起头,加入话局。忆珊:“可是你说他搬走了……难道你们分手了喔?”文文:“对啊对啊!”涵:“嗯……就……那个……对……对啦,就分手了……”因为不是很想解释,就没想太多的这么说了。文文:“……怎么了吗?”忆珊:“你们交往多久了啊?”两个女生像是逼问犯人般的盯着我。涵:“其实也没多久啦!就……从上高中开始吧,原因是他跟他女……前女友复合,我们就分手了。”我低下头盯着菜单说着,试着不把心思放在这个回忆上。宇珍:“耶耶这样算劈腿吗?”宇珍对着忆珊跟文文说,忆珊摇着头耸耸肩。文文:“嗯……没同时交往就不算吧,这叫回心转意?”宇珍:“喔喔吃回头草”忆珊:“耶不敢相信,正常人都会挑小涵吧,不管长相还是身材。”文文:“我知道了,是因为没有安全感吧,小涵一副随时会被别的男人拐走的样子。”涵:“……谢谢你喔!”我白了文文一眼。文文:“不客气嘻!”随即以微笑回应。涵:“好了好了我不想讨论这个啦,你们吃过了吗?中餐。”宇珍:“还没在等你啊!我好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很少在开伙。”宇珍很快地又把注意力转回到菜单上。很快地,在用餐跟与小梅的打闹中吵吵闹闹地吃完了中餐。时间到了下午两点,宇珍在看了几次手表后,嚷着要看重播的节目,便急急忙忙的先行离开了;小梅也被叫进了厨房,似乎有繁杂的打扫要忙;只剩我跟忆珊、文文喝着餐后的饮料。这时忆珊一屁股坐到我身旁,“说是男友,难道已经上过床了?”忆珊小声的说着。涵:“耶?嗯……嗯……”我带着一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文文:“干嘛这么小声,以为我不知道啊?就是不想让你被人搞大肚子,才拿药给你的啊!”文文这时也把头凑了过来跟着小声说。忆珊:“你还敢说,药可不能随便乱吃耶,吃坏身体怎么办?以后你要给小涵的药都先给我看过。”文文:“喔好啦好啦!”文文边说边嘟嘴喝着饮料。涵:“谢谢你们的关心啦,但我真的不是很想谈这事……”我低头玩着手上的吸管。忆珊:“好啦好啦,别难过,我最后问个问题就好,你是真的很爱他吗?”涵:“嗯……怎么这样问?”我有些反应不过来。忆珊:“因为,我看你一点都不像失恋的样子啊!要不是你说他跟前女友复合,我会以为是你甩了人家呢,所以让我觉得你并没有这么在乎,我也才会这样问你啊!”涵:“因为有一阵子了啦,所以……所以就比较……”忆珊:“唉看你平常就一副迷糊样,不要只是被男生骗上床就好了。”忆珊说完,笑了笑便没继续说下去,开始跟文文聊起她拿给我的药的事。忆珊问完后我的确傻了一下,她口中说出的“爱”让人有股沉重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却是我跟阿映之间没有的。仔细想想,我只是单方面的想尝试当男女朋友的感觉,靠着“喜欢”这种暧昧不明的感觉,轻易地就答应跟人上床,最后因为失去从来就没得到的东西而忿忿不平。想到这,一个深呼吸后我微微的笑了笑:好像呆子一样,我。跟好朋友聊天总是能让我开心起来,或许因为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窗外开始有了黄昏的颜色。小梅:“这几位客人,你们坐一下午了,才点三杯饮料会不会太少啊?”小梅拿着托盘,晃到我们桌边说着。忆珊:“哎呀这个服务生怎么这样跟客人说话呢?不行喔”忆珊说完,手突然往小梅的屁股摸过去,狠狠地抓了一下。小梅:“啊!你……这位客人,请你不要这样。”小梅先是被吓了一跳,甚至已经把手上的托盘拿得高高的,但又很快地就挤出微笑来说着。忆珊:“嘿嘿嘿,你还不是常常乱抓我的们的胸部,当然要趁你上班的时候抓回来。”小梅:“哼,等我下班你就惨了,看我把你的A罩杯抓成B罩杯。”小梅边说边落荒而逃。文文:“哈哈,服务生可没这么好当呢!”涵:“耶?当服务生也要忍受被吃豆腐喔?”文文:“也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跟客人之间的应对可不是这么简单,尤其是要把客人伺候得服服贴贴的,但也不是予取予求就是了。”忆珊:“对啊,我顾店时也曾遇过难搞的客人,还好我EQ高,不然可能早就把我家药局的招牌砸了。”尽管忆珊自满的说着,文文却在她后面做了鬼脸……忆珊:“啊,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回去了呢,说好晚餐要在家里吃的。”文文:“哇,居然4点多了,今天就到这边吧!对了,下次一起去逛街买衣服吧,你来之前,小梅就说了好几次,要用打工的钱好好买几件衣服呢!”涵:“嗯,好啊!”三个人跟小梅说了一声,便在店门口解散了。夏天的黄昏特别久,我悠闲的慢慢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这时,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小弟:“你不在家?”涵:“喔,跟朋友出来喝茶聊天啊!”小弟:“该不会是跟一群男生在“炮”茶吧?”我那时并没有听出小弟的暗讽。涵:“不是啦,都是班上的女同学。对了,你打工要结束了吗?”小弟:“我已经在你住的地方楼下了,按电铃没人应门,所以才打电话。”涵:“怎么这么快?你不是打工到5点吗?”小弟:“就……就工作提早结束啦,店长让我早点走。”涵:“耶好幸运喔,那你等我一下,我在回去的路上了,马上就到喔!等我。”说完,小弟挂断了电话,我也加快了脚步,很快地就回到了宿舍,跟着小弟一起上了楼。涵:“虽然说东西不是很多,但是用机车载的话,也要个两三趟吧,嗯……就是地上跟床上那些。”进了房间后,我指着打包好的行李说着。跟在身后的小弟并没回应,只是慢慢地走近,从我背后慢慢地抱住我。或许是身体已经习惯了小弟的手,我一动也不动的让他紧紧地抱住,可以感觉到小弟呼出的热气轻轻的抚过颈后,随即是湿滑的舌头,开始轻舔着我的肩颊骨。涵:“啊……”我开始不经意地发出了小声的呻吟。原本环绕在我腰间的双手也开始在我身上游移了起来,先是一手隔着裙子按压着我的下体,另一手则从大腿慢慢地往上抚摸,推高了我的裙摆,我清楚地感觉到小弟的手指在内裤的边缘来回的抚弄几下,然后慢慢地伸进内裤里,不一会儿,已经有两根手指深深的插进我的阴道里了。涵:“啊……那边……对……啊……啊……”(小说:goo.gl/i0zFY)双腿在几次的颤抖后,开始有些疲软,不知不觉身体已经倚靠在小弟的身上。突然,小弟压在裙子上的左手开始往上移,在我的上衣上拉扯着,似乎是想要脱我的衣服,本来顺着他的手慢慢地拉高上衣的我。就在他的手去压到我的乳头时,身体像是回想起了什么,我飞快地抓住了小弟的手,阻止了他继续去脱我的衣服,两人的动作就这样停了下来。乳头上的伤口……尽管被轮奸时留下的红肿、瘀青、咬痕等等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乳头上的伤口却仍旧很明显,除了不想让小弟担心,而我也不想解释被轮奸的事,就这样僵持了几秒。小弟:“怎么了,难道不想要吗?明明上高中后,每次见面都看你一副渴望的样子,我的淫荡姐姐。”涵:“不……我……”小弟:“不要的话,我也没关系喔!”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小弟的手指却又开始抠弄着我的下体。涵:“啊……啊我……没说不要啦……啊……我……只是想……想……想穿着衣服做做看……对,穿着衣服……”突然间在脑袋出现的想法,就这样说了出来。小弟这时停下了动作,好像在想什么,小弟:“穿着衣服吗?那这样的话,到外面也没问题吧?嘻!”小弟不怀好意的说着。涵:“外……到外面?”我回过头去看着他。小弟:“对啊!比起都是在房间里,在外面似乎有趣得多呢!没想到小涵姐姐也开始喜欢一些刺激的花样了呢,随着发育得越来越淫荡得身体,行为好像也跟着越来越淫乱了。”涵:“哪有……我……我只是……我……好……好啦反正人家就是想……想要啦……”看着小弟的眼神,我有股陷进去的感觉,跟着小弟的手指越来越深的插进我体内般。小弟:“既然这样,那我们赶快出去吧!”就这样,我被小弟半推半拉的带到房间外。两人来到客厅,尽管才走几步路,因为淫液而紧黏着下体的内裤,跟着扭动的下半身,不停地摩擦着大阴唇,我清楚地可以感觉出阴部已经湿答答的了。才刚踏进客厅,我便有些心急的将短裙撩起,转过身后稍微得挺起腰,让下半身清楚地露出来,期待着小弟能继续刚刚在房间内对我的爱抚。小弟:“啊?另一个房间不是也住了一个房客吗?”但是小弟只是看了看四周,轻声的说着。涵:“喔……他……他喔?他搬走了,现在这边没别人在,不用担心啦!”虽然跟好友聊过后,已经不是这么在乎了,但是提起阿映,连自己都听得出来口气里有那么一点烦闷。小弟:“这样喔?这样在这就不好玩了啊……小涵姐,我们出去外面吧!”小弟看着我,一副轻松的说着。涵:“外面?阳台吗?”我有些疑惑的说着,双手依然拉高着裙子。小弟:“当然是屋子外啊!像是巷子里,或是公园之类的。”涵:“公园?等……等等!不行啦,会被人看见的啦,尤其是现在天还这么亮……”小弟:“我知道会被人看见啊,所以才让你穿着衣服啊!而且……嘿嘿嘿,就算是不小心被看到,小涵姐也只会更兴奋而已吧?”涵:“才……才不会呢!被看到……被看到的话……我……”说到这,我还真的有那么一些希望被看见的期待在脑中闪过。看我犹豫的样子,小弟这时靠了过来,手开始去抚弄我的下体。小弟:“明明都这么湿了,我看你光想像,就让你发成这样,身体散发着一股淫猥的味道呢!”涵:“啊……嗯嗯那边……想要……手指再粗暴一点……”小弟:“不出去的话,就不继续喔!”小弟这时停下了手说着。涵:“嗯怎么这样……那……那……楼梯……楼梯间,可以吗?”小弟:“楼梯间吗……嗯也算是外面了,好吧,就先这样啰!”涵:“那我们……”这次反而是我牵起小弟的手,拉着他很快地来到了楼梯间。轻轻的带上大门,然后小心翼翼地探头,楼上楼下的来回看过两三次,确定公寓大楼的楼梯间都没有人后,我一屁股的在阶梯上坐了下来。因为裙子很短,一个没压好,一半的臀部就这样坐在了冰凉的水泥上,但是在这炎热的夏天,却感到意外的舒服。坐稳后的我很快地将上半身微微后仰,紧接着便把双腿打开,因为是坐姿,双腿又张得很开,裙子就算不刻意撩高,也几乎可以看到整个下半身了,连自己都可以看见半透明的白色内裤湿搭搭的服贴在阴部上,即便是大阴唇的形状都看得很清楚。自己淫荡的模样,让我也不禁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毕竟不是我第一次在这楼梯间有这样猥亵的举动,已经有不少次在户外裸露的经验,加上渐渐被欲支配的脑袋,现在的我根本不在乎会被随时出现的陌生人看见,只想着要让眼前的人奸淫。反而是小弟看起来有些拘谨,尽管胯下明显的肿胀起来,却迟迟没有想要拉下拉链的动作,我带着有点哀怨的表看着他,手指已经忍不住开始抚弄着自己的阴部。小弟:“刚刚我说要到公园,你还一副害羞的模样,怎么小涵姐姐才出大门就变得这么大胆了呢?”小弟带着有些嘲讽的语气说着。涵:“哪有……还不都是……你……你看,姐的内裤都湿成这样了……都是你啦!”小弟这时靠了过来,在我面前蹲低了身子,手开始隔着我湿透的内裤,按摩着我的阴部。涵:“啊……啊……啊……”我移到身后的双手,勉强支撑着上半身,像是把下半身都交给了小弟一样。每次小弟的手指用力地按压我的阴核,我的两腿都会跟着颤抖,而我也不自禁呻吟得越来越大声。小弟:“小涵姐这么淫荡的模样,一点都不怕被邻居们看见呢,是不是早就在这边跟男生做过了啊?是室友吗?还是邻居?”小弟带着轻蔑的语气说着。涵:“啊……嗯……是……邻……邻居,还有……还有房东……啊……”这时,我可以感觉到小弟慢慢地用力起来,原本按摩着大阴唇的手指,正渐渐地把内裤推进我的阴道内。涵:“啊……越来越深了……”不一会儿,就像丁字裤整个陷进肉缝里一样,内裤胯下的部分被全部塞进了阴道里,被拉扯后露了出来的部分连阴毛都遮不住。小弟:“虽然早知道你一个人住外面,迟早会让人搞上床,但跟邻居在楼梯间做爱,从你嘴里亲自说出来,还真让人觉得兴奋呢!该不会整栋楼的人都上过你了吧?”涵:“啊……才……才没有……啊……好深啊……只有房东……跟……跟三楼的一位伯伯……而……而已……啊……”我可以感觉到小弟的手指越来越粗暴地戳弄着我的阴道,而内裤的缝线在肉壁上来回的摩擦着,就像是有只生物正不停地搅弄着我的小穴。涵:“啊……轻……轻点啦……怎么……你吃醋喔?嘻……没想到小弟你也有这种可爱的地方呢!”小弟:“……我才没有……”涵:“啊……明明……明明碰我最多次,把人家当玩具的,又不是别人……啊……啊……”我看着小弟,嘟嘴说着。小弟:“少来了,等等要是真的被邻居撞见了,你就让他们轮流上,好不好啊?”涵:“可……可以啊……反正……反正你想怎样……我都没关系……”其实,自从被房东跟他一群朋友轮奸后,到现在已经一个星期了,因为身上多了些伤口,而这期间不要说性行为了,连自慰都没有。尽管一个星期的时间不长,但不知道为什么,身体却变得比以前更容易“想要”一点点色的味道,都让我的身体有了反应,像是身体还记着被轮奸时的感觉……虽然并没有强烈到想要主动找男生的程度,但像这样让小弟推了一把,就会有不顾一切,谁都可以的感觉。小弟:“……”看着我淫秽的样子,不发一语。过没多久,小弟终于脱下裤子,坚挺的阴茎在他的胯下不停地抖动着,我把脸凑近,才想把小弟的阴茎含进嘴里,小弟便把我拉了起来,并让我转过身,趴在楼梯的扶手上。就这样,我屁股翘得高高的,小弟一手拉开了我的内裤,很快地就把温热的阴茎插进我的小穴。涵:“啊嗯……塞……塞得满满的……啊……”最初的一次用力抽插,除了可以清楚地听到淫液从肉壁里喷溅出来的声音,还让我腿软了一下,要不是趴在楼梯扶手上,我应该会直接跌坐在地上了吧?涵:“啊……啊……好深……啊……好像快插进肚子里了……啊……”小弟:“姐的小穴仍一样那么紧呢!再用力的话,能不能再插得深一点呢?喝!”涵:“啊……不行……我不行了……整个身体使不上力……啊……”小弟激烈地摆动着腰部,每次都深深的将阴茎插进了阴道的最深处,过没多久,下体像抽筋一样,小穴在颤抖几下后,我跌坐在地上,小弟的阴茎也在这时滑出了我的阴道。涵:“呼……呼……呼……”我趴坐在楼梯上,勉强倚着栏杆喘息着,只是小弟并没有让我有喘息的时间,他弯下腰拉开我的大腿,粗鲁地脱下我的内裤,硬是抬起我的下半身,然后再次把他的阴茎插进我的下体,我的上半身只能侧趴在阶梯上,像个娃娃般的被奸淫。涵:“啊……等……停……停一下啦……啊……”伴随着身体摩擦地板的疼痛,还有硬物来回塞进下体的快感,我的身体忍不住地抽搐着。很快地,小弟也把他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了我的阴道里……这时他才慢慢地把我放下,我瘫在楼梯上,只剩下喘息的力气,还微微颤抖着的身体仍旧沉浸在淫悦的余韵之中。在旁边稍作休息的小弟,这时突然靠了过来,我还以为他的阴茎又硬了,想再做一次,但是我才要将双腿张开,调整好让小弟插入的姿势,小弟却伸手去解开我裙子上的钮扣。涵:“耶?怎……怎么了?”我还真的像个洋娃娃一样,小弟抱起我的屁股,两三下就把我的裙子脱了下来。小弟:“那……接下来,就让小涵姐姐“服务”一下左邻右舍啰!嘿嘿!”小弟一脸不怀好意的说着。除了手上的裙子外,他还捡起了我刚被脱下的内裤,然后一个转身便进了屋子,最后是门锁上的声音。我裸露着下半身,光着屁股坐在楼梯上,一时还反应不过来,涵:“等……等一下……”觉得不妙的我赶紧起身,在慌张的拉了几下门把后,不得不接受自己被锁在门外的事实。钥匙……钥匙在裙子的口袋里……着急的按了门铃,还对门叫着小弟的名字,但门不开就是不开。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下半身,湿润的阴部看得一清二楚,还有黏稠的精液开始从肉缝里慢慢地流了出来,我甚至没有面纸可以去擦掉大腿上的淫液,看来小弟是真的想看我让邻居奸淫。我看了一下窗外,天色也暗得差不多了,虽然这边出入的住户不多,但是到了下班的时间,一定会有人回来的。“喀喀!”说时迟那时快,这时楼下的大门传来了打开的声音。耶!怎么办?如果只是楼下的住户……不会走上来就好了……尽管知道楼梯的扶手跟本遮不住裸露着的下体,我还是缩着身体蹲在旁边,很紧张的听着楼下的脚步声,心里祈祷着不要真的走上来,但是随着上楼得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跳跳得越来越快。啊……不……不行……上来了啦……怎么办?怎么办?脑袋里闪过了要往上跑的想法,但是我才刚站起来,就发现楼梯的转角处,一个人停下了脚步,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一脸惊讶的表。我连下体都来不及去遮,而他从楼梯下看上来的角度,我露出来的下体搞不好还比我的脸清楚。“你……你是……”这时那个人说话了。我这时才反应过来,赶紧拉衬衫衣角去遮下体,尽管已经算是宽松的衬衫,还是被乳房占掉不少面积,衣角勉强只能盖到阴毛处,最后还是只能靠手去遮阴部的地方。眼前的人看起来是个年纪不大的小男生,再看他身上的衣服,似乎是附近一所国中的制服。国中生?这么说来好像在放学的路上看过几次……原来住楼上吗?“我记得你是读XX高中的姐姐吧?为什么……没……没穿裤子……在这?难道是遇到色狼了?我……我妈妈应该在家,我马上去叫她,你等我……等我喔!”那男生好像看过我,在认出了我后,突然哗啦哗啦的说了一堆。涵:“等……等等!不是……不是色狼啦!不要……不用去叫你妈妈来啦!我……我……”一听到他要去叫人,我慌张的想阻止他。“那……那你在这边做什么啊?你……的裤子呢?好奇怪……还是应该……找个大人……”小男生听我说完后,似乎并没有马上要去叫她妈妈,只是一边问着我,一边盯着我的下半身看。涵:“我……我只是忘了钥匙,等……等等就会有人开门让我进去了啦!至于裤……裤子,我……我……”为什么人在这边还可以用忘了带钥匙的理由,但是为什么下半身一丝不挂,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那……要我去叫我妈拿裤子给你穿吗?”涵:“咦?不用,不用真的不用啦!没穿也没关系啦,我……我等等就可以进去了……哈……哈哈……”“嗯不用……不用那你……你为什么要用手遮得这么辛苦?”那男生的脸从刚刚就红通通的,说这话时,我注意到他的胯下已经微微的凸起了。涵:“耶……我……不……不遮也……也可以啊……”我边说,边慢慢地把手移开。这时那个男生不仅瞪大了眼,连嘴都张开了,甚至走了上来,就这样蹲在我前面,离我只有短短不到30公分的距离,就这样盯着我的阴部看。“我……我想……我可以……可以摸吗?”那男生呼吸急促的说着。涵:“嗯……你……你摸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双手直接背在腰后,连脚都往旁边移了一小步,双腿打开,原本让大阴唇夹得紧紧的肉缝,这时已经微微的张了开来。只见那男生吞了口水,慢慢抬高发着抖的手,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戳了一下我的阴道口,涵:“啊……”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啊?会……会痛吗?”他紧张的说着。涵:“不……不是痛啦……”他看了一下我的表,便又继续用手指戳弄着我的下体,我则尽量忍着不发出呻吟声来。“这……黏黏滑滑的是什么?里面……好像是从里面流出来的。”他边说边用手指抠弄着我的小穴,挖出了不少精液。涵:“嗯……啊……那……那个……是……男生的……”我的意识渐渐地集中到被抚弄的下体,脑袋里又开始慢慢地越来越空白。“男生的精液!所以……所以你刚刚……刚刚……”我没回答,只是点了点头。“虽然有看过老爸藏起来的A片……但是……这么小的一个洞……真的……真的可以塞进那么粗的棒子吗?”小男生边说着,边用手指拉开我的大阴唇,我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手指笨拙的在我湿滑的阴道里抠弄着。涵:“你……你……想要……试试吗?把你……粗粗的棒子……插进去。”“可以吗?”他抬起头,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涵:“嗯……嗯,可……可以。”我越说脸越红,我居然问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国中生,想不想把阴茎插进自己的阴部里。只见那男生站了起来,开始手忙脚乱的开始脱自己的裤子,不一会儿,翘得高高的阴茎露了出来,但就在他把下半身靠了过来后,却又停下了动作,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开始的样子。我看着他一副伤脑筋的样子笑了笑,一手握住了他的阴茎,另一手用食指跟中指撑开了自己的大阴唇,我抓着他的龟头在我的阴道口磨蹭了几下,接着让他的阴茎慢慢地插进了我湿滑的小穴里。涵:“啊……嗯嗯……进……进去了……怎么样啊……女生的小穴,啊……舒不舒服?”“好……好紧喔!可是好温暖,好舒服……没想到真的可以插进那么小的的洞里,女生的那边好厉害……”我放开了双手,想让他任意地“使用”我的小穴,但他却一动都不动,只是让他的阴茎待在我的小穴里……过了几分钟,忍不住的我开始摆动着下半身,没想到这一动,小男生的眉头一皱,阴道里就传来被温热精液注满的感觉。涵:“啊……好……好多,好热……”量出乎意料之外的多,甚至让我觉得小腹都微微的鼓了起来,但阴道里的阴茎却一点都没有软下来的样子,他也迟迟的不把它拔出来。涵:“呼看你一副还想继续的样子……舍不得离开姐姐我啊?呵呵!”这下换他没回答,只是用力地点着头。就在这时,背后的门突然打开,小弟拎了我大包小包的行李就这样站在那;那小男生也吓了一大跳,什么也没说,抓了自己的包跟裤子就往上跑,小弟站在那什么也没说,好像知道外面发生的每一件事。涵:“我……那个……是楼上的……只是……都你啦,把人家关在外面……所以才……”我吞吞吐吐的说着自己都不是很清楚的话,尽管从阴道里流出来的精液已经沿着大腿滴满了脚边。但是小弟只是一副不在乎的把裙子跟内裤递给我,示意要我穿上,然后在把我的包包也递给我的同时,靠了过来,在我的耳边小声着说着:“下次就真的带你去人多的地方好不好啊?姐。”小弟的表有着一丝邪恶的味道,说完便往楼下走去。涵:“好……好啊……”我边穿上裙子跟内裤,边小声的说着,小到只有自己听得到。花了两个小时,总算把东西都搬了回去,最后在客厅留了纸条跟钥匙,希望阿杉来的时候不会生气才好。小弟:“对了,姐,你的房租都付清了吗?就这样给人家跑掉。”涵:“嗯,应该没问题吧,搞不好还可以多住几年呢!”我歪着头,想了一下之前被轮奸的景,但是一回过头,小弟就一脸无奈的看着我。小弟:“原来跟房东……是这么一回事。”我低下头,假装没听清楚小弟说的话。小弟:“难怪除了学费跟基本的生活费之外,都没看你跟家里拿钱,还以为姐懂事多了,会体谅只有微薄薪水的辛苦老爸,所以很节省呢!”涵:“我也是知道家里的经济不是说很好啊,所以……所以你才这么努力的打工,我也……我也只是……”小弟:“女孩子真好,稍微的卖弄一下身体,就……”小弟说到一半停了下来,似乎觉得说得有些过头了。涵:“我……我只是……如果是为了家里,像小弟的学费之类的,我也可以帮忙的啊,就算真的要我……要我付出身体……我也不在乎……”小弟:“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打工啊?”小弟抓着我的肩膀,有些大声的说着。气氛一下子凝结了起来,两个人都沉默不语。小弟:“都没了吗?”小弟先出了声。涵:“嗯……嗯我手上的是最后的了。”小弟:“对了,刚刚看到你房间不是还有一件衬衫?”我沉默了一下,涵:“那是……一个朋友的,我觉得留在那就好……”关上了大门,我在回程的机车上紧紧地抱住小弟,脑袋里尽是这一年来住在那时发生的事。涵:“有点累了呢,好想快躺到自己的床上,好好的睡一觉。”

喜欢小涵的淫荡告白请大家收藏:(www.4txs.com)小涵的淫荡告白四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人生性事之写点真格的M老婆的刺激游戏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武林启示录盛夏之夫妻交友高树三姐妹魔法的奴隶我为卿狂爱与欲(爆乳淫奴)孽缘之借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