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小涵的淫荡告白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小涵那个夏天我17岁4月8日生身高162公分体重48公斤胸围34、腰围24、臀围35我坐在黑色的马车上四方型的车轮在一望无际的水面上不停的转动拨动着涟漪的不协调感像是倒映的弦月被深不见底的黑色紧紧抓住只能仰望夜空对着月亮说你是谁?小涵的轮奸PARTY挂断了房东的电话后,我在床上静静的躺着,第一次觉得空荡荡的房间,看起来这么大,当初小弟帮忙我搬家时,还觉得我应该找间大一点的房间,那时我还说了“一个人住刚刚好”之类的话……为什么这时候,不管怎么伸长了手,总有摸不到边的感觉。突然,外面传来了大门打开的声音,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以为是进门的阿映,但才过了没两秒,房东阿杉的声音,便宏亮的从门外传来……阿杉“小涵,我来了,在房间吗?”一开始我并没有理会,直到阿杉开始敲着我房间的门,涵“啊……我……我在房里……”阿杉“喔你想在你房间做喔,嘿嘿,我还是第一次进女学生的房间呢,耶?怎么锁着?”涵“……啊!等等,别在我房间,我……我等等就出去……”才不想随便让男生进来,更何况还有不想被看到的内衣裤挂在衣架上呢,我只好让阿杉继续待在门外,赶紧起了身,开了门来到客厅,只见阿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眼盯着我看我身上依然穿着醒来后唯一的一件T恤,不要说胸罩了,连内裤都没穿,微微凸起的乳头,还有小肉缝在勉强遮住阴毛的衣角下忽隐忽现的,大概是还在恍惚,根本没去注意身上的穿着,不要说多加件衣服了,感觉像是故意在男生面前裸露着的下体,没有丝毫的遮掩,仅管什么都不想,身体像是在寻求着什么般的微微发热,但才一出房间,就让一个男人就这样用好色的眼神盯着看,还是让我有了一些不好意思的感觉……阿杉“你这小淫妹,就这样露着小穴走出来,该不会等不及了想在客厅直接来吧,嘿嘿嘿。”我没有回答,对着阿杉稍微的苦笑了一下,别手别脚的往客厅走了过去,两腿张开时,似乎让阴部更清楚的露了出来,阿杉“哇久没碰你了,除了奶子一样这么大之外,身体好像更诱人了呢,除了我以外应该跟不少人上过床了吧。“阿杉激动的说着,说完便开始解开裤子上的皮带,两三下功夫便将长裤跟内裤脱下丢在一旁,坚挺的阴茎就这样露了出来,阿杉“你这小淫娃,才看一眼就让我硬了,忍了半年,这下可不会简单的就放过你。”涵“……”我盯着阿杉的阴茎,根本没去专心听他说话,阿杉一个跨步就这样靠了过来,一手搂住了我的腰,另一手毫不客气的就在我的胸部上揉了起来,涵“啊!……”在一声呻吟后,我别过头去,任由阿杉的手抚摸着我的乳房,阿杉“哇好大的奶子还是一样那么软,小涵的奶头硬了喔,也帮我的小弟弟抓一下啊……”阿杉说完便抓了我的手,往他的下体拉去,让我握住他的阴茎后,他的手灵活的伸进了衣服内,在我的双乳间粗鲁的游移着,我握住阿杉阴茎的手,清楚的感觉到温热的阴茎在我的手里微微的抖动着,在阿杉的吆喝下,我的手开始上下的套弄起阿杉的阴茎来,过了没多久,阿杉连嘴巴都用上了,隔着T恤轻轻的用牙齿咬了我的乳头,涵“啊!……别咬太大力……啊……啊……”口水弄湿的地方变成半透明,可以清楚的看见乳房的样子,阿杉的手不知不觉摸到了我的下体,手指从拨弄着我的阴唇,到插进我的阴道,开始粗鲁的抠弄着,好几次因为这样而腿软,要不是阿杉硬抱着我,我可能就这样跌坐在地上了,我就像是个被阿杉抱着的娃娃一样,让他猥亵了有十来分钟,一开始身体还有些不自在,一度想把阿杉推开,直到阴部已经湿透,连自己都可以清楚的听到手指在小穴里搅弄着淫液的声音,不自觉发出的呻吟也越来越大声……;突然,阿杉的动作停了下来,盯着我湿掉大半的胸口,然后拉着我往客厅走去,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对我招了招手,阿杉“小涵妹妹,可不可以用你的大奶子帮我服务一下啊……”阿杉坐在沙发上,身体后仰着,阴茎在大腿间不停的晃动,涵“……恩……恩。”我微微的点了头,在阿杉的面前跪了下来,慢慢的把湿掉的T恤脱了下来,双乳就这样在阿杉的大腿之间弹了出来,涵“啊!……”才脱到一半,我衣服都还拿在手上,阿杉的手就往我的胸部抓了过来,两手分别捏住我两边的乳头,粗鲁的把我两个乳房往他的胯下拉过去,我的身子一倾,手上的T恤就这样掉落在地上,除了胸部整个压在阿杉的大腿上,脸颊更是直接贴在阿杉的阴茎上,不要说红通通的脸,我觉得整个人好热……稍微的挺直身体后,两手拖着乳房,将阿杉的阴茎深深的夹在乳房之间,再用双手稍微的从两旁压住双乳,开始上下的动了起来,只见阿杉一脸满足的看着我帮他乳交,我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不敢与他的眼神交会,但头一低,眼前便是在乳房之间忽隐忽现阿杉的龟头,我两眼盯着看了一会儿,嘴巴竟开始去含住阿杉的龟头,舌头也不时的舔弄起来,阿杉得身体也在这时明显的颤抖了一下,阿杉“哇你这小淫荡,喔喔看你的淫桃小嘴,把我搞到都起鸡皮疙瘩了。是谁把你调教的这么好啊?”我低着头,仅管听了有些羞耻,但仍没停下双手跟嘴巴的动作,阿杉“喔喔爽有够爽,要是阿墙那伙知道有这么一个大奶妹,还是年轻的高中生,在帮我打嘴炮,一定会羡慕到死吧,喔喔快……快要受不了了……”听阿杉的语气,这时的我赶紧抬头,果然,嘴巴才放开阿杉的阴茎,阿杉就把精液射在我脸上,射在额头上的精液还差点流进我的左眼里,我的动作停了下来,紧闭着左眼,靠着右眼寻找着可以擦拭的东西,但附近实在是没有卫生纸之类的东西,我只好拿自己湿掉的T恤,擦掉脸上的精液,……啊……T恤上除了阿杉的口水,现在还多了精液的味道……也不管脸上还有精液,只是稍微的擦去眼睛旁的部分,到眼睛可以张开的程度,放下了T恤,看着阿杉舒服的躺在沙发上,不久前让阿映在这奸淫我的画面,又浮上了心头……涵“恩……房东你……你喜欢……喜欢小涵吗?……”突然脱口而出的问题,不只连我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阿杉更是露出了一脸狐疑的样子,阿杉“……什……什么?喔……喜欢啊!小涵长的这么漂亮又可爱,身材又这么好,怎么可能会不喜欢。”顿了一下的阿杉,很快接着说,涵“真的吗?那……那你会不会有一天突然的就……就不理我,讨厌我了?”阿杉“怎么可能!我巴不得天天跟你黏的紧紧的呢,你知道我接到你的电话有多开心吗。”涵“……是……是喔。”我小声的回答着,仅管没表现出来,但是听阿杉这么说,心里还是偷偷的开心了一下,阿杉“要我把你当小公主般伺候,我也愿意啊,只要小涵乖乖听话……嘿嘿嘿。”阿杉说完,手便伸了过来,用手指轻轻的捏了一下我的乳头,然后开始抚摸着我胸部……涵“听话……那……那你想……想要我……啊……做什么呀?……”我边回答,身体竟稍微前挺,阿杉更容易的抚弄着我的双乳,阿杉“恩……做什么喔……天天帮我吹一下……让我上到爽……啊!对了!”阿杉像是在自言自语般小声的呢喃着,直到想到什么似的叫了出来,阿杉“小涵啊,像你这么淫……不是,是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的女孩子,可不可以……也让我的一些朋友……认识一下啊?”涵“……认识……一下?……”什么意思……阿杉“你也知道……就……他们也一定会很喜欢你这种女孩啦,也因为这样,我想他们除了见面之外,当然也会想要进一步……认识一下啊。”涵“喔……”或许是被刚刚的甜言蜜语影响,又或许是不想被讨厌,也可能是身体期待着让人那个一下……我点了头,答应了房东的要求,压根儿没回想起之前被阿杉带来的朋友欺负的惨状……阿杉高兴的站了起来,急忙的穿好裤子,拿了手机飞快的拨了电话,但是只讲了几句不清楚的台语后就挂断了,阿杉“等等我就介绍我的朋友给你认识一下喔,对了,也差不多要中午了,我顺便买些吃的喝的回来好了,你乖乖待在这,不要跑喔。”涵“喔……”阿杉说完,就开心的往外走,离开前还说着会给我零用钱,要买衣服给我之类的话,碰一声大门关上后,屋里便剩我一丝不挂的待在客厅里……好差劲……自己舒服完就跑……算了,看他好像暂时也站不起来了吧……起身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的右手滑过了湿透的阴部,将手指一根、两跟,慢慢的插进阴道里,左手也开始按摩起胸部来,手的动作快了起来,呻吟声也跟着越来越频繁,最后拿了一旁调酒饮料的空酒瓶就往下体塞,涵“啊!……好冰……呼……呼……”随着酒瓶口慢慢的进入阴道里,下半身也跟着挺高,慢慢的推了几下,因兴奋而绷紧的身体就几乎要泄了出来,渐渐的,瓶口越插越深,动作也越来越大,快泄的时候,我还用力的压了瓶子,有些狂的把酒瓶往阴道深处推,几乎快把酒瓶整个给塞进了阴部,最后似乎是在瓶口顶住了子宫时,身体抽蓄了几下,大量淫液的就这样从阴道里流了出来,涵“啊……呼……”我摊坐在沙发上,双手一放开,酒瓶就这样从阴道里被挤了出来,落在大腿旁……喘息之后,才发觉不只是下体跟大腿湿了一片,整个背部早就因为流的汗而湿透了……好热……对了……暑假,才刚开始呢……捡起湿掉的T恤,进了浴室,我站在浴缸里,一动也不动的,任由冷水冲着身体……心里冷静了下来后,又反覆想起了阿映,几天前还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现在却不知道人到哪去了,那个女生……对他真的这么重要吗……仅管没有最初那样的激动,但还是不能理解……难道他并不喜欢我?那阿映抱着我时,心里又是在想什么呢……什么嘛……我……我也是很多人抢着要的,才不稀罕你……要……要不是因为过意不去……想跟小涵上床的,还……还轮不到你呢……我仰着头,让水从头上洒落在身上,就这样不知冲了多久……;浴室的小窗户外,有着像是不同世界般的晴朗天空,……好想什么都不管,什么都忘掉就好了……涵“哈啾!”在打了声喷嚏后,发现,仅管是大热天,冷水冲太久还是会觉得冷的……才刚想走出浴室,发现不要说是衣服了,连擦拭身体的毛巾都没带,但仔细想想,现在除了自己,屋里没别的人在了,便大胆的打开了浴室的门,一丝不挂的站在浴室门口,以前毕竟会顾虑阿映,还不至会全裸大胆的在屋内跑,跟房东……阿映在客厅做爱身上都还有衣服……现在全裸在外面走……感觉好……刺激?仅管客厅的窗外,离对面的公寓有段距离,但想到可能有人会看到全裸的自己,身体就渐渐热了起来……不久之前在家,故意裸露给对面的邻居看……也是这种感觉,如果走到阳台上……上半身应该会被看得一清二楚吧,呼那……就这样到楼梯间去的话……我站在客厅跟大门之间犹豫着,赤裸的乳房轻轻的抵在纱门上,涵“啊!……”乳头摩擦着粗糙的纱门……让我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下,突然,对面的公寓有个妇人走出阳台,啊!我吓了一跳,赶紧蹲了下来,涵“……应该没被看到吧。”偷偷的探出头看了看,妇人开始在阳台上晒起衣服来,并没有往这边看过来,这时我才松了口气,压低身子,蹑手蹑脚的跑回房间……好像有点太刺激了……哈哈。在外面待到身体都干的差不多了,只有下体还是跟刚走出浴室时一样的湿……回到了房间,大概是快中午的关系,房里的温度已经让人觉得有些闷热了,走到衣架前,想找件凉快点的衣服来穿,对了,过年时买的夏季衣服呢……记得上次回家,有带过来的啊,只是……有点暴露,不穿内衣感觉跟没穿没两样……可是这么热,又在家,才不想戴胸罩。然后,在衣架里看到了那件衬衫……很快的把它拉了出来,才想用力的丢在地上……动作却停了下来,如果……如果有机会把它还你,到时你……会不会后悔就这样离开……最后我还是把它挂回了衣架,心……又不知不觉的浮躁起来,好热,是夏天的缘故,还是身体不安分的关系,我开始在衣柜里找寻着之前买的夏季衣服,刚刚还觉得太曝露,现在却一点都不在乎……但是才找到一半,就想起等等房东好像会带他的朋友来?房东就算了,在没见过的人面前,穿得太暴露好像有点……仅管因为觉得热,而一点都不想在自己全裸的身体上多加件衣服这时还是乖乖从洗好丢在一旁的衣服里,挑了一件胸罩、内裤跟平常穿的衬衫穿上,最后再搭了件白色的小短裙,涵“恩,这样看起来应该可以吧……”在镜子前照了照,只是才穿好,就觉得背上已经开始冒汗了……这时,外面再度传来大门打开的声音,接着便听到房东的说话声,我走出房间,看到客厅中除了阿杉之外,还站了两个我以前没见过的男人,阿杉“喔喔小涵,快过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两个是我朋友。”阿杉开心的边说话边对我招手,我慢慢的走像客厅,而那两个男人从一看到我,眼睛就没离开过,阿杉“这位高高瘦瘦的叫阿源,旁边那个叫罐头。”两个人都留着小平头,年纪看起来也相仿,跟房东差不多,应该也是三、四十岁,除了阿源的络腮胡之外,两人没有明显的特征,阿杉“这位是小涵,我说的那个学生妹。”阿杉指着我,对着那两个人说着,涵“……你们好。”我这时也对着他们点了点头,这时,阿源突然把房东拉到身边,开始小声的说起话来,看到呆掉的罐头这时也凑了过去,阿源“你去哪找来胸部这么大的学生妹?”罐头“对啊对啊,长得好可爱,身材更是……咕”阿源“跟你说的一样,她让你上来付你的房租?”阿杉“对啊,我上过她好几次了,怎样,羡不羡慕啊,嘿嘿嘿。”罐头“我还以为你又耍我们咧,所以……刚刚说的,真的可以?”阿杉“哼,对啦,要不是因为手头紧,你以为这种好康的轮得到你们吗。”这时,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看了过来,带着一股淫意的眼神,像穿过了我的衣服,直接落在我的肌肤上一样,阿杉“啊对了对了,小涵还没吃过中餐吧,我带了一些吃的回来,过来一起吃吧。”阿杉说完,将一袋东西放在桌上,好像是速食店买回来的汉堡薯条等等食物,三个人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吃起东西,我走了过去,发现他们三个几乎把沙发都快坐满了,我根本没有地方坐,才站着发呆几秒,坐在最旁边的阿源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用力的把我拉向他,涵“啊!”我就这样整个人跌到了阿源的怀里,阿源“小涵啊。我喂你吃好不好啊。”阿源在说话的同时,手已经开始抚摸着我胸部,涵“不……不用,啊!……那个……你的手……”我边说话边挣扎着想起身,但是阿源粗鲁的抓着我的乳房,一时之间我竟使不上力,罐头“喂,你太急了吧,我也有付钱耶!”坐在一旁的罐头这时手也跟着伸了过来,开始在我屁股上又摸又捏的,涵“耶?什么钱?……啊!手……放开我啦……”好不容易,阿源抓着住我的另一只手,这时往我的裙子里伸去,我趁这时推了他一把,赶紧站了起来,涵“不,不要这样,我……我会生气喔!”我稍微大声的说着,发现裙子的拉链都已经被拉下了一半,阿源“哇,这大奶妹还蛮呛的喔我喜欢,唉喔装什么矜持,身体都拿来付房租了,我想上过你的应该不少吧。”听了阿源的这番话,我生气的瞪了房东一眼,他似乎也发现了我在生气,赶紧别过头去继续吃着他的东西,罐头“喂,阿杉,这么大声不要紧吗?你这边不是有租给另外一个男的?”阿杉“喔,对啊,不过他上星期搬走了。”阿源“哈哈,在又没关系,我敢说小涵一定也被他上过,看那淫荡的身体,如果有个这么漂亮的大奶妹跟我住在一起,我一定照三餐强奸她,你说对不对啊……“涵“你……你管我,上过了又……又怎样……”说到这,我的绪又莫名激动了起来,罐头“哇,真的假的,看这小女孩一副清纯的脸蛋,没想到骨子里这么豪放喔。”罐头一边看着我,一边跟阿杉说着,阿源“好啦,不要这样啦,对了,我这有好东西,可以帮你放松一点喔,吃下去那个时会觉得很舒服喔,要我塞几个进你嘴里吗,嘿嘿嘿。”阿源从口袋拿了出个透明小塑胶袋,里面有几个小药丸,阿杉“喂!不是毒品吧!”阿杉小声的说着阿源“不是啦,这是春药,我哪有钱买那种东西。”阿源没回头看阿杉,感觉像是对着我说,罐头“小涵妹妹是不是担心,我们会比你的室友逊啊,看来他玩你玩得很尽兴嘛。”涵“别……别说了……好……我……我吃。”如果顺着他们的意,可以不用听到这么刺耳的话……我是知道的,从一开始就知道阿杉把朋友带回来,不会只是见面寒暄这么简单,大概在答应他的时候,就已经觉得被奸淫也无所谓了吧……阿源“嘿嘿嘿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跟我要春药吃的女孩子耶,真看不出来,这清纯的小荡妹。”……春药?……好像听文文说过,作用是什么催的……应该没问题吧……还在想那是什么时,阿源已经开了一罐啤酒,走了过来,把酒跟小药丸递给我,我拿在手上,迟疑了几分钟,最后还是一口气的把它吞了下去……涵“……嗯?什么……感觉都没有啊……”阿源“没这么快啦,不过马上我们就知道了,嘿嘿嘿。”阿杉“喂,东西都快被我吃完了,你们是要不要吃,呼,刚刚才让小涵吹过,我都快饿死了。”罐头“耶?真的假的?一大早你就跟这大奶妹搞过了。”阿杉“怎样,你是羡慕还忌妒啊……”阿杉开始说着他如何如何的照顾我,仅管在我听起来都是夸大其词,但是阿源跟罐头却听得津津有味,不时的转过头来看着我,像是恨不得马上把我推倒在地一样……;我想喝些东西,但手上的啤酒实在引不起我的兴趣,只好把它放在一旁,伸手去翻房东带回来的东西,终于在一袋袋的食物中找到瓶瓶罐罐的饮料,啤酒……啤酒……高梁酒……玫瑰红……怎么这些人都是喝酒长大的吗?……涵“那个……除了酒之外,没别的可以喝吗?”我对着阿杉说着,阿杉“哈哈,我都忘了这有小女生在了,应该买点果汁回来的,哈哈哈。”阿杉边说边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脸,罐头“小涵不喝啤酒吗?那玫瑰红如何,有点甜甜的,很好喝的喔。”我低头去看刚刚发现的玫瑰红,外面还有着葡萄花样,玫瑰?葡萄?本来想去倒开水来喝算了,这时才发现客厅的饮水机不见了,啊!阿映那家伙!……难道那台饮水机是他的……这时的我有些生气的打开玫瑰红,把手上的杯子倒得满满的,喝了几口,虽然还是有浓浓的酒味,却又没有呛辣的口感,比起之前喝过的酒是好喝很多,不知不觉,满满的一杯已经被我喝光了,很快的,头便开始有了晕眩感,身体像是着了火般的开始发烫……奇怪……明明不是第一次喝酒,但……跟喝醉的感觉……又有点不一样……为什么……身体……可能是空腹喝酒的关系,胃里传来了不舒服的灼热感,我从袋里抓了个汉堡,就摇摇晃晃的坐在桌上吃了起来,边吃东西边觉得意识开始在漂,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热……几度用手去拉领口,到下意识的去解开上衣的钮扣,等我转过身想去找喝的时,三个男人正盯着我看,这时我才发现衬衫的钮扣没有一颗是扣着的,紧紧包着乳房的胸罩,在胸前一览无遗,涵“呵呵,怎样啊,小涵……漂不漂亮啊……”我看着罐头咬着面包一动不动的样子,带些调皮的说着,顺便拉了拉自己的衬衫,让胸口整个露了出来,罐头“……漂!漂亮!”罐头在说的同时,也把嘴里的面包喷的到处都是,阿源“哇,小涵很热喔,看你都流汗了,奶子包这么紧,都快爆出来了咕。”阿源边说边吞口水,涵“是啊……真的好热……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身体真的觉得好热,也不管面前三个大男人,我竟开始脱起衣服来,没扣钮扣的衬衫很快的被我甩到了桌上,裙子也在我拉开拉链后啪一声的掉在地上,只有胸罩的扣子怎样都解不下来,因为不知不觉的,除了头昏昏的之外,身体也开始使不上力,涵“恩帮人家解一下好不好,后面的扣子……”我转过身去,对着身后的男人们说着,话才说完,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往我的胸罩抓了过来,只是三个人都笨手笨脚的,好一会儿还解不开,反而拉得我喘不过气来,使不上力的我,一时之间还真像个娃娃,被三个人摇来晃去的,最后,我的胸罩几乎是被他们给扯下来的,我吐了口气,慢慢的转过身来,阿杉正抓着我的胸罩猛闻,涵“嘿嘿,怎样啊,小涵……的胸部,大不大啊,可以……让你摸摸看喔。”我坐在桌上,说起话来显得有些恍惚,摇晃着的上半身往前倾,两个乳房就这样在阿源的面前微微的晃动着,阿源马上兴奋的用双手在我的乳房上又压又按的,罐头也马上靠了过来,一手抓住我的胸部,另一只手在我的屁股上来回的抚摸着,阿源“哇,都比我的手掌要大了,好软好有弹性的奶子。”罐头“刚刚裙子没脱时还看不出来,没想到不只奶子大,连屁股都这么翘!”罐头说完,竟朝我的屁股用力的打了两下,涵“啊!”皮肤上的刺痛感让我的屁股发烫着,下半身不禁的抽蓄了一下,阿源的手慢慢的从胸部摸到了腰,然后整个脸靠了过来,嘴一张开就往我的乳房含了下去,涵“啊!……啊!……”不只是阿源,连罐头都开始对着我的胸部又吸又舔的,让我开始有酥麻的感觉,好几次忍不住叫了出来,自己的手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后开始,隔着内裤不停的抠弄着下体,像是抓到了痒处般的舒服,怎么也停不下来……跟喝醉一样,整个人飘飘然的,不像之前被灌了烈酒,尽管觉得头晕,意识却还是清楚的,只是多了一层朦胧的感觉,像是理性被一层布盖住了一样,管不住身体性欲不停的从身体里涌出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正被两个男人猥亵着,没有丝毫的抗拒,反而有愉悦的感觉……;阿源“看这小贱货一脸舒服的样子,也该让我好好爽一下了吧”阿源停下了动作说着,我则微皱着眉头,一脸渴望的看着他,阿源“小涵妹妹,能不能让我插一下你的小淫穴啊”涵“好……好啊。”我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而阿源正想起身往我这靠过来,我腿一抬,脚刚刚好抵住了他的肚子,涵“等等啦……还有下面这件……帮人家脱一下啊……”我坐在桌上,双手勉强撑住后仰的身体,将仅仅穿着小内裤的下半身微微的挺向阿源,阿源“哇靠!都湿成这样了,阴毛跟小穴都看得一清二楚的。”阿源没有马上去脱我湿透的内裤,他先是用手指轻轻的阴部上戳了几下,然后用力的捏了我的大阴唇,涵“啊!痛……你弄痛人家了啦……那……那边……”阴部被捏痛了,想去推开他的手,双手却使不上力,还好因为沾满了淫液,不一会儿肉唇就从他手指间滑了出来,涵“呼……嘻嘻……”阿源看我被弄痛又马上不在乎的表,而且还笑得出来的样子,似乎感到很兴奋,粗鲁的一口气把我的内裤扯到了脚踝,我自己稍微抽起右脚,内裤就这样挂在我左脚的脚踝上,接着我主动张开大腿,还用手拨了拨阴毛,让下体的阴部清楚的两人面前露了出来,涵“小涵的……的这边,你们……高兴怎样……都可……啊!……”还没等我说完,阿源的手指已经有两根插进了我的阴道内,阿源“你这小淫娃,下面都作水灾了,是不是随时都准备好要让男人干啊。“我没回答,只是低着头,让阿源用手指搓弄着下体,涵“啊……恩恩就是那边……啊啊……”阿源用手玩弄了一会儿我的小穴,终于拉开了裤子的拉链,花了一番工夫把硬梆梆的阴茎掏出来,我就这样看着他的阴茎,慢慢的插进了我的下体,涵“啊……啊……好深……插的好深。”阿源的阴茎在我见过的男性性器官里,是算比较大的,涵“啊!……不行,到……到最里面了啦……啊……”我微张嘴,清楚的感觉到又热又硬的东西慢慢的塞满下腹部,阿源突然开始猛烈的抽动起来,我手一软,就这样躺在桌上,任由阿源尽的奸淫我,涵“啊!……啊!啊,不行……不行了,好……好舒服……啊,再来……再多一点……啊……“当我还沉浸在被侵犯快感中时,阿源突然从我小穴里抽离他的阴茎,我还没回神他已经把滚烫的精液射在我的身上,然后一脸满足的跌坐在沙发上,我有些错愕,这时很快的转过头去寻找着罐头,他似乎在阿源开始奸淫我时,便退到一旁坐着看戏,这时我起身走向他,很快的蹲了下来,然后显得有些笨拙的开始解开他裤子上的皮带,他的表有些兴奋又有些羞涩,一动不动的让我脱掉他的裤子,很快的,他坚挺的阴茎露了出来,我跨坐在他的身上,一边用手指撑开了小穴,另一只手抓着罐头的阴茎对着自己的下体,然后慢慢的坐下,直到他完全的插进我的身体里,虽然在这边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罐头的阴茎比阿源的要小了些,但这时的我没想这么多,开始上下的动起腰来,坐到底时,还是可以感觉到有东西顶到阴道的深处,涵“啊!啊……”罐头“喔喔!好紧,我快受不了了”可能是有点醉意,身体晃的厉害,有几次阴茎跑了出来,罐头花了一番工夫才又将它插进我的小穴,就这样动了几次,我泄了,我坐在罐头的身上,停下了动作,任由身体抽蓄着,好一会儿,绷紧的下体才放松下来,我趴在罐头身上喘息着,没想到阴道里的阴茎依然硬梆梆的,稍微休息过后我起身,就在阴茎抽离小穴时,淫液一口气从大腿流下,我也不去理它,在罐头前面蹲了下来,开始用嘴巴含着他的阴茎,温热的阴茎在我的嘴里没多久便射精了,因为身体还是使不上力,只好任由罐头把精液射的我满嘴,等到我把嘴巴移开,才发觉已经把大部分的精液都吞下肚了……我也累得瘫坐在地板上,凉凉的地板,好舒服……不知过了多久,是几分钟?还是已经过了一两小时?我被阿源抱上了沙发,坐在他旁边,让他不停的上下其手,从胸部到腰、下体跟大腿他全摸遍了,我真的就像是个洋娃娃一样,动也不动的坐在沙发上,只想稍微的喘息一下……阿源却不想放过我,硬是拉了我的手去握住他的阴茎,我只好慢慢的帮他按摩着,罐头在一旁光着下半身边吃东西边看着电视,这时阿杉的手机响了起来……阿杉“喂,喔喔小罗喔,对啦,刚我有打电话给你啦,恩……当然是有好康啊,我跟你说啊……”阿杉边讲电话边往阳台走去,听不清楚后来讲了些什么内容,过了一会儿他才又走进屋来,似乎是讲了不只一通电话,涵“……对了,房东……不想也跟小涵做吗?怎么……刚刚到现在一直都是在一旁看着……“阿杉“哇,你这小淫娃需求量还蛮大的啊,等等你就知道了,嘿嘿嘿”涵“不,我只是……”毕竟平常房东想要跟我做爱可是积极的要命,我只是对他刚刚居然没碰我感到奇怪而已,但现在的我其实不是很在乎原因……过没多久,有了尿意的我,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向了厕所,想方便一下顺便把身上的精液冲掉,没想到才进了厕所,阿源居然跟了进来,阿源“我一直很想看看年轻的女生上厕所的样子,嘿嘿嘿”我并没有赶他出去,连厕所的门都没关就大方的在马桶上坐了下来,平常上厕所会紧靠着双腿,只要门外有人就会尿不出来的我,这时居然在一个男人面前坐在马桶上大大张开双腿,我还故意用手去撑开阴唇,也因为这样,尿尿时喷的到处都是,让眼前的男生看着尿液溅在自己的手还有大腿上时,自己有股奇妙的快感,下体也不自觉得颤抖起来……解放完正想起身,阿源的左手突然的压住了我的肩膀,我又跌坐在马桶上,他的右手伸向我被沾满尿液的下体,开始用手指抠弄着我的阴部,涵“啊!……啊……不要……那边很脏……啊……”阿源“脏?……嘿嘿嘿。”这时阿源很快的把翻弄着我阴部的手指抽出,然后塞进我的嘴哩,涵“呜呜!啊……呜!”因为舌头被压住,我根本说不出话来,阿源“怎么样啊,自己尿尿的味道,是不是骚味十足啊,哈哈哈哈。”阿源边说,用手指捏住了我的舌头,害我只能阿阿的呻吟个不停,这时,罐头也进了厕所,阿源“嗯?想看女高中生尿尿吗,太慢了喔,嘿嘿嘿。”罐头“什么啊?我要尿尿啦……”罐头看得出来似乎喝了不少酒,整个人显的恍神恍神的,阿源“喔,嘿嘿嘿,这里这里,马桶在这边。”阿源一脸奸诈的把罐头叫唤到马桶前,而没穿裤子的罐头,抓起阴茎就这样站在我面前涵“呜呜呜!”不仅肩膀被阿源按住,嘴里更是塞了阿源的手指,等……等一下,我还坐在马桶上……说时迟那时快,滚烫的尿液就这样往我的身上尿了过来,我赶紧别过头去,才没让罐头尿到我的脸,但不要说做势阻挡的双手沾满了尿,连胸部都被尿喷湿了一半,从肚子到大腿更像是被尿液整个淋过一样,啊……好烫……好烫……啊!……那家伙不知道喝了多少东西,尿了好久才停下来,尿完后居然抖了两下阴茎,就转头走出厕所,连手都没洗,像是根本没去注意到坐在马桶上的我一样,阿源“你这小母猪,手乱挥个什么劲,都把尿甩到我身上来了,靠!”阿源这时才把手放开,但是我才从马桶上站起来,就又被阿源拉到浴缸里,头昏昏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强烈的水柱就往我冲了过来,涵“啊!停……不要……啊!……咳咳咳!……”阿源拿了水管,开了冷水就往我身上冲,还故意用强力的水柱去冲我的乳房跟下体,我根本站不住,整个人抱着膝盖蹲在浴缸里,任由阿源不停的用冷水冲着我的身体……有时水柱强到皮肤可以感到清楚的刺痛感,不时还听的到阿源的笑声,最后他甚至把我推倒在浴缸里,硬是去扳开我的大腿,除了直接的用水去冲我的阴部外,几次还想把水管直接插进我的下体,还好我不停的乱动挣扎着,甚至踢掉了几次他手上的水管,他最后才放弃,阿源“码的,真花力气,好累……等等……等等再来对付你……”阿源边说边走出浴室,把我丢在浴缸里,我侧躺在浴缸里喘息着,是因为刚刚喝了不少酒的关系?还是挣扎时身体又热了起来,明明被冲了不少冷水,为什么身体还是一样的热……整个人都在晃,根本站不稳,……头……好晕……明明被欺负得很惨,还被人尿在身上,心里却一点都没有讨厌的感觉……在有时感到沉重有时却又整个飘然的身体里,像是有个兴奋不已的小恶魔,在我的里性上面刺了一刀,然后狂妄的大笑着。过了一会儿,全裸的我扶着墙壁,摇摇晃晃的走出浴室,身上的水珠滴湿了客厅的地板,我走得很慢,才不至于跌在被自己弄湿的地板上,这时,客厅似乎多了几个人,罐头整个人躺在电视机前面的地板上睡得不省人事,在阳台上抽烟的应该是阿源,那站在我面前的人又是谁呢?“……哇……你……你去哪找来的上等货色?”离我最近的人回过头去对着站在门旁的人说着,这时我才看清楚站在门旁的是房东,阿杉“怎样,值得吧。货真价实的幼齿高中女生喔,还是可爱的大奶妹呢。““奶子真的好大,虽然头发有些乱,但脸蛋还是看得出来很漂亮呢。”“真的可以干?”另一个站在阿杉的人也跟着说话了,“白痴喔,都脱光光站在你面前了,而且看她的样子,刚刚就不知道被几个人上过了吧。”眼前的两个陌生男人,或是三个?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还不时的跟阿杉窃窃私语,离我最近的男人走了我来,“小辣妹,想不想让叔叔用大肉棒塞满你的小穴穴啊……”眼前的男人边说边淫笑着,我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还自己用手指去撑开大阴唇,在场的男人们好像发似的围了过来,开始粗鲁的对我的胸部又抓又捏的,甚至同时有两个人的手指插进我的下体里,没两下子,我就腿软到站不起来,他们让我趴在桌上,一个抓住我的腰,很快的就把阴茎插进了我的阴部里,另一个托起我的下巴,用手指粗鲁压住我两边的脸颊,让我的嘴巴张开,然后把阴茎塞进我的嘴里,左手也被抓住,只能感觉到手掌之中有根又硬又热的棒状物,剩右手勉强支撑着上半身,每次小穴被用力的插进深处时,还是让我整个人跌趴在桌上,但是屁股很快的被后面的人拉高,继续的不停的抽插着我的小穴,刚开始感觉舒服到整个人麻酥酥的,在身体抽蓄了几下后,很快的泄了出来,但是三个人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前面的人甚至粗鲁的抓住了我的头发,只为能顺利的把阴茎塞进我的嘴巴,而每次我的左手停下动作,乳房就会被狠狠的捏几下,涵“呜呜!……呼呼呼……啊让我……休……啊!好痛!……呜呜”我根本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真的觉得自己就像是路边的小母狗,随便来一只公狗,都可以让它把性器放进我的小穴里,尽的奸淫一番,我的意识就像掉进了没有底的深渊里……找不到自己;直到嘴里再度被精液灌得满满的,阴茎抽离了小穴,温热的液体落在背上,三人的动作才停了下来,“喂喂喂!换我换我!”抓住我手的那个人,急促的说着涵“呼呼呼……等……等等……让我休息一下……啊!停……啊!……”头还来不及抬起来,塞进小穴的阴茎已经粗鲁的在小腹里不停的抽动着了,我从趴在桌上,变成侧躺,一只大腿被抬得高高,连自己都可以清楚的看到粗大的阴茎,快速的摩擦着大阴唇,深深的插进自己的下体里……;终于,三个人轮完了一轮,都把阴茎插进过我的小穴,我才有机会可以短暂的休息一下……涵“呼呼呼……咳咳咳……我好渴……”我显得有些虚弱的说着,这时其中一个男人拿了一瓶酒过来,但他并没有递给我,“来啊”他把瓶子拿的高高,然后说着,涵“……啊”我迷迷糊糊的张大了嘴,这时他就这样直接把酒往我的嘴里倒,因为隐约知道他想做什么,所以我并没有呛到,反而就这样喝了不少酒,只是,还是有大部分从嘴里流了出来,淋在了我的身上,这时在一旁的男人看到了,居然跑了过来,就在我的面前手淫了起来,过没多久,我乖乖的让他把精液射进了我的嘴里,我开心的全吞了下去,心里居然有种爸爸喂女儿吃东西的感觉,或许现在的我已经不正常了吧……;阿源:“喂,赞不赞啊,我在XX高中前卖早餐,都没看过几个这么赞的高中女生,到现在我都还以为我在作梦咧。”阿源从阳台走了进来,带着一身的烟味,“恩,真的还不曾玩过这么高级的货色呢,不过……就算是喝醉了,一个小女生还不至于淫荡成这样子吧,你们是不是给他吃药了?”阿源“这个啊……哈哈哈,谁知道,换我换我从刚刚就又硬到现在,快受不了了”阿源耸耸肩,边说边往我走了过来,一副轻松的把我抱了起来,然后往浴室走去,过没多久,我在浴室里昏了过去,连发生什么事都记不起来……感觉像是过了很久很久,我连自己是不是醒着都不知道,直到突如其来强烈刺痛感,才把我稍微的拉回现实世界来,我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全裸的男人,一只粗壮的手压住我的肩膀,似乎是后来加入的人,因为没穿衣服,没办法靠穿着来判断他是不是之前在场的人其中一个,能确定的只有他正把阴茎插在我的小穴里,但是他没有动,只是一脸淫笑的看着我,而红肿的下体尽管传来疼痛感,却没有痛到让我惊醒过来,直到我往感到刺痛的胸口看去,我整个人吓坏了,左边的乳头上居然别了一个金属别针,细细尖尖的铁棒穿过了乳头,上面还沾了血,一瞬间,我像是呼吸不到空气,心跳狂的加快,涵:“啊……啊……啊!啊!”我开始歇斯底里的大叫,甚至哭了出来,眼前的男人也被吓的赶紧从我身上离开,阿衫:“怎……怎么了?”阿衫从门外冲了进来,慌张的说着,我不时哭闹,不时的像哀嚎般的叫喊着,身体明显的发着抖,怎样都停不下来,几次试着想去把乳头上的别针取下,却才稍微碰到就怕的缩手,整个人蹲在沙发上不停的啜泣,阿衫:“干!你们也太夸张了吧!”阿衫用力的推开了刚刚的男人,快步的走了过来,阿衫:“小涵……小涵!别怕,我来帮你拿下来喔,痛一下就过去了。”涵:“不要!不要!走开走开啦!”我边哭喊着,边挥着手想把阿衫推开,阿衫:“别……别这样,小涵……喂!罐头,过来帮忙,……抓着那边……抓好喔。”罐头从后面一手抓住我的手,一手紧紧抱住我,阿衫趁这时候小心翼翼的去解开我乳头上的别针,他在把针头拉出去的时候,我紧张到都忘了呼吸,就在别针整个拿下来后,血又开始慢慢的从乳头旁渗了出来,涵:“啊……血……”我的嘴唇颤抖着,全身疲软,跌坐在沙发上,刚开始不发一语,周遭的时间像是停下来了一样,每个人都静静的看着我,接着我又放声哭了出来,感觉时间这时才又开始转动,几个大人一脸慌张手足无措的样子,阿衫也开始吆喝着把人赶出去。其实,因为酒精的关系,我并没有感到非常的痛,悲伤什么的,在一片混乱的脑袋里也是一片模糊的感觉,但,就是单纯的想哭,眼泪停不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四周渐渐安静下来,连自己啜泣的声音都可以清楚的听见,这时我才稍微的平静下来,抬起头后发现屋内只剩阿衫一个人,他站在我旁边,看得出来一脸愧疚的样子,阿衫:“耶……那个……小涵喔,真的……他们也不是故意的啦,平常都是老实人,就是……就是……实在是喝多了,的,才会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所以……所以……”阿衫话说的吞吞吐吐,我并不是很清楚他想表达什么……阿衫:“刚刚那家伙是在帮人穿耳环、舌环跟肚脐有的没的,说什么看到你的身材实在太迷人,就忍不住想要你当他的什么什么作品,人真的不坏啦……我刚已经帮你揍了他一顿了……那个……下次……”阿衫像是想说什么却又停了下来,阿衫:“啊,对了,等等喔,我去买OK蹦,消毒药水什么的……我马上回来。”阿衫说完,急急忙忙的往外走,没两下子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总算平静下来的我,看着乱成一团的客厅慢慢的整里着思绪…………好痛……手脚根本没办法出力……感觉身体就像跌落深谷一样,摊在沙发上整个不听使唤,看了一下四周,客厅的灯是亮着的,窗外一片漆黑,晚上了?……不是才刚过了中午……啊……头……好痛……勉强的动了一下身体,把一只脚移出了沙发,但踩到的并不是地板,而是空酒瓶,低头一看,发现桌子下到沙发的周围堆满了空酒瓶,大大小小的瓶子加起来可能有二十多瓶……除了酒瓶外,一些食物的残渣,塑胶袋等等垃圾散落一地,我甚至看到几个用过的保险套就这样丢在地上,有的还可以明显的看到精液流了出来,这时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从乳房、下体到大腿都可以清楚的看到轻微的红肿,除了大腿跟身上有精液干掉的痕迹,下体根本就还是湿的,腹部稍微用力,还有精液从阴道里缓缓的流出来,看着自己饱受奸淫的肉体,我却意外的平静,一副没关系的样子,惟独乳头上的血迹还是让我倒抽了一口气,……我……到底在干什么……很快的,阿衫提了一袋东西回来,里面有一些药膏、纱布、OK蹦、一些药丸跟一大瓶的药用酒精,阿衫“恩……先消毒,在把这擦上去……然后……OK蹦……哈哈,小涵的奶……啊不是,是身材这么好,不知道OK蹦贴不贴的上去啊,哈哈”阿衫边说边皱着眉头的笑着,阿衫笨拙的拿着纱布沾了酒精后靠了过来,正想要去擦我受伤的乳头,但我推开了他的手,涵:“……我……我自己来就好……”阿衫:“喔?……喔……好吧,那……那……对了,里面有消炎药,吃一点比较好……还有……”我转过头去,一副不想再听下去的模样,阿衫也很识趣的闭上了嘴,把东西放在桌上后准备离开……阿衫:“对了,需要帮忙的话尽管打电话给我,三更半夜也没关系,我一定会马上过来的,所以就……恩……”话说完,阿衫很快的关上大门走了,然后我又不知道在沙发上坐了多久,直到使得上力后才起身进了浴室,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澡洗好,看着自己乳头上贴着OK蹦的怪模样,真让人哭笑不得,吃了药,回到房间时,感觉好像又过了好几个钟头,而剩下的力气只够我躺到床上,可能因为被“灌”了不少酒……整个脑袋重得就像石头一样,连思考都觉得累,……啊……肚子饿了……

喜欢小涵的淫荡告白请大家收藏:(www.4txs.com)小涵的淫荡告白四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孽缘之借种厕所瞟春记娇妻们的变化床道授业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盛夏之夫妻交友高树三姐妹欲望中的颤抖我的支书生涯母狗黄蓉传
返回顶部